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乡四羊方尊艺术特征及文化蕴意探析——十大国宝级青铜文物系列艺术研究

摘 要:宁乡四羊方尊是在中原地区商文化影响下而铸造成的礼器,可以肯定的是它很早就落户在了湖南宁乡;从四羊方尊的造型、纹饰、工艺入手,总结出宁乡四羊方尊动静结合的造型、精致细腻的纹饰和浑然天成的工艺等艺术特点;结合四羊方尊羊饰母题造型,从新的角度对它进行解析和诠释,挖掘它的文化艺术内涵;四羊方尊不但保留了古人对羊图腾的崇拜之情,而且还包含着用它来替代牺牲以祭祀神祗之意,同时还寄托了对农牧养殖兴旺的期盼。
关键词:四羊方尊;造型;纹饰;工艺;文化内涵


一、四羊方尊回溯

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湖南宁乡的炭河里遗址就陆续出土了大批的青铜器,因其出土青铜器的规模宏大被称为“宁乡青铜器群”,四羊方尊便是“宁乡青铜器群”的代表之一。此方尊于1938年出土在湖南省宁乡县黄材镇境内,它也是宁乡出土最早的青铜器之一。四羊方尊每边口长为52.4 厘米,通高58.3厘米,重近34.5千克,器表漆黑发亮,是典型的“黑漆古”注1,[1]它还是中国现存的商代青铜器中最大的方尊,被史学界称为“臻于极致的青铜典范”,[2]属于国家一级文物,现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图1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四羊方尊

图1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四羊方尊

通过对四羊方尊与商代其他青铜器的比对,多数学者认为它是商代晚期的青铜礼器。而在商代,宁乡属于三苗之地,并不属于商文化圈。因此,关于四羊方尊出土地的身世,学术界就产生了多种说法,其中以“湖南宁乡说”和“河北广宗说”最具代表性。有关宁乡出土的记载,在1995年版的《宁乡县志》中这样写道:民国27年(1938年)农民姜景舒兄弟在黄材镇龙泉村战野垅山腰种地时,掘出四羊方尊。[3]而据河北的《广宗县志》中记载:姜榓荣(1900~1986年),湖南宁乡县黄材镇龙泉村左家滩人,1929年毕业于中国大学(始于1913年,1949年停办),1931年考取广宗县县长。因为当时战乱,他有可能为了保护国宝,将四羊方尊带回家乡(湖南宁乡)暂时埋藏起来,[4]因而说它的归属权可能在河北而不是湖南。从此尊羊头上的羊角造型来看,与河南的商妇好方尊类似,整个尊身上的4对羊角属于北方地区刚硬而卷曲的公绵羊羊角造型,而非南方的短而直的山羊羊角。而且从四羊方尊器物的形制特征和图案纹饰来看,整个青铜器的装饰依然是以商王朝中原地区流行的饕餮纹、夔龙纹、玄鸟纹和云雷纹为主,造型上也与中原地区流行的青铜器类似。笔者通过此次研究后认为,四羊方尊应该是来自商代中原地区或者是在中原地区商文化影响下而铸造成的礼器。

二、四羊方尊的艺术特征

尊(甲骨文作“ ”),是中国古代一种盛酒器,以圆形居多,也有方形的,其基本造型为大口、高颈、圆腹或方腹,并且底部的圈足较高。四羊方尊则造型奇特,器身方形,口部大沿外敞,呈喇叭状张开,颈部高耸,其肩部、腹部和足部形成一体,并被巧妙地设计成四只有两条前足的卷角绵羊,其设计上的巧妙被公认为是我国青铜铸造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5]以下将从它的造型、纹饰和工艺三个方面对它的艺术特征进行分析研究。

1、动静结合的造型
四羊方尊主要采用动静结合的塑造手法,在器身造型上富于变化。方尊上四只立体圆雕的羊头伸出器外,占据尊肩部的四隅,羊身则作为尊腹,而羊足附着在尊的底部,并与尊的方形圈足相结合(图2),支撑着整个尊的重量,呈现出一种静态的力量。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多为兽首装饰,被铸造出四肢的很少,而在四羊方尊的造型设计中,则是将四羊的两条前足以浮雕形式刻画出来,这无疑也增加了方尊的趣味性。被铸造的四只有前足的绵羊俨然活灵活现地围在方尊的四周,绵羊的神情安详,羊口微张,眼睛凸起,眼珠内凹,眼神安定,显现出一种庄严的安详之美(图3)。尊四面正中即两羊比邻处,各有一只头顶双角的龙首,其后连有类似蛇状的龙身,弯曲游动着盘绕在尊肩四周,与静态的羊头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动静对比。而且羊头旁的龙首面目狰狞,一对眼球从叶子状的眼眶中鼓出,鼻梁向内凹,三角状的下颚则向外翘起,整个龙首面部怪异神秘。从远处看,整个尊体是静态的,我们就只能看到四个羊头组成的尊身,龙首固定在两羊头中间,羊头挡住了龙身,神圣地拱卫着四条盘曲的龙。而从近处看,羊虽是静态的,而龙却弯曲游动着,像是要挣脱尊肩,飞入云端。通过对比商代的青铜器造型,我们发现安徽阜南县出土的龙虎尊,在龙首的表现题材上与宁乡四羊方尊相类似,尊肩都是四条游动的龙,龙虎尊尊身是两虎相对,但其龙和虎皆是跑动的动态姿势,而四羊方尊却是静态的羊头和动态的龙首相结合。这样似动非动,似静非静,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静结合,使得四羊方尊形象生动却也不失庄重。

图2 四羊方尊的圈足及羊的前足关系

图2 四羊方尊的圈足及羊的前足关系

图3 四羊方尊器身的羊头

图3 四羊方尊器身的羊头

2、精致细腻的纹饰
犹如青铜器的造型发展有不同时代的演变过程一样,纹饰作为青铜器上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我们正确判断青铜器物的归属地、归属权及其发展历史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四羊方尊整个器身不但纹饰细腻,而且纹饰题材也丰富多彩,主要有蕉叶纹、云雷纹、夔龙纹、饕餮纹和乳钉纹等纹样。方尊颈部有8条凸起的扉棱,扉棱上侧面饰有带状的云雷纹,正面为带有齿状的凸棱,同时左右两边又由夔龙纹和云雷纹组成了下端较宽,上端渐窄的带状图案,共同组成了8片蕉叶纹。蕉叶纹的根部也就是颈部的底端,正对着龙首后面的则是标准的商代最具代表性的纹样——兽面饕餮纹。尊肩部四边各匍匐有一条蟠龙,长双角的龙首位于肩部中间位置并探出器表,而肩部四隅是4只栩栩如生的带有卷角的绵羊,难怪曾有人称此方尊为“四龙四羊尊”。羊头上主要饰以云雷纹(图4),特别是眼睛部位的处理,让我们可以感受到与饕餮纹类似的眼部处理手法,只是在这里把眼睛部分高高突起,眼珠则凹陷下去。羊角部分非常写实,基本上就是按照自然界中绵羊角的纹样来制作的,羊头上还不忘耳朵的塑造,用乳钉纹来锁边。羊的前胸、颈背部装饰有“W”形状的条状鳞纹,龙首下扉棱两侧装饰有美丽的长冠玄鸟纹样(图5),同时以云雷纹作为地,鸟纹为图,商人有玄鸟崇拜的习俗,所以这种玄鸟图腾是典型的商代纹样。羊的前腿上是以连续的云雷纹勾线,其中部的关节部位以圆形漩涡云纹巧妙装饰,圈足上还装饰有夔龙纹。所有纹饰形成了一种以羊头为主,龙首为辅,以玄鸟纹、夔龙纹为主,云雷纹、鳞纹为底,次纹衬托主纹,体现了四羊方尊在纹饰设计上对称呼应、联贯综合、高度谐调的完美统一。

图4四羊方尊羊头的云雷纹

图4四羊方尊羊头的云雷纹

图5 四羊方尊羊身两侧的长冠玄鸟纹

图5 四羊方尊羊身两侧的长冠玄鸟纹

3、浑然天成的工艺
四羊方尊集铸造工艺、艺术美学于一体,其美学价值集中体现在它浑然天成的工艺上。四羊方尊充分运用了线雕、浮雕及圆雕的表现手法,不拘泥于先验样式而敢于创新,将平面纹饰与立体雕塑融汇贯通,器物功能与动物造型完美统一。从铸造工艺上来说,整个四羊方尊的尊体是用块范法浇铸而成的,[6]由于尊口较大,而底部的圈足口径较小,加上尊身的羊头较重,故此尊应该是倒过来浇铸的。浇铸时羊头朝下,且羊头是中空的,而尊体也是空的,为了便于铸造时减轻重量,羊头是在尊体外铸接上去的,所以不与尊体的空腔相连接。尊体的外范则是以扉棱为界,分颈、腹、圈足3段,用外范24块,加上腹腔、圈足内范和构成整个陶范的顶面范各1块,共27块内外范组合而成。[7]如此复杂的工艺,在当时却能完好无缺的铸造出来,可见要有多么高超的铸造技术,才能达到整器如此浑然一体的效果。同时,四羊方尊的羊头和龙首还采用了分铸法注2,肩部的龙首和羊头是使用两次分铸技术铸造而成。[8]第一次是将位于肩部的龙首及羊角事先单个铸好然后再分别配置在龙身和羊头的陶范内,第二次则用合范注3工艺进行整体浇铸而与尊身融为一体。巧妙的是羊角和龙首是在浇注尊腹时实现的铸接,由于铸造水平极高,羊头和羊角,带角羊头和尊身以及龙首与龙身的铸造接口处的痕迹非常隐秘,不易察觉。并且在方尊的四角和四面中心线的合范处均铸有扉棱,其作用是以此来掩盖尊体合范时可能产生对合不正的缺陷,从而增强了器身的整体气势,[9]使方尊的形象在宁静中而有威严感。

三、四羊方尊的文化蕴意

我们不能简单地只将四羊方尊看成是一种祭祀礼器,它其中还包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从四羊方尊的创作母题羊来看,首先,羊象征着吉祥和善良的寓意。自古以来羊就被视为善良吉祥的化身,且是十分神圣温驯的动物。从汉代开始,羊就与吉祥联系在一起。《考工记》说:“羊,善也”,在古代“羊”字和“详”字通用,而在众多古器物的铭文中,“吉祥”也多作“吉羊”,因此羊常被当作吉祥之物来崇拜。古代人与人之间交往,送羊是常见的事,婚聘之时更少不得送羊,也就是送吉祥。[10](P.28)也因为这样,古人经常把器皿、物品以羊的造型将其艺术化,制成工艺品等作为礼物送人或祭祀。

其次,羊知礼节且有德行。羊羔的“跪乳”很早就被士人视为是一种知礼的礼仪行为,西汉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有“凡执贽:天子用鬯,公侯用玉,卿用羔……”,对此董仲舒曾有过这样的解释:“羔有角而不任,设备而不用,类好仁者;执之不鸣,杀之不谛,类死义者;羔食于其母,必跪而受之,类知礼者。”[10](P.28)在《诗经·召南》中《毛序》解释“羔羊”时有“召南之国化文王之政,在位皆节俭正直,德如羔羊”的说法,[11]就是赞美王者德行高尚之意。

再次,羊的禀性外柔内刚,更是正义的象征。因羊与阳在古音中同音可通假,加上羊形象可爱,性情柔中有刚,故人们以“羊”作“阳”的替代符号。在民间的绘画作品中,也用羊来表现“三阳开泰”、“九羊启泰”的主题。上古时期就有“皋陶敬羊”的神话,掌管刑法的皋陶任用一种叫獬豸的独角神羊来决狱,能判断出人是否有罪,还能分辨是非曲直,因此,后世以獬豸神羊作为司法与公正的化身。[10](P.29)

最后,羊是人们重要的食物来源,被奉作牺牲。在东汉许慎的《说文》中记载:“羊在六畜主给膳也。”[12]其实,早在新石器时代羊就已经是原始人最重要的食物来源了,我国是世界上较早驯养羊的国度之一,羊被人类驯养之后,一直是供给人们赖以生存的食物。在古代祭祀中,最多的就是将牛、羊作为祭祀祖先和神灵的牺牲,商王武丁时期的一条有关商王室对武丁祭祀的材料中就提到“卜用百犬、百羊”,有些材料中则提到“十五羊”、“五十羊”, [13]由此可见在商代时羊作为祭祀的牺牲用量之大。

综上所述,古代先民把羊与尊相结合制成青铜礼器,寓意非常深刻,既包含着吉祥友善,知礼厚德,又正直威严,且代表着食物进贡,制作成礼器还可以代替羊作为牺牲用来祭祀,也引申出先民们用它来趋利避凶,抵御祸害,防止凶煞对自身的侵扰。所以,四羊方尊的四羊,恰好铸造在方尊的正四方,并不只是为给人一种美感,它一方面包含对羊图腾的崇拜,寓意着吉祥如意,是对家畜养殖兴旺的期盼,另一方面也包含着对整个国家或家族的兴旺发达、盛世太平的祝愿。所以,直至今日,羊也一直是民间艺术喜爱的创作题材。

四、结语

四羊方尊应该是来自商代中原地区或者是在中原地区商文化影响下而铸造成的礼器,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很早就落户在了湖南宁乡。宁乡的四羊方尊,造型新奇而别致,纹饰细腻而丰富,制造工艺精湛而巧妙。它将羊的母题与盛酒器的尊身相结合,使器物自身形态与动物形状相依托,将绵羊宁静温柔的性格特征刻画得栩栩如生,恰到好处,体现了一种崇尚自然的审美趣味。同时它动静结合的造型美、精致细腻的纹饰美和浑然天成的工艺美,均构成了商代晚期四羊方尊神秘莫测的超凡艺术效果。

宁乡四羊方尊的存在,已经不是简单的代表古代祭祀礼器,而是一件我国青铜界的艺术珍品,并且是一件蕴含着丰富文化底蕴的艺术品。它不但保留了古代原始民族对羊图腾的崇拜,而且还包含着古代人民用它来替代羊作为牺牲祭祀神祗的意愿,同时还寓意了对羊等家畜养殖兴旺的期盼。它青铜的属性特征讲述了历史的悠久和浑厚,它繁缛多变的纹饰诉说了时代的变更和沧桑,而四羊端庄而灵动的造型则更是见证了古代匠人的巧夺天工。从四羊方尊中我们可以窥视出古代青铜器卓越非凡的艺术成就,对于现代观赏者而言,它并不是一件不能说话的器物,而是象征着礼仪之邦的中国繁荣昌盛,四方安宁,社会和谐。


注释
注1:“黑漆古”,泛指古代青铜器中器物表面漆黑发亮的一类青铜器,由于长期存放在大气中铜表面肌理被锈蚀后, 生成一层极稳定的保护膜,使得器表油黑发亮,耐蚀力更强,年代越久则锈层加厚颜色也变深,俗称为“黑漆古”。这种称谓始见于宋,沿用至今。
注2:分铸法,是指青铜器物的器体与其附件(如耳、鋬、足、柱等)分开铸造或一件青铜器物整体,经先后两次以上铸造而成的一种铸造工艺。
注3:合范,是指铸造时用的“范”不是一体的,而是分成两个或两个以上,在制作铸件时合为一个整体,固定住后浇铸铜液,冷却后再将其分开。

参考文献
[1]傅举有.国宝四羊方尊 [J].学习导报,2004 (6): 63.
[2]刘萍.“四羊方尊”首次出土地在河北?我省学者“广宗说”引发争议[N].河北日报,2012(9):4.
[3]梁勇.国宝重器四羊方尊身世揭秘[J].文化天地,2012(9): 58.
[4]刘萍.国宝“四羊方尊”情归何处——聚焦四羊方尊出土地之争[J].文化周刊,2012 (9): 1.
[5]肖芳.《国家宝藏》展——永恒的记忆 [J].艺术美学,2012(4):146.
[6]涂师平.臻于极致的青铜典范——国宝四羊方尊鉴赏[J].国宝鉴赏,2010 (1): 43.
[7]谭德睿.《商晚期的青铜尊——<中国古代艺术铸造系列图说>之十》展——永恒的记忆[J].特种铸造及有色合金,2007(10):819.
[8]贾洪波.商代的四羊方尊[J].历史教学,1993(3): 56.
[9]卢琼.精美金银青铜器[M].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9: 56.
[10]吴卫.考窥陵道神兽獬豸[J].装饰,2005(2):28-29.
[11]王秀梅.诗经[M].北京:中华书局,2006(9):78.
[12](汉)许慎.说文解字[M].北京:九州出版社,2012(10):189.
[13]高蒙河.铜器与中国文化[M].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3: 55.

图片出处
图片1:http://baike.baidu.com/museum/ chnmuseum.html
图片2:出自精美金银青铜器[M].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9: 55.
图片3:http://tupian.baike.com/a3_72_69_ 01300000239924122647695076352_jpg.html
图片4:http://bbs.tiexue.net/ post2_6334551_1.html
图片5:http://tupian.baike.com/a3_73_65_ 01300000239924122647653075465_jpg.html
基金项目:湖南省社科基金项目:《湖南地区商周青铜器纹样的设计学研究》,项目编号:12JDZ10
已经发表在《艺术百家》(CSSCI刊物)上


作者
吴 卫1 姚傲雪2
(湖南工业大学 包装设计艺术学院,湖南 株洲 41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