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字体热”的冷思考

时下,随着河南卫视“汉字英雄”与央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先后开播及一些地方电视台“方言听写大会”的风生水起,国内出现了一股强劲的“汉字热”。

实际上,这种“热”同样也反映在汉字字体设计中。从国家层面来看,作为新闻出版总署的重大科技工程项目,“中华字库”工程研发工作由全国近30家高校、研究院所和企业共同参与,已于2011年在北京启动。在业界,始于2001年的“方正奖”中文字体设计大赛,至今已成功举办了七届;2011、2013年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在广州、深圳举办了两届“汉字二十四时”,甚至在编辑《 SGDA2013—2014会员年鉴》时还特别邀请会员以“2014年度汉字”的形式提交自己的作品;汉仪公司也于2012年开始了首届“字体之星”基金计划及后续活动。在学界,2012年中央美术学院、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上海大学美术学院联合在上海主办了“汉字印刷字体研究历史回溯”研讨会;2013年《装饰》杂志主办了汉字字体设计学术研讨会;2014年初,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成立了中国书法研究所,并将汉字书写与应用研究作为学术方向;今年3月,中央美术学院举办了“字道—文字设计对话”主题活动。社会各方都不约而同对汉字字体表现出了浓厚兴趣与极高热情,“字体热”一时横扫全国,并呈愈演愈烈之势。

语言是存在之家。一说起汉字,中国人更是满肚子骄傲。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文字之一,汉字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是华夏文明的忠实记录者与承载者。从这个层面说来,当前汉字热的兴起本无可厚非。然而,在当今物欲横流的年代,这突如其来的汉字热潮却引起了某种思考,若稍加冷静的审视则会发现,技术在其中引发的诸多问题。伴随着科技的进步,计算机、手机得到普及,键盘输入替代了书写,很多人变成了“键盘高手”,但也失去了许多与汉字“亲密接触”的机会,“提笔忘字”变得极为正常。2014年10月,一张某著名电视主持人为某知名台球运动员题字的照片在微博上疯传,主持人用繁体字为运动员写下“九球天后”四个字,但是“九”和“后”两个繁体字却用错了,从而引发网友集体吐槽。看来,这都是时代的产物。也就是说,时下技术进步使得人们手写机会减少甚至消失,从而导致了书写能力的退化,甚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难堪境地,“汉字危机”正成为一个令人忧心的文化现象。而汉字听写大会正是对时代发展带来的这种危机所做出的睿智反应,重新唤醒了国人对汉字的关注以及对自身文化的认同,因而在当下受到民众热捧自然是顺理成章之事。

其实,汉字设计也有着极为相似的上述现状。随着技术的发展,告别了“铅与火”,迎来了“光与电”,国内字体公司基本上放弃了手稿,效率上有了很大进步,留在字体上的细微情感却少了。另一方面,伴随着计算机辅助设计在艺术设计中的广泛运用,字体设计教学开始重“创意”而轻基础。有些教师甚至认为,电脑时代不需要练习字体基础,汉字可以直接从电脑里输出,注重基础未免太“落伍”,大量时间都应花在“创意”上,却不知电脑里所安装的字体也是设计师一个个创作出来的。学生对枯燥、乏味的基础练习也并不感冒,连基本功都还没过关,却在“创意是设计的灵魂”伟大精神引导下,在电脑里对汉字进行各种“创意”——或拉长、或拉扁,有时甚至来个扭曲,惟恐别人不知道其“创意”所在,汉字受尽了“折磨”,变得面目全非,甚至都难以识别。

这样说来,我们不应把当下汉字文化缺失的所有问题都归根于技术进步,但不应回避的却是整个社会特别是设计师的浮躁与速成心理。随着现代化的快速发展,生活节奏不断加快,效率观念也逐渐深入人心,做什么事都想有个看得见的效果。进入鼠标时代的人们,键盘敲敲,一排字就出来了,便利又快捷。这样一来,不管是普通公众,还是专业人士,都很难静下心来保持汉字手写,更不要说单调无味且看不到“实际效果”的汉字基础练习了。就拿第七届“方正奖”中文字体设计大赛来说,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及港澳台地区的参赛作品2675份,其中创意类2274份,而主题和排版两类却只有401份,远远低于创意类。从这个角度说来,印刷字体在国内所得到的重视与其社会作用极不相符,与同属汉字文化圈的日本、韩国更是不能相比。虽然对创意字体的探索值得推崇,但印刷字体缺乏甚至鲜有人问津的残酷现状实在让人担忧。一个直接原因就是,印刷字体设计难度大,需要扎实基本功,不容易获奖。换而言之,汉字数量巨大,结构复杂,开发一款字体要耗费几年时间,且要求设计师有良好的字体或书法基础,但由于多方面原因其收益却甚微,这就不能很好地体现当下的“效率原则”,从事字库字体开发的企业和设计师自然就少,从而也就造成了中文字库的匮乏。显然,在浮躁的社会氛围中,设计师的文化担当与社会责任有所缺失,一些设计师只是把字体当作获取专业荣誉的工具,无疑这是偏离设计本体的。虽然近年来创意字体不断登上世界展览舞台,取得了众多国际荣誉,但仍难以掩盖国内“无字可用”的尴尬现实。

就此而言,当前的这种汉字发展态势其实还远不够热。然而,如何认识汉字、技术及其在印刷和书写中同一个民族生存的文化意义,无疑值得时人的进一步思考。

作者:
张曼华,南华大学设计与艺术学院讲师,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会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访问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