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永恒的设计

什么是永恒的设计?”永恒的设计”就是简洁而不简单的设计。要达到“永恒的设计”这样的境界是非常困难的, 而大师级的设计师总是知道在他们的作品中什么东西应该去掉。

现在很多的设计都是繁琐和复杂的。我们应该问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是不是因为我可以这样做,所以我就这样去做呢?”诚然,当下的很多设计师的作品都很富有表现力,赋予了很多的感情在里面。但是,我们还要考虑一下,是不是去掉这些繁琐的东西,你的设计作品会不会变得更好?就像在完美乐章中的一刹那停顿;或者交谈中的一瞬间的静默。此处无声胜有声,这些瞬间会让我们陷入沉思,加深我们的情感,让我们留下深刻的记忆。

找到有与无的平衡是一种艺术。是不是太多?是不是太少?如何来实现这种永恒的设计呢?我们就是需要寻找这种平衡,一种动态的平衡。

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在克利夫兰艺术学院选修彼得 杜班(Peter Paul Dubanieweizc)先生的水彩课。 记得有一天他告诉我们说,我们可以画千百张的水彩画。这些画可能很糟糕。糟糕到可能只能给你的奶奶看吧。也许你画这些画的确很糟糕。但是总有一天,这些糟糕的画汇集到一起。你突然灵光一现创造出一副非常精彩的画。他说因为你学会了什么东西应该画,什么不画。这是一种提炼的过程。

绘画和设计上的成功就是你决定什么东西应该忽略。而且这些也可以适用于更广的领域。我们只寻求我们所需。这就很好了,足够了。看看苹果手机。非常简单。形态已经简单到极致。这些还不够吗?我要问问爱在哪里?这里有表达吗?苹果设计的表达都在交互设计里。非常漂亮。简单的外形只是补偿一下用户体验。

迪特 兰姆 (Dieter Ram)是一个六十年代现代主义设计师。他的简约主义设计影响了众多成功的设计,包括百灵(Braun)家电生产商。他的十个好的设计的原则一致沿用至今。他坚持好的设计就是越少越好。苹果设计师,乔伊 艾维斯 (Jony Ives)给予迪特兰姆 (Dieter Rams)高度的评价,当今很多苹果产品都是受了他的启发。

如果我们看看20世纪的标志性设计,我们会看到“简约美”很多在不同领域呈现出来。“少就是多”是20世纪的Mies Rohe提出的理念但确实是从1855年Robert Browning的诗里找到的。

有人会辩论说现代主义走的太远了。撕掉的内涵或者缺乏内涵导致城市的当代建筑毫无特点,根本不能引起我们的注意。但是同时,丹麦设计,特别是Verner Panton,崇尚的简约但是充满热情和爱。他们的设计仿佛在歌唱。这也就是今天我们在创造那种适宜居住的城市生活体验。

一些好的设计的基本原则是:简单,有用,可用和想拥有的渴望。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John Maeda 在他的书名,简约之法则 (The Laws Of Simplicity),阐述他的简约之法就是剔除平淡无奇的,增加有意义的内容。伟大的设计就是它在你的眼前会变得透明,没有张扬的效果,更像是简单到极致。勺子就是简单到极致的一个例子。舍弃一些对你重要的是成功设计的原则之一。这也是最难做到的。去掉设计元素和内容一直到伤到设计本身。精益求简。

最后,记得加一些能表达感情和爱的东西调剂进设计中。这些也同样适用于人生吧。

这就是永恒。


作者; 布鲁斯 柯雷斯顿
翻译:葛卫华

版权所有。英文原文请浏览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