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研究发现:想要引人发笑,先攻击他

研究指出,发笑乃是害怕的另一面
研究人员在本周表示,让人们发笑的最可靠方法就是去攻击他们。幽默源于害怕,而笑声是另一种形式的尖叫。

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的娱乐研究人员表示,「惊讶是讲笑话的基本元素」这个普遍看法并不正确。在引人大笑的过程中,无法预知是一种常见但非必要的元素,能引发紧张情绪才是更重要的一点。

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专任导师、该项研究的首席研究员 Nury Vittachi 表示:「人们通过攻击别人来制造笑声。父母轻掐年幼孩子、喜剧演员『辱骂』观众、成功的电视短剧编剧创作威胁一般道德假设的桥段,都属于这种情况。」

为测试这项假设,研究人员分析一些活动的现场反应。当中观众就着某些内容大笑,而这些材料并没有采用先留伏笔再以妙语作笑位的传统笑话结构。观众们并不是鸦雀无声,反而笑得更开心。

创造欢笑的情境
该项目研究在多种「创造欢笑」的情境中,包括讲故事的人和孩子、喜剧演员和观众、父母和婴儿等,笑声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由儿童组成的听众反复地听一个民间故事,这个故事是讲一条「不礼貌的」蠕虫一个接一个地吃掉了它的家人 — 故事引得哄堂大笑,即使故事的发展是如此明显,要猜中也不难。Vittachi 表示:「这里没有什么让人惊讶的地方。我们能让他们笑,是因为我们攻击了他们的基本假设,即孩子绝对不会去吃他们的兄弟姐妹和父母。」

调查人员还研究了专业喜剧演员的行为,发现滑稽电视短剧不再使用以妙语作笑点,而是以不断重复或个人冲突为发笑位。他们还注意到栋笃笑喜剧演员和观众之间故意「敌对」的关系,这以 Bernie Mac 为突出代表,他的开场白总是「I ain’t scared of you m***********s」(我才不怕你这个……)。调查人员指出,在喜剧俱乐部现场表演中,总是会有喜剧演员对着观众摆出一副非常好斗的架势。

研究人员在公共空间观察后发现,父母为了逗婴儿、蹒跚学步的孩子发笑,会对他们的身体「发起攻击」。他们会轻轻地掐孩子的手臂和颈部,将孩子抛进空中,或者是假装要把孩子丢出去。在所有情况中,孩子们的反应都是笑出声来,并且一般都会要求再来一次。这表明引起发笑的原因并不是惊讶,而是攻击本身。

为什么不能逗自己开心呢?
理大的这项研究名为「How to be funny」(如何搞笑?),主要是研究与发笑有关的谜团。为什么我们不能逗自己开心呢?答案是,因为你不会攻击你自己。为什么有些时候发笑是表示尴尬?答案是,总体情绪上的不舒服是不由自主地发笑的源泉。研究假设还对有时被定义为「礼貌发笑」的人类表达方式予以新的理解,并将它们重新归入「因不舒服而发笑」的类别。如果一位令人畏惧的老板在讲话,下属们也会发笑,哪怕是这位领导根本没有讲什么笑话。

这项研究分享了一项试验的轶事证据。在这项试验中,有人在教室中对一个孩子说,他能只用一个词就让她发笑。研究人员随后等了大概10秒的时间,在随便说一个词之前,让紧张气氛先形成起来。此后笑声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这样的笑声并不是由词汇引起,而是源于先前的紧张气氛。

Vittachi 说:「在现实情况下,令人吃惊的是,逗人发笑和所用词汇之间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这完全是和讲者与听者之间容易引起紧张的动态关系有关。」

从2015年3月2日开始,PDF 格式的「How to be funny」报告全文可经由网络刊物《Science 2.0》和nextext.org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