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艺术大师凯斯•哈林作品探析

摘 要:凯斯•哈林是80年代美国涂鸦艺术的代表人物,他创造了平面化的涂鸦风格,在线条的使用上,以流畅、粗犷的黑色线条来勾勒简单的图形,并赋予这些线条、图形有声的力量;在色彩方面,凯斯•哈林运用了夸张的补色对比来展现图形的层次,从而呈现出他想要表达的内涵;他选择用一种与传统透视绘画方法背道而驰的平面化方式,以概括的手法、抽象的图形来表现各种主题继而表达自我;凯斯•哈林作品的流传除了媒体和大众,更是得益于在市场流通中的商品在大众中的传递,让人们的生活无时无刻都与他的艺术、概念、思想共存。
关键词:凯斯•哈林;涂鸦;空心人;大众艺术


一、背景

20世纪80年代是美国后工业时代的发展时期,生产技术的革新使得政治、经济、社会都呈现出了多元化的趋势,后工业时代强调从产品生产经济转变为服务性经济,更加重视人的多元需求。艺术作为文化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随着后工业时代的蓬勃发展,在改变着自己原有的主流规则和服务对象,很多觉醒的艺术家强调艺术要为更广大的民众服务,他们大胆地去尝试各种新的艺术表现形式,越来越多的年轻艺术家开始投入到了为大众服务的艺术创作道路中去。这其中,美国的涂鸦艺术作为一种大众艺术形式开始挑战传统的经典绘画形式,20世纪80年代美国的一些涂鸦艺术创作者为了宣扬艺术为大众服务的理念,开始了随处可见的涂鸦绘画,其中以地铁涂鸦艺术为最主要的代表。凯斯•哈林正是这些地铁涂鸦艺术者中的佼佼者,被人誉为美国涂鸦艺术之父。

二、凯斯•哈林简介

图1  凯斯•哈林

图1 凯斯•哈林

凯斯•哈林(Keith Haring,1958~1990,见图1),著名的涂鸦艺术大师和社会公益活动家,出生于1958年的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雷丁市,父亲是一名漫画家。1976至1978年(18 ~20岁)在宾州匹兹堡的常春藤专业艺术学校(The Ivy School of Professional Art)学习平面设计 [1]。1978年(20岁),他在匹兹堡美术中心举办了生平第一次个展,同年作为一名奖学金学员开始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School of Visual Arts)学习。1980年(22岁)凯斯•哈林开始了他的涂鸦生涯,最初是在美国纽约的地铁中进行创作。1982年(24岁)哈林在纽约的著名画廊托尼•沙弗拉兹画廊(Tony Shafrazi Gallery)举办了自己的个展,这次展览使得凯斯•哈林成为美国新生代涂鸦艺术的代表人物。1985年(27岁),他在法国波尔多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个展(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2],1986年(28岁)又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Stedelijk Museum)举办了个人专题展。同年,斯沃琪(Swatch)公司邀请了凯斯•哈林为艺术特卖系列(Art Special)手表进行创作,这开始了哈林式涂鸦进入时尚产品的商业化道路,凯斯•哈林将自己的涂鸦作品与商品联系起来,他还于1986年,在以贩卖艺术品而著称的纽约市苏活区开设了“波普商店(Pop Shop)”专卖店。在生活中由于凯斯•哈林身边的同性恋朋友一个个地相继离世,在1989年(31岁)他用自己的名义成立了“凯斯•哈林基金会”,用以筹备艾滋病慈善基金和促进儿童福利项目。1990年(32岁),凯斯•哈林因艾滋病逝世,在之前他一直不忘参与社会公益事业,投身于各种公益活动来表达对生命的眷恋和热爱。

三、凯斯•哈林涂鸦作品解读

1、有声的线条
1980年,凯斯•哈林在纽约地铁内开始了自己的涂鸦创作道路,在22岁这个注定是充满想法、充满叛逆的年龄,凯斯•哈林将自我观念中的悸动、叛逆一一流露在街头的涂鸦创作中(要知道当时在地铁内涂鸦,是要冒着被警察拘捕的危险)。哈林受到画卡通漫画父亲的影响,在其涂鸦作品当中,随处可见的是用奔放、粗狂的线条勾勒的空心人形象(这种形象是依据美国的黑人舞蹈“工间舞”注1中的人物形态创作而成的),虽然每一个形象都有自己特定的形态,却没有特定的名称,但这些跳舞的小人形象都有属于自己的角色。哈林的涂鸦作品简约、率真,甚至有点像儿童画,其形态简单、易懂,粗犷的黑色线条与平涂的纯色搭配,使得小人形象尤为突出。在凯斯•哈林的涂鸦画中,他把在平时生活中观察到的情形,通过自己大脑的处理,转化成一种自由的形态释放出来,使得整个画面充满着童真的跳跃,每根线条仿佛都有自己的乐章。在其涂鸦画中除了小人形象之外,还有动物、物品和怪物等辅助形象,在这些人和物象的空隙周围我们还会发现有一些短小的黑色线条,有弧线、放射线、波浪线等(见图2),虽然这些线条只是主体图形的附属,但是却赋予了整幅作品生动的画面感,无声的线条让人感觉出了有声的含义。我们可以通过这些线条感觉到小狗在吠叫、婴儿在啼哭、飞碟在蜂鸣,小人在欢歌雀舞、电视在播报新闻、灯泡在闪烁报警等。如在图2中,仅仅是一个灯泡的图案,凯斯•哈林就在他的周围加了一圈放射的短线,使得灯泡有一种向四周发光的感受。就是这样的画面构成感,让线条不再安静、不再平凡,让人目不暇接。在平面构成中,点、线、面是最基本的元素,[3]凯斯•哈林是运用最简单的线构成元素来创作涂鸦的主题形象,再辅助以点状的短线条,最后铺上大面积的纯色,虽然没有很强烈的立体感却充满着既视感注2。

图2 无题  1984

图2 无题 1984

2、对比的色彩
色彩是一种视觉现象,同时也是一种知觉现象,而这两种感觉对于个体人来说又是交互进行的。[4]。从凯斯•哈林展示出的多数涂鸦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他保持着童真的一面,他喜欢运用纯度很高的颜色来适形平涂,这些高纯度的色彩体现了画面的童趣感,同时也代表了哈林内心的童趣世界。通过补色对比产生的夸张视觉效果,使得人物的形象更加鲜明突出。如图3所示,哈林借用了黄色和蓝色的互补色对来呈现他想要表达的主题——“用童心反对家庭暴力”。在这幅画中,其实存在着两对补色关系,即橙红和淡蓝色、黄色和蓝紫色,用平涂的蓝紫色为底,使得画面明度较低,给人压抑的感受,用黄色和淡蓝色分别代表儿童和成人,二者之间形成了强烈的色彩同时对比,黄色的儿童是画面的主角,构成了画面中最亮丽最显眼的要素,让观众第一时间就能体会到哈林想要表达的故事,并产生认同感。一颗橙红色的心,寓意着孩子、父母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父母之间的家庭暴力给孩子带来了巨大的伤痛,施暴的双方都要很好地倾听孩子的声音,注重孩子的感受,用天真的童心来缝合家庭暴力带来的创伤。飞起来的红色的心处于蓝紫色的底上,使得心的图形更加显眼,强烈地体现了孩子的童心对于这些暴力的抵抗心态。哈林童趣倾向的纯色,似孩子般不经大脑的单纯,通过儿童的内心,表达了儿童般的愿望。这种单纯与质朴的心情,恰恰通过画面非常好地融合在了一起。

图3  用童心反对家庭暴力 1989

图3 用童心反对家庭暴力 1989

3、自我的表达
接受了传统艺术绘画训练的凯斯•哈林渴望在艺术道路上有所突破,试图探寻一种新的艺术创作手法来实现自我的表达,他把纽约地铁站作为自己这种艺术创作探索的基地,地铁站是一个公众的场合,有各种各样的人穿梭往来,他们带给哈林以灵感,也让艺术家将灵感通过涂鸦的视觉形式传递给他们,用二维的画面来阐述他脑中也许和大众巧合碰撞的世界。从凯斯•哈林的许多涂鸦画作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的是一种急于表达自我想法的躁动,我们可以看到地铁中人们的各种形态,这些形态感觉都是动态的,没有静止的图像,正如城市地铁中穿梭的人们。他边创作边观察欣赏那些画作的人们,将他们的所想所做通过自己的画笔又再一次传递给大众。凯斯•哈林并不像其他作画者一样随意地在地铁中乱涂乱画,接受过正规艺术教育的他,选择了用一种与传统透视绘画方法背道而驰的平面化方式,以概括的手法用抽象的图形表现各种主题继而表达自我。就是这样的思维理念,让他选择了简单易懂的平面化手法去表达自我、表现众生。这种相对固定化的模式画法,使得他可以在第一时间迅速地对所看所想进行即兴绘画。“对我而言,我在地铁中的一幅画与标价几千元的一幅画之间没有什么不同”[5],从凯斯•哈林的话中可以看出,对于他来说艺术的价值并不是通过人们用金钱的多少来衡量的,而贵在自我的表达,是自我价值的精神有没有得到释放,有没有传递给公共大众,才是哈林最为关注的。见图4所示,在这幅概念创作中,他将自己和房子都铺满了人们最熟悉的哈林式线条,在画面中任何物体包括生命都凝化成由线条组成的二维形状,三维的世界被凯斯•哈林精简、压缩和概括,用一种二维的涂鸦手法拼贴在了三维的真实世界中,甚至成为了一个异度空间,就如同动画的世界一样童趣、怪诞但又是那样地真实,这是一种极致的自我表现,使得哈林通过涂鸦的方式获得了创作带给他的精神慰藉和艺术满足。

图4  凯斯•哈林和作品 1987

图4 凯斯•哈林和作品 1987

4、大众的传递
地铁的墙面涂鸦不能满足凯斯•哈林对艺术领地的占有欲,他想通过更多的渠道来拓展自己的艺术创作,于是在1986年(28岁),凯斯•哈林创作了许多与商业结合的涂鸦作品,将涂鸦的艺术形式传达给每一位观赏者,使得凯斯•哈林这个名片渐渐地成为时尚的宠儿,成了商业界以及大众追捧的焦点人物。凯斯•哈林的“波普商店(Pop Store)”让只有在墙上介质才能分享到的画面传递到了更深的角落,他相信自己的作品能对更多的人产生影响,他相信其涂鸦艺术是公共的、大众的,是不同阶层的人都能够接受和分享的。凯斯•哈林作品的简约和讨喜特性很好地被融入到了商业产品中,给了许多现成商品一次强烈的视觉反差冲击,类似于儿童画的作品放到了一向成人且理性的商业设计中,强烈的视觉效果赢得了更大的关注。在哈林的涂鸦画中,我们看到了人类自己以及我们现世的生活。哈林说过:“我的图案与日常的基本语言思想相联系,最主要的是,它们是人类共同经验的一部分。”[6]就是这样的共同经验,使得他的作品更容易在各处被人们认识和接受。像狂吠的狗、发光的灯泡,这些最流行的作品都是依据人们的共同经验而赋予相关图形的符号。凯斯•哈林作品的流传除了媒体,更是得益于在市场上流通中的商品在大众中的传递,人们用共同经验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们将凯斯•哈林的作品穿在身上,或者摆放在家中,告诉其他人我也是这样的态度,我也是这样的世界观,他们觉得凯斯•哈林想表达的也正是我想要表达的。在凯斯•哈林看来艺术并不是只有少数人才能拥有的物品,而应该是能够让大多数人所享有,在地铁中的创作就是为了很好地传递给了大众进行分享。他用另一种方式的艺术来表达自己,一种在当时来说是小众的表达方式。大众帮助了他小众模式的传递,使得他的涂鸦创作也随着大众扩大化。哈林的作品深入到了生活的每个角落,是从一开始地铁涂鸦的理念通过商业化的推广得到了大众更广泛的传播,他能利用自己的作品表达出更不一样的时尚效应,从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哈林要让自己的涂鸦作品成为大众化艺术的宗旨。

四、结语

20世纪80年代涂鸦艺术的代表人物凯斯•哈林在地铁中的涂鸦创作,让自己成为了涂鸦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凯斯•哈林创造了平面化的涂鸦风格,在线条的使用上,以流畅、粗犷的黑色线条来勾勒简单的图形,并赋予这些线条图形有声的力量;在色彩方面,凯斯•哈林运用了夸张的补色对比来展现图形的层次,从而呈现出他想要表达的内涵,更反映出他在艺术道路上的思想变革;他选择了用一种与传统透视绘画方法背道而驰的平面化方式,用二维的平面来表达三维的世界,以概括的手法、用抽象的图形表现各种主题继而表达自我,更容易随意地抒发自己对生活对艺术的感受;凯斯•哈林作品的流传除了媒体,更是得益于在市场上流通中的商品在大众中的传递,从地铁中的作画变成了商业化的时尚产品,侵入到了人们的生活当中,逐步推动了大众化的传播速度,让人们的生活无时无刻都与他的艺术、观念共存,使得哈林的涂鸦艺术成为了20世纪80年代最耀眼的视觉语言之一。


注释
注1:“工间舞”或称休息舞,在舞蹈中,一些舞者向后仰直,另一些舞者则从他们身下穿过,这些动作称作“桥和蜘蛛”。
注2:“既视感”又称既视现象,源自法语“Déjà vu”,就是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仿佛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之感。

参考文献
[1]陆琦.纯真与自由的线条[N].美术报.2011(10):1
[2]GRAFFITY从喧嚣到歌唱.沈悦[D].山东师范大学.2007(04):58
[3]吴卫.平面构成(图说本)[M].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0:20
[4]吴卫.色彩构成(图说本)[M].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9:40
[5]张卫.《大师丛林》之六——涂鸦哈林[N].书屋.1999(06):75
[6]周亮.当代图形设计中的波普态度[D].山东师范大学.2010(04):30

图片出处
图1:和讯网
http://tech.hexun.com/2012-05-04/141077784.html
图2:http://www.d3screen.com/wow!mo/ channel_2/ sub6/179.html#
图3:http://www.elite-view.com/ Museum_Art_Contemporary_Artists/ 428385.html
图4:边境. “自恋”的艺术家[D].重庆大学,2009.(31页)

Summary: Keith Haring is the graffiti art representative in 1980s American, he created a flattened graffiti style by using the rough black lines to outline the simple graphics and endow these lines and graphics visual power; About the colors, Keith Haring used the flamboyant contrast color to describe the level of graphics, thus expressed the spirit inside; He chose to paint in flattened graffiti style, which is contrast to the traditional perspective way of painting and used abstract graphics to represent a variety of themes and express himself; The spread of Keith Haring’s art works benefit not only from the media and the public, but also the circulation of merchandises in market which makes people’s lives coexist with his art, concepts, ideas all the time.
Keywords: Keith Haring; graffiti; hollow man; public art


作者:吴 卫 汪奇彧
(湖南工业大学 包装设计艺术学院,湖南 株洲 412007)

作者简介
1、吴卫(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工业大学包装设计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学日本千叶大学デザイン学科。曾任湖南工业大学包装设计艺术学院院长,现为湖南工业大学研究生处处长。现主要从事传统艺术符号和高校艺术教育理论研究。通讯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泰山路88号湖南工业大学研究生处,412007。
2、汪奇彧(1990~),女,湖南株洲人,2012年毕业于湖北科技学院艺术设计专业,现为湖南工业大学包装设计艺术学院12级研究生,主修视觉传达设计。通讯地址:湖南省株洲市湖南工业大学河西校区学生宿舍22栋225,412007。联系电话:18373337384。

文章已在《包装学报》2014年4月刊第六卷第二期发表,总期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