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上:以批判的思维,反思中国设计机构变革困局

摘要:激进批判与揭露!工业设计服务机构是推动、加速国家产业转型升级的主力军,是中国工业设计核心的中坚力量;但国内设计服务机构目前普遍规模偏小,创新能力、盈利能力、抗风险能力依旧非常有限;普遍陷入:“没活儿呆着,有活儿又干不过来、有活儿没活儿都着急”的危机现状,同时由于规模小,导致抗风险能力非常差。
很多例子都能显示,市场和客户很小的波动,都能给设计机构造成致命的打击,很多知名的设计机构的命运就栓在一两个客户的手里。设计行业创始人既是管理者,也是核心创造者;因此,企业运行规模扩大到超出个人控制能力后,效率降低,质量下降、客户流失等等问题就一定会出现。国内工业设计师越来越多,为实现自己设计情怀与商业梦想而建立自主品牌。在这个性张扬的时代,中国确实需要本土设计师的优秀原创品牌,然而纵观国内工业设计界,真正存活下来并能称之为「设计师品牌」有几个?

瞿上分别以认知、见闻、反思、感悟的方式,披露了当前中国设计机构和设计师群体挣钱急切的浮躁心态,披露了创业者、投资人、媒体相互浮夸成风的推波助澜;以批判性思维的方式,反思设计服务机构如履薄冰的生存现状,以帮助中国设计机构进行循序渐进的变革……

关键词:批判|反思|感悟|工匠精神


摘选自大业设计集团联合创始人瞿上先生精彩观点

工业设计行业发展任重而道远

工业设计服务机构聚集了数以十万计的工业设计师岗位,是中国工业设计核心的中坚力量;当前设计服务机构的规模普遍偏小,设计服务能力单一、核心技术缺乏、抗风险能力差、管理粗放等不足,我们的行业尚未能真正的形成规模化发展,仍属成长和起步的阶段;
国内至今没有多少设计机构,具备成功进行企业化发展的经验,并可按照现代企业的运营模式运作;若要振兴我们的工业设计行业,使之能够与广告业、软件业、游戏业、音乐业、电影业能并驾齐驱的创意焦点产业,所有的工业设计人任重而道远……

我们需要正视放大镜下的魔法错觉

中国目前90%以上的设计公司仍属于美化型外观设计公司, 普遍是被政治、被媒体、被投资人放大和过度包装化的结果, 我们应该正视放大镜下的魔法错觉,我们不应过于高估当前价值与社会贡献;

从行业里的所谓的大型设计公司, 上市以后财务数据披露得出, 我们的创新能力、营业能力、盈利能力非常有限(至少当前是如此); 社会的高度的渲染,使我们自身都形成一种错觉,错误理解我们已经具备无所不能的魔法;

设计机构生存依旧如履薄冰

大业设计作为早已迈入千万级别的设计机构, 即使作为中国第一代工业设计机构,即使行业深耕了20多年,即使拥有众多稳定的世界500强客户,即使每年业务报表稳步的上涨, 但工业设计服务版块里我们依旧生存如履薄冰;

我们同样与从多的设计同行一样, 同样处在没事闲着,多事忙不过来,有事没事都着急的危机状态里; 我们依旧一边困扰着成本的急剧上升,一边为设计机构的转型升级而烦忧;

阻碍设计机构发展的六大症结

— 普遍缺核心技术
— 设计服务能力同质化,致使竞争加剧
— 规模小,客户单一,致使抗风险能力差
— 效率与利润,质量与规模的长期博弈
— 领袖意志的家长式管理
— 行业创业门槛低,人才流失频繁

设计机构似乎都在寻找持续尽享之乐的方法?

设计机构似乎都在寻找,一种获得成功之后,仍能持续尽享之乐的办法?
以早日结束残酷的现状,将意象的惬意设计师状态,与现实世界中的自己匹配起来?

因此,我们看到行业近几年众多的名目出现:
融资上市、自主品牌建立、互联网众筹、投资产品、政商结合、众创空间等一系列的方法与行为的滋生。

社会成功文化的过度渲染,让工业设计圈子变得挣钱心切!

或许,社会成功文化的过度渲染, 一个个四两拔千金的互联网创业神话,让平静的工业设计圈子变得挣钱心切;
我们每天几乎都可以接收到Apple、Google、阿里、腾讯、百度、小米、优步的不断的收购、融资、上市的大动作,我们似乎每天都被这样的信息资讯冲击着。给我们的错觉就是互联网环境和当下创业环境一片大好,整个经济环境欣欣向荣!小米既然五年铸造了手机帝国的神话,优步也可五年创造出500亿美元的估值,那我们工业设计快速颠覆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曾经有人说过: “社会与创业者都崇尚成功,缺乏失败的概念和预测,这绝对是一种病态的现象!” 其实在广东、浙江、福建,每天都有很多的企业接二连三的倒闭,但却很少有媒体去报道和去剖析;或许是这个社会太害怕失败、太忌讳失败,所以不敢看不敢提,一厢情愿的以为这样就能避免失败了。

设计行业开始消逝的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Craftsman’s spirit)是指工匠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精神理念。工匠们喜欢不断雕琢自己的产品,不断改善自己的工艺,享受着产品在双手中升华的过程。工匠对细节有很高要求,追求完美和极致,对精品有着执着的坚持和追求,把品质从99%提高到99.99%,也许其利暂微,却长久造福于世。

越来越多的设计机构和设计师群体已不宵再探讨:
怎样以科学的方法提升能力?
如何以工匠般的精神去潜心钻研?
如何默默无闻的、成人达己的去帮助客户实现产品的创新更迭?

我见闻到更多是行业宏伟的商业模式, 完整的行业形态的生态链,融资上市的资本快速变现,政策资源借力的空壳平台的搭建?

我本人一直崇尚的潜心钻研与设计服务, 正逐渐被业界定义为“低层次”工种!
我很痛心!

行业浮夸成风的表演,理直气壮的抄袭成为常态

行业浮夸成风的表演,理直气壮的抄袭正成为常态!抄袭甚至被誉为致敬大师?媒体与投资人乐于将工业设计包装成为创业神话与噱头,当前全社会显得非常的配合;
无可质疑, 中国工业设计需要新的思想,新的变革, 但面对“大跃进”的吹嘘默许和配合之时, 只会让行业已开始消逝的工匠精神,加剧的退去;

我认为,到那时绝不是设计师的春天!
因为到那时我们已不再能够回归初心、褪去浮华, 回到成为一个甘于奉献、默默无闻的设计师了……

设计机构畸形的大师代言,护士出诊

越来越多所谓的大型设计机构呈现的【大师代言,护士出诊!】畸形的服务屡见不鲜,
越来越多客户屡次直呼上当; 设计行业热衷于吹嘘的越来越多,而甘于奉献的却越来越少!

我总是时常警醒自己: 无论你未来取得多大的成就, 无论你带领的大业设计取得怎样的辉煌, 永远不要忘记回归初心,追逐一个伟大设计师的梦想!

知名度≠美誉度

设计行业近几年呈现空前的活跃度, 会发现越来越多设计机构的创始人们在30-45岁的设计师黄金年龄, 感觉做设计挣钱太慢,已不再甘心于具体的专业设计的钻研与贡献;

开始热衷于形式高端、杯盏交错的社交场合,开始热衷于表演、吹嘘所取得的成就, 开始热衷于游走政商结合、资本结合, 开始热衷于以设计为幌子的空架子研究中心、孵化平台的搭建。

当设计机构的核心设计师, 逐渐脱离于项目的执行,正在变为代言人之时,项目质量水准的急剧下滑, 越来越多企业屡见不鲜的直呼上当以后, 那中国工业设计行业的美誉度又在哪里呢? 滋生中国工业设计发展的土壤又在哪里呢?

「设计师原创品牌」普遍乏善可陈

越来越多设计机构及设计师群体,为实现自己的设计情怀与商业梦想,投身建立自主设计师品牌。
因此设计师在社交场合,若没几个原创品牌都感觉不好意思!
在这个性张扬的时代,中国确实需要涌现出优秀的原创品牌,然而纵观国内乃至世界,真正存活下来并能称之为「设计师品牌」有几个?

曾有人说过: 当我们以一个设计师身份创业之时,若暗示庆幸自己拥有的设计师身份优势之时,它其实已成为你创业最致命的短板;

结合见闻,设计师原创品牌鲜有成功的症结,大概可囊括为以下几点:
— 缺乏核心技术,基本只能以颜值成为卖点; — 研发资本有限,导致研发方向有限的取巧做一些小产品;
— 设计精力分散,疲于奔命的将角色变成了推销员;
— 开始否定设计,认同高估了设计带来价值,抄袭却更易成功;
— 生产管理盲区,缺乏良好的供应商与伙伴,对生产和管理抓狂;
— 缺乏销售渠道,寄望于电商平台很有限,设计师品牌展号召力不强;

不少设计机构资本借力的动机,令人堪忧

当前不少国内设计机构的资本借力的动机,是令人堪忧的!
挣钱急切的浮躁心态已开始向全社会蔓延,炒作贯穿于整个社会的利益链条;

投资人会要求创始人炒作甚至浮夸自己公司和产品,炒出知名度与关注度后,用来提高融资的概率;天使融完融A轮,A轮融为完融B轮,B轮融完后,再新三板再套个几千万……

你的下一个动作是什么?

曾带领中国足球挺进世界杯的米卢曾说过:在球场上,一个球员的数千种动作,最重要的应该是哪个动作?相信无数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而米卢却说:对于一个球员,最重要的动作永远是【下一个动作】;
我们是否思考成熟, 设计机构上市以后,你的下一个动作是什么呢?

我惊讶的发现不少同行告诉我:
“当公司上市资本变现了,就不再想现搞工业设计了,太累了……”

中国设计机构普遍成长顺序超速了

其实国内设计机构普遍成长超速了!
无可置疑,我们需要新的思想,新的变革; 但设计机构实现自主创新、品牌建设、资本结合的进程中需量力而行,必须注重攻守平衡!

因为企业的创新变革本身是一把双刃剑,不应盲目崇尚规模的扩张;
我们需要慎重的、因地制宜的注入新思想;并坚守道德的,去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最好是难于被替代的理由!

创业者就像穿着没有肩带的文胸

我最近一直在彷徨的反思,我曾经朋友圈转发的一个非常有感触的典故,里面是这样描述的:

【无肩带的文胸】
创业者就像穿着无肩带的文胸,一半人在疑惑,到底是什么支撑它?
另一半人则盼着,它什么时候会掉下来看你的笑话!
大师们说了:没错,只要你的心、胸都够大,一点都不用害怕……

但瞿上的观点是:
当我们心够大了,但胸却未能足够高耸之时,仅仅以信念、以充气为支撑的文胸,能够支撑多久的性感高挂呢?


我也谈谈大业未来的七年?

大业设计是一个拥有23年历史的工业设计机构,8年前我就开始成为公司的第二代创始人,因为极少露脸,曾经不少朋友都笑称我是大业设计的“地下工作者”,这一次也是在几个股东的“坑蒙拐骗”之下在业界得以认识大家,哈哈;

我做为公司第二代创始人,
如何传承大业设计曾经的优势,
如何与时俱进的注入新的思想,
如何使企业在残酷的商业环境中形成持续的竞争力,
我面对的挑战与困难,其实丝毫不亚于一个初创型的工业设计服务机构;

第一步:我觉得应该是传承

我会继续传承大业设计优势竞争力,潜心的修炼内功,升华大业设计传统优势,进一步完善功能部门,循序进行股权改革……

01:继续强化高端设计服务的专业能力,提高客户的满意度和衷诚度;
02:坚持技术研发,巩固和升华大业设计在专利孵化的核心优势;
03:进一步充分利用学校资源,继续深化实战人才教育模式;(我们已经实战性探索超过了11年)
04:完善我们的服务能力,筹建我们的品牌设计部门;
05:并充分利用大业设计积累的海量客户资源,挖掘潜在合作机会;
06:稀释股权,推行合伙人制度,吸引和留住核心设计人才共创大业;

第二步:拥抱互联网

01:专利+设计+制造+互联网

当前全社会都在推进设计+互联网,
然而以创意为驱动原创设计师品牌为什么总是鲜有成功呢?
我以为绝不仅仅是销售的问题,其实有非常重要两个环节被忽略了,一个是专利技术,一个是优良制造;只有基于优良制造为基础,以专利技术为核心,以创意设计为驱动的原创设计产品,才更有机会在席卷的互联网浪潮中,引爆销售力!

02:产品的落地依然是设计机构的硬伤

大家是否留意到,
当前中国设计机构的效果图与产品差异巨大,至少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
说明产品的落地,依然是中国设计机构的硬伤;

所以在2007年的时候,
大业设计就在佛山成立了我们的实体工厂;
在今年5月的时候(就是领军人才深圳站结束),
我就果断在东莞成立了我们定位于小而精的模具注塑创新工厂,
也是希望快速的完善这个硬伤;

第三步:拥抱中小企业

01:不仅锁定于≤1%塔尖光芒
我以为当前全中国的设计服务机构,
都不约而同的将目标锁定于不到1%的塔尖光芒,都在抢占超大型企业,
基本忽视了塔底90%以上中小企业的庞大的微创新需求,
这必将是大业设计未来需要去抢占的市场份额。

我们需要面对的挑战是:

如何寻求质与量的平衡?
如何以人解决质的问题,
如何以技术解决量的问题?

02:服务方式分化将逐渐明显

我们的行业变换真的非常非常快,
行业规模和服务能力呈现两极分化的趋势正逐步形成;
我甚至可以大胆的预测,
未来中国设计服务机构服务方式也将会逐渐呈现几方面的发展细分的可能:

一个是高价设计,
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客户产品开发从机枪扫射式的开发(总有一款适合你),
慢慢会转变为狙击式开发(精品开发),
我们的客户越来越愿意投入高额的工业设计费用,
但,必须得到一个对的结果。

一个是综合设计,
客户已经厌倦了一个市场部门,
要同时与5-6个设计服务类供应商协调和沟通,
更加厌倦了各个供应商间的扯皮与推诿;
越来越多的企业客户需要设计公司提供一站式的服务能力与解决方案。

一个免费设计,
单独的设计费已经不再需要支付费用,
转而以产品销售提成、营业额增长提成等方面呈现;
或者,设计机构具备后续供应链提供的能力,将设计服务的红利转移至后续供应链中去。

第四步:未来七年,大设计生态的梦想构建

我希望用我未来的七年,
基于设计服务|自主开发|生产供应|设计教育, 以稳中求进的方式, 将大业设计打造成为中国首家真正意义的, 具有一站式服务能力的创新服务型公司;

传承大业设计优势竞争力,潜心的修炼内功, 强化并逐步形成我们的高端设计、免费设计、综合设计的三大版块的服务能力, 形成工业设计、品牌设计、模具注塑、生产供应、专利孵化、手板制作、人才教育的七大设计生态链布局。

daye02

结束语:

欲达文明之幸福,必经文明之痛苦,这痛苦就是革命!

中国曾经是世界的焦点,
现在依然是世界的焦点,
将来也必然是世界的焦点!

中国的工业设计与中国的企业家们都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革命,
愿与在座的所有中国工业设计人,
所有的企业家们、所有领导们一起,
共同去见证中国工业设计事业的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