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日本人拒绝了扎哈.哈迪德

日本于7月17日正式宣布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会场“新国立竞技场”的建设计划作废,将从头进行调整。据报道,围绕这一项目,日本阁僚们17日也纷纷表示应修改建设计划以获得国民的理解,对以两根巨型钢筋拱梁为特征的设计提出强烈批判,因施工难度大导致了巨额建设费。

zhd1

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会场的设计方案正是英国伊拉克裔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所设计,延续了她一贯的风格。在占地 11 公顷的土地上,她设计了一个巨大的流线型体育场,需要花费巨额资金达人民币 103 亿元。

这则消息让我想起了在上一期专栏中写到的:“除了夺人眼球之外,我并未看到扎哈.哈迪德的设计有多少价值。她在中国留给SOHO的两座建筑,几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当然啰,安倍先生并不是看了我的专栏才决定这么宣布的。日本的建筑设计师们从他们的专业角度给到了安倍先生建议,而他们是站在全球一流设计师的高度与扎哈.哈迪德平等对话的。

日本建筑师对此方案的评价几乎是压倒性的负面评价。包括日本七位获普利兹克奖建筑师当中的三位:槙文彦、伊东丰雄与妹岛和世,还有矶崎新、隈研吾、藤本壮介等人。他们在网上获得了一万五千名左右的公众支持。他们反对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扎哈.哈迪德所设计的的体育场馆规模太大,已严重影响到了周边现有的建筑,如著名的代代木体育馆以及历史建筑明治神宫。此外,在东京这样已经有完善城市保护规划的地方,对于高楼的修建也格外慎重,而扎哈的设计高度约 20 层楼高。为此作为本次奥运场馆方案评审之一的安藤忠雄也被质疑,是否是因为做过太多小型文化项目,不懂得大型体育场馆项目,所以投下了错误的一票!

相较于日本而言,在亚洲的其他国家,包括中国,扎哈.哈迪德的建筑风格一直是颇受欢迎的,尽管经常会受到争议,但业主也很愿意接受,因为这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我想扎哈也很明白这一点,并把这些作为她的价值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不是设计本身。我看过SOHO银河的设计方案,其中除了扎哈.哈迪德的方案,还有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的作品。我个人从设计本身的角度来看,妹岛和世的作品是优于扎哈.哈迪德的。中国的业主在选择设计设计师合作的时候,考量的重点不在于设计本身,而是在于设计以外的一些东西,这是一种不成熟与不自信的表现。我们的业主需要国际化的明星设计师去帮助他们获得一种身份认同,然后告诉别人:我们用了国际大牌的设计师,我们实力与品位毋庸置疑!

扎哈.哈迪德在中国的另一件作品是广州歌剧院。我们的设计策略团队在做中国人的审美嗜好的分析时,曾对此做过研究。其中一点是关于中国传统审美中的居中对称,这在中国传统的建筑语言中很常见。但像新的广州大剧院,很多中国人不愿意去看戏,因为没有正面入口。

一个国际大牌在不同的国家与地区所受到的不同的态度与待遇,这也折射出不同国家的文化与设计的成熟度与差异性。

这个道理其实与一个人需要通过购买奢侈品去获得一种身份认同是一样的道理!我曾经看到一个奢侈品牌的广告语:“向约翰列侬致敬!”广告不错,品牌也不错,问题在于在中国购买此品牌的人与听甲壳虫的人似乎是两个族群的人。我倒没有对于奢侈品有任何偏见,只是对盲目消费奢侈品的人有些质疑。这样的人往往是处在文化的弱势上的,因为没有自信,所以需要通过消费或占有一些公认的所谓国际大牌来获得身份认同,来获得公众的认可。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也是如此,这都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

我们的消费市场,正在从一个生活充足性消费市场,进入到自我炫耀性消费(前期)市场,然后再进入到自我炫耀性消费(后期)市场,最后进入到自我投影性消费市场。

在炫耀性消费市场阶段,我们需要很多外在的东西去获得身份认同,比如说奢侈品。而当我们已经成熟到拥有自身明确的价值观,拥有独立判断精神与标准,就能够抛开所有外在浮于表面的东西,选择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就进入到了自我投影性消费市场阶段。这个过程既适合于一个族群的人,也适合于一个国家。

有意思的是,扎哈.哈迪德的建筑作品分布图,基本上也是和全球目前处在炫耀性消费市场阶段的国家与地区分布图是吻合的。而日本不是,所以日本拒绝了扎哈.哈迪德。

除了发展阶段的不同,另一方面还涉及到设计的国家性。如北欧国家漫长寒冷的冬季使得人们长时间的呆在室内,他们的室内家居用品呈现一种耐人寻味的简约与温暖,能让人长时间细细地品味。这种缘于气候的心理特征会自然的流露在他们的设计当中,成为了北欧国家设计的一种特性。

而自古以来,日本的国土资源匮乏,在造物与设计上一直讲究物尽其用,如何将有限的资源通过精细化的设计,充分的发挥出物的美感与潜能,而非粗放型的消耗资源。这种特征一直延续至今,成为日本设计的一个重要特征与美学价值。

而扎哈.哈迪德的设计向来追求夺人眼球的视觉效果,而忽视功能与细节,所设计的建筑空间利用率非常低,放在东京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城市显得如此的浪费。这些显然与日本设计的国家性有很大的冲突。

那么,难道她的设计是符合中国的么?确切的讲是符合中国当下的炫耀性消费市场阶段,但并不符合中国。撇开国家与文化的层面不说,设计的根本是应该为人类创造一种更为合理的生存环境与生活方式,连这一点最基本的,扎哈.哈迪德都没有做到!

zhd2

今年年初,扎哈.哈迪德对外公布了世界上最大的机场——中国首都新机场方案,预计2019年完工。之前她从未设计过机场,中国可真是扎哈.哈迪德的福地啊!

与这个世界最大的机场相比,我想先改善一下飞机起飞准点率为0的现状是否是当务之急呢?


作者:杨明洁
原文发表于《周末画报》城市版专栏
专栏撰稿人:杨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