湖湘剪纸第一人秦石蛟剪纸特色探析

摘 要:探讨和研究望城剪纸第一人、湖南新剪纸开拓者秦石蛟老人剪纸作品艺术特色。通过对秦石蛟20000多张剪纸作品的比较研究,结合阅读大量的相关新剪纸文献,回顾秦石蛟剪纸艺术的人生轨迹,得出其剪纸艺术技法具有以下三种特色:“穿插缠套、色彩鲜艳——交织套色”;“手随心动、情自影生——摇剪技法”;“综合折剪、巧思妙想——特技折剪”。秦石蛟的剪纸创作既源于对民间剪纸工艺的精研,同时又积极探索和汲取中外剪纸和其他艺术的精华,展现出时代气息与创新精神。
关键字:秦石蛟;新剪纸;交织套色;摇剪法;特技折剪


剪纸在中国是一门古老的艺术,因其长期处于一种封闭的社会环境中,剪纸艺术的表现形式、作用功能等发展缓慢,相对稳定。直至近代,随着社会的发展,东西方文化的交流越来越频繁,新事物的出现逐渐打破了过去传统的生活方式,剪纸亦开始出现了新的气息。特别是在民国初期的新文化运动后,在新思想新观念的推动下,抱着民主平等观念的知识分子开始关注到剪纸这门流传于普通百姓之间的艺术形式。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之后,提出“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文艺方针,推动了大批反映人民生产、生活、战斗的中国新剪纸的出现。[1]“破旧立新”的思想在那一时期也成为了新剪纸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逐渐地中国新剪纸也开始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新中国成立后,出现了大量与政治题材相关,同时反映人民生活的剪纸,也出现了一批热衷探索剪纸的艺术人才。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全球化的进程加速,网络的飞速发展,人们的交流更加便利通畅,新技术、新材料的发展为新剪纸的创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教育的普及,人口素质的提高,也使得剪纸的群体中出现了更多高素质人才。他们生于新时代,思想新潮活跃,见多识广,对中国新剪纸的发展抱有极大的热情,这批思维开阔的艺术工作者开始将对剪纸的探索扩展到不同地域、不同的艺术种类甚至不同的行业学科,使得剪纸的制作方法、使用材料、表现题材、创作人群等都发生了变化,呈现出新的剪纸面貌。

秦石蛟便是这群新剪纸先行者中的佼佼者,他生于湖南望城一个传统的剪纸世家,家族的传承使他对剪纸抱有深厚的情感。秦石蛟将家族的剪纸技术继承下来,又向望城家乡的老剪纸艺人拜师学艺,如今他已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望城剪纸非遗传承人。而在新时代大环境中成长的他又对剪纸拥有创新探索的精神和韧劲,既不忘继承传统,又渴望推陈出新。早期学院式的美育为他打下较强的艺术功底,他当过教师、考过古,做过文化馆长等,一生走南闯北,去过不同国家交流剪纸艺术,多样的职业和人生经历开阔了他的思维,而刻在骨子里的从小对剪纸的热爱使得他在新时代的潮流中能够不断吸取各种养份来滋养这门艺术,为他对剪纸艺术的研究添砖加瓦,在不断的钻研中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一、南秦北傅 望城之剪纸第一人

图1 秦石蛟(1938~)

图1 秦石蛟(1938~)

秦石蛟(1938~),生于湖南望城,曾任中国剪纸家协会副会长,湖南省剪纸研究会会长,[2]现任中国剪纸艺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望城剪纸非遗传承人,是一个集创作、研究和教学传承、收藏出版以及领导工作等多岗位工作于一身的不可多得的剪纸界人才。在2004的中国民间艺术之乡剪纸邀请赛“神州风韵”上,秦石蛟凭借其优秀的剪纸技艺获得了“中国十大神剪”的荣誉称号。其作品获奖无数,一生中创作的剪纸作品现存超20000余幅,迄今为止为剪纸撰写的书籍著作就有30余册。

中国剪纸世家有“南秦北傅”的说法,北傅是指傅作仁先生注1和他的家族剪纸成员,南秦便是在剪纸世家中长大的秦石蛟,其父母是当地有名的剪纸艺人,他从小对剪纸耳濡目染,4岁就拿起剪刀开始依葫芦画瓢学大人“玩”起了剪纸,对剪纸这门艺术萌生了深厚的兴趣与情愫。秦石蛟17岁考入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在其恩师宾彬注2的指导下他开始逐渐认识到民俗剪纸厚重的文化价值,因恩师一句“剪纸还需向民间艺人学习”,秦石蛟便在望城当地四处寻找民间剪纸艺人并虚心向他们拜师求教。秦石蛟剪纸生涯的起点根植于望城的民间剪纸艺术,他将家人和望城民间师父们的剪纸手艺融会贯通。进入望城县文化馆工作时也没有间断对剪纸的钻研,常随身携带剪刀和小纸片,没事就拿出来练习,剪出的“花”常随手送出,其作品也倍受大众的喜爱认可。但他并不将自己困于一偶,为追寻剪纸艺术的真谛一生走南闯北,每去到一地,必要考察当地剪纸,必要拜访结交当地剪纸艺人。他从全国各地收集了大量的剪纸作品,还带着中国的剪纸艺术赴日、德、意、法等国做剪纸类访问交流。他在古今中外不同剪纸派系甚至不同行业中汲取养分,以传统的剪纸技艺为基础,创新出“交织套色剪纸”“摇剪法”以及“特技折剪”“旋转对称团花”等20多项技法。为湖南新剪纸的多样化传承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退休后,为促进中国剪纸的传播交流,2000年自筹资金创办“华夏剪纸博物馆”,这里至今仍是剪纸爱好者们学习交流的重要场所。

秦石蛟不仅是一位技艺娴熟,巧夺天工的剪纸艺人,在剪纸理论研究上也丝毫不逊色,他不断挖掘和宣传民间的剪纸艺人和技艺,喜爱收集并探究一些来自民间的符号、纹样等,学习总结不同的剪纸手法,并在现有的手法上不断地推陈出新。他对剪纸的追求不仅着眼于外在的艺术表现手法,还深入到了对剪纸的本质内涵以及传承保护等问题的挖掘和探究。如今秦石蛟虽已是耄耋之年却仍老骥伏枥,但每天都还在坚持创作研究。剪纸早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他的一生从未停止过对剪纸艺术的思考。秦石蛟从摄影的聚焦中领悟到剪纸中的简与繁,清晰与模糊的关系;从音乐的旋律中领悟到剪纸线条的韵律,以及树枝花草的舒卷穿插。[3]他在剪纸上的成就亦是被同行交口称赞,赞扬其“在剪纸艺术方面学之勤、思之深、行之远、集之广,成果之丰,创新之别开生面,是有目共睹的。”[4]

二、推陈出新 湖南新剪纸开拓者

剪纸进入到新的时代,它的创作主体也不再是乡村的劳动妇女和民间的游方艺匠,而是文化主流中的艺术家或美术工作者,[5]以及其他素质较高的人群,他们往往能从更广阔的角度看待和促进剪纸艺术的发展。现代生活需求早已新时代化,我们的“老艺术”亟待融合“新概念”,要积极探寻新的语言形式,[6]这些走在新剪纸探索道路的艺术家也正通过自身的努力不断为剪纸的传承发展拓宽道路,探索新方法,注入新活力。秦石蛟亦是将自身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无限的剪纸艺术探索中,通过对家乡望城与其他地区传统剪纸技艺的总结继承,结合其对音乐、版画、考古等各不同行业学科的理解,终于将“交织套色剪纸”“摇剪法”“特技折剪法”带到了剪纸艺术的传承和发展中。

1.穿插缠套 色彩鲜艳——交织套色

图2  团花01 2004年

图2 团花01 2004年

交织套色剪纸是彩色剪纸的一种类型,全国各地彩色剪纸类型有很多种,有染色剪纸、交错套色剪纸、分色剪纸等等,而交织套色剪纸是秦石蛟在不断综合总结前人制作剪纸各种手法后创造出的一种新的彩色剪纸技法。秦石蛟于1987年研制成功第一幅交织套色剪纸《春满人间》,1998年定名“交织套色剪纸”,1999年正式向国家申请专利。

图3  团花02 2004年

图3 团花02 2004年

交织套色剪纸在制作过程中全程都不需用到胶水,仅依靠不同颜色的纸张相互交织产生的力的作用来相互嵌套固定,完成后画面中有的色块还可移动位置,但不会损坏画面,十分灵活。交织套色剪纸分为多层,但层与层之间是相互分离交织的,制作的手法常见有翻折、缠绕、编织、套挂、穿插、钩连、夹接。其制作技艺吸收借鉴了草编、竹编、棕编、纸扎等多种民间工艺手法。[7]至于草编、棕编等手工编制的手法,制作时将纸剪成条状,横竖穿插进行编织,不同色彩的纸张相互穿插纠缠,色彩鲜艳丰富,对比强烈。交织套色剪纸在制作过程中也十分有趣味性,首先要进行画面整体结构的构思,决定使用什么形状纹样进行交织套色,并搭配处理好不同的颜色关系。最重要的是哪一部分纹样使用的是什么手法制作,是穿插还是编制等等,合理安排层次,然后再依据构思把每一个部分按比例剪出来。最后将主纹和零散的彩色纹样用翻折、缠绕、编织、套挂、穿插、钩连、夹接的方法进行交织套色组合,配色纹样之间亦可以相互穿插缠绕,形式丰富多样。但这种组合一定不能是生硬的组合,在设计交织套色使用的7种技法时,运用不同手法的搭配,能使得剪出的作品效果千变万化,还会出现衬色的效果。不同颜色、不同大小的线面之间相互呼应承接,这些形状各异的色纸互相穿插带来了一定的层次感和立体美感,而作品依然整体且还十分轻薄。

图4  五凤呈祥 2004年

图4 五凤呈祥 2004年

交织套色剪纸的构成方式是由各种不同的形相互组合拼接而成,在组合结构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以主形为基础,在主体形上用各种不同色彩的小片形剪纸进行穿插,在不同形之间进行交织拼接。如图2作品《团花01》,首先进行主题图形的设计构思,底纸一般采用深色,与其上的小块剪纸在色彩的明度上相差较大,在制作时先把主体图形剪制出来,然后剪出其它小形在彼此之间进行穿插。作品《团花01》便是用深蓝色做底,上面穿插跳跃着色彩鲜亮明快的小图形。图3《团花02》同理。第二类则是各种散形的组合,整幅剪纸皆由各种小的单形拼接而成。如图3作品《五凤呈祥》,选用白、红、黄、青、粉等5种色彩的纸张相叠剪制出5只凤凰,再利用其修长的颈项,羽翅将5只展翅飞翔的凤鸟相互纠缠交织成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画面呈现出一种和谐的动感。交织套色作品也可两面欣赏,正反皆成画面,在最后装裱时,贴衬纸和不贴衬纸都各有趣味,使用交织套色制作的剪纸作品无论是正面还是反面具有很好的观赏性,他们的外形轮廓是一样的,但因纸本身两面的色彩差异及交织套色使用的手法原因,两面的色彩甚至所呈现的形态组合都有所不同。

交织套色剪纸是一个巨大的宝库,还存在很大的发掘潜力,无论是在表现手法还是题材上都还能再挖掘延伸,现在对这种手法的研究还处于初级阶段,希望将来能有更多的剪纸爱好者能加入进来。

2.手随心动 情自影生——摇剪技法

图5  水塘边的洗衣女 2008年

图5 水塘边的洗衣女 2008年

摇剪法是一种主要运用在风景剪纸中的手法,适合用来表现自然山川的景象,这种方法剪出的风景较受人们喜爱,常用在速写式风景剪纸的创作中,它是秦石蛟在一次乘车的旅途中,被窗外的风景吸引,于是忍不住就借着摇晃的车厢随手用剪纸的方式来记录旅途中看见的风景,摇晃的车厢使得剪出的轮廓边缘参差不齐,但完成后发现剪出的画面自然多变又稚拙有趣,这使他感到很有意思,后便开始了对摇剪技法的探究。

图6  一家三口 2008年

图6 一家三口 2008年

用摇剪法来制作剪纸是一个有趣的创作过程。在普通剪纸的制作中,剪纸艺人们一般会找到稳定的位子,端正坐好,小心规划要剪的图形花纹,下剪时专心致志,屏气凝神,争取下剪时不出现差错。但在使用摇剪法剪纸时,艺人们却会呈现出相反的状态,他们会打破稳定的氛围,让自己的身体摇晃起来,仿佛坐在一辆摇摇晃晃的火车上,在这种状态中一气呵成地剪出想要的风景。摇剪法对剪纸的精确性没有过高的要求,使用摇剪法剪出的风景,边缘都不会十分平整,大自然中也没有平直的线条,艺人在摇动身体时持刀的手也跟着摇晃抖动,起起伏伏的边缘为风景增添了许多趣味与想象。摇剪法更适用于随时随地的速写式的即兴剪制,在使用摇剪法剪制作品时,首先艺人会先在脑海中进行一个大概的构思,将眼前或印象中的风景回忆起来,并进行想象和融合,下剪时通过不停的摇晃,使得整个身体处于一种较为放松的状态,但在精神上还是需要有一定的沉浸度,同时大脑中需要能不停规划想象,手随心动,情自影生。

摇剪法可以用来单独剪风景,也可以与其他手法组合起来丰富画面的表现形式,单独使用摇剪的方法剪风景时,画幅以长条状或小幅较多。如图5,在宁静的水塘边,画面的上方一个女子在清洗衣物,画面下方大部分是一汪塘水,水中倒映着水塘边葱郁的树木。图6描绘的在一颗树下一家三口母亲牵着孩子回家的场景,是秦石蛟回忆中的家乡和童年的景象,都是使用摇剪的方法来表现。当摇剪法与其他手法结合在一起时画幅一般较大,会表现出多个层次和多样的手法,如图7《山乡情愫》,画面有前后两层,前面一层是用黑色的纸使用摇剪的方式剪出的近景轮廓,后面一层使用普通宣纸染上浓淡不一的墨色来作出的远景,前一层的山与树的边缘便是在身体的摇晃中剪出来的,参差不齐却自然和谐,后一层采用的撕纸的方法制作,如远山的影子也像空中的薄雾。

图7  山乡情愫 2008年

图7 山乡情愫 2008年

摇剪法的使用既考验艺人的剪纸基本功以及对景物的捕捉和概括能力,又要求艺人能有丰富的想象力,在使用摇剪法时常会将景物进行幻化处理,正所谓“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将现实的景物抽象成另一个想象中的画面。如图8,起伏的群山被抽象成各种动物,如虎、牛、蛇、龙、蛇、鼠等等,既表现出山川重峦叠嶂的壮阔场面又抒发出艺人内心的情感想象。秦老的摇剪风景总会给人留下一定的想象空间,甚至有时不同人在看同一张摇剪法作品时也能出现不同的想象,赏心悦目的同时又颇具趣味。摇剪法剪出的景物往往概括简约,画面自然宁静,体现出一种人与万物和谐统一的美感和天人合一的思想。摇剪法的剪纸艺术形式是一种诗化的形式,符合自然之美,体现了“天人合一,物我合一”的审美观。[8]

图8  福地灵山-1 2007年

图8 福地灵山-1 2007年

3.综合折剪 巧思妙想——特技折剪

图9  顺时针特技折剪团花 2004年

图9 顺时针特技折剪团花 2004年

秦石蛟的“特技折剪”是基于对传统“综合折剪”的深入研究和创新。在剪纸的制作中“折剪”的手法是最基本、最原始也是应用最广泛的技巧之一,即使用一张纸或多张纸叠加起来,将纸沿着轴线或某一中心点进行一次或多次折叠,然后在上面剪出需要的花纹,展开后可得到呈现出多个重复花纹的剪纸作品。这种手法一般用于制作对称图形、放射性图形或连续图形,折剪相对单剪那种一条条纹路剪刻的手法效率要高很多,剪出的作品还具有均衡韵律的美感,几乎是民间剪纸艺人们普遍会用的一种剪纸技术。且从以往留下的剪纸熏样和现存最早的在新疆出土的《对马》《团花》等剪纸中,就可看出对折剪手法的应用在南北朝时期就已经较成熟了。[9]而“综合折剪”突破了以往的“基础折剪”仅沿着某一中心点或对折线进行折剪所能得到的图形和艺术表现形式,扩大了以往“基础折剪”所能表现的题材内容。“综合折剪”法可以表现不对称的动物、植物、字体、符号、风景、人物、图形等等。剪纸时可以在不对纸张做任何折叠的情况下直接下剪,但如果想做出更多花样就必须用到“折剪”的方法了,但“基础折剪”能表现的图样相对呆板,在表现效果上有很大的局限性,而“综合折剪”却仅用剪刀就可以千变万化地灵活表现出艺人心中多样的世界了。

图10  逆向对称折剪的鸡图  2004年

图10 逆向对称折剪的鸡图 2004年

秦石蛟的“特技折剪”,是一种较为特殊的“综合折剪”方式,在折纸阶段需要使用一些技巧,它能剪出错位图形、不等分图形、逆向对称图形、旋转对称图形、同向连续图形、太极图形、共用旋转图形等许多一般对称剪纸无法剪出的图形,这一方法在使用时依所需图形而定,有多种变化,破解了许多用传统的基础折剪无法剪出的困难图形。如图9,便是用“特技折剪”剪制的顺时针旋转团花,传统的基础折剪剪出的鱼团花无法头尾相接地进行一个顺时针旋转,“特技折剪”中通过如图9所示的方式,虚线为折线,实线为裁截线,先对剪前的“折纸”这一步骤进行一些特殊的处理,再在这种处理的折纸上进行正常“鱼”与“花”的剪制,即可得到顺时针旋转团花。如图10,是逆向对称折剪的鸡图,基础折剪一般使用上下对称折剪,这样的折线剪出的鸡呈现的对称方式是尾对尾、头对头,但通过秦石蛟“特技折剪”的处理,便可将其头尾分开相对。如图11,是同向连续图形,使用基础折剪创作时相邻单元的图形是相向对称的,而通过“特技折剪”对其折线和裁截线的处理后,便可剪出相邻单元方向一致的剪纸图形。

图11  逆向对称折剪对鸡 2004年

图11 逆向对称折剪对鸡 2004年

特技折剪为剪纸技法的发展带来了无数的可能,当剪纸艺人能够熟练地掌握综合折剪的技法后,便有望将技能提升至“脱稿综合折剪”的境界。秦石蛟认为,从“普通折剪”到“综合折剪”再到“脱稿综合折剪”的“特技折剪”,是剪纸技艺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进程中的一个新的高度。[10]

结语

如何使民间剪纸向现代剪纸过渡,实现传统剪纸艺术的现代转型,秦石蛟的新剪纸探索及其实践给出了一个较好的答案。秦石蛟的剪纸创作既源于对民间剪纸工艺的精研,沉淀了深厚的传统底蕴,同时又展现出时代气息与创新精神。他用新的视角不断对传统剪纸的制作工艺、表现语言、创作手法等进行钻研审视进而发展创新。他的交织套色剪纸打破空间顺序使纸张相互穿插缠套,让剪纸更具层次美感。揺剪技法剪纸更是别具一格,可用于速写式风景剪制,使身随景动,效果朴拙自然。秦石蛟又在家乡望城传统的综合折剪技法基础上破解创新了旋转图形折剪、逆向对称图形折剪、单元连缀图形折剪等30多种特技折剪法。他对剪纸的研究既要追本溯源又要跨越到不同领域,他学习研究竹编、印花、纸扎甚至音乐、版画、考古等技艺。他带着剪纸的眼镜看待世界,数十年如一日的钻研,探寻古今中外,在对不同知识信息的融会贯通中提取有益的因素融入到剪纸中去。他的剪纸扎根于传统剪纸的土壤,又沐浴着新时代的雨露抽枝发芽。

我们在秦老的身上也能感受到一种值得敬佩和学习的工匠精神,剪纸不是可反复修改的艺术,往往一刀定乾坤,特别是在“交织套色”与“特技剪纸”的制作中,剪纸的长短、宽窄、角度等均需要精准规划,秦石蛟的剪纸变化多端而又严谨有序,制作过程中需细致专注、心无旁骛,他对待最后的效果更是精益求精,一张成功的作品背后是堆成山的废纸与心血。秦石蛟追求作品的至善尚巧,“善”来自对美的追求,“巧”来自数千小时的反复练习,极力地提高自身的技术水平使之达到至善至美的境界。同时在剪纸的表现手法、材质等方面追求不断创新,借着新时代新思想的天时地利,探索新剪纸的工新巧、材新美,大胆突破,敢于尝试。他拓宽了剪纸的表现手法,无论是“交织套色”“摇剪法”还是“特技折剪”等都还具有极大的挖掘空间,为后来人提供了一个的潜藏的宝藏和剪纸创作的新思路。在今天剪纸艺术趋向衰微的现实情境下,他为湖南新剪纸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如今秦石蛟已年过80,但他坚持“小车不倒只管推”,以耄耋之龄活跃在剪纸创作的舞台上,依旧熠熠生辉,不负这个时代,他是一位值得我们尊敬的湖湘剪纸大师。


参考文献
[1] 张群.剪纸艺术的现代转型与应用研究[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11.5.
[2] 彭国梁.“剪神”秦石蛟[J].老年人,2006(09):23.
[3] 余晓红.民间剪纸艺术的传承与创新——访湖南望城第一家华夏剪纸博物馆[J].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04):31.
[4] 中剪会新浪博客.一双手·一辈子·一件事——秦石蛟的剪纸生涯.(2019-08-03)[2020-01-03].http://blog.sina.com.cn/s/blog_198ff60b10102yj0v.html.
[5] 崔小清. 中国剪纸的功能流变研究[D].中央美术学院,2016.2.
[6] 邵士德.民间剪纸技法研究[J].艺术品鉴,2019(11):85.
[7] 秦石蛟.秦石蛟剪纸文集[M].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7:227.
[8] 胡艳珍.民间剪纸艺术“天人合一”的情感表达[J].新闻爱好者,2009(22):139.
[9] 刘周海.浅论岭南剪纸艺术形式[J].美术大观,2010(07):30.
[10] 秦石蛟,苏运红.望城民间剪纸[M].长沙:湖南美术出版社,2008:11.

注释
注1:傅作仁 (1935~),满族,黑龙江海伦人,擅长民间工艺美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民艺家协会授予“中国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现为中国美协会员、中国民协剪纸委员会委员、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常务理事、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委员会委员、黑龙江省美协剪纸专业委员会主任。
注2:齐白石的入室弟子之一,曾在湖南第一师范任教,当过秦石蛟的老师,十分重视民间剪纸的传承和发展。

图片出处
图片1由秦石蛟家人提供.
图片2、3、4、5、6、7、8、9、10由作者自摄.
图片11、15来源于秦石蛟.秦石蛟剪纸文集[M].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7:6.


作者简介
1.吴卫(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学日本千叶大学デザイン学科。现为中国包装联合会包装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湖南省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工业设计分会委员、湖南省设协设计艺术理论专业委员会主任、湖南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现主要从事传统艺术符号和高校艺术教育理论研究。
2.谭淳心(1995~),女,湖南长沙人,现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18级硕士生,主修视觉传达设计与理论研究。通讯地址:湖南师范大学桃花坪校区研究生宿舍,410006。TEL:18874809571。


*基金项目:本文系2020年度湖南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立项重点课题“湖南传统手工艺的高校传承与创新研究”(项目编号:XJK20ATW001)阶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