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驱动•质量的铸造者”中国国际工业设计高峰论坛纪实

网络时代的创新设计
–北京大学工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大创新研究院执行院长蔡剑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参加我们中科院深圳创新设计研究院的启动仪式。我们希望在中国不同的学术界能够跨界的合作。北京大学工学院专注的是产业创新,教育、医疗、新能源环保,用新的方式来推动产业转型。很多是经济管理方面的知识,以及人才培养的模式,将来跟深圳创新设计研究院很多的合作空间,对中科院表示祝贺,因为他们经过很多年的努力,实现了这个平台。

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网络时代的创新设计。在很多年前我在硅谷做软件设计,那时候接触到网络和设计的概念。我学机械设计,那时候设计是画机械设计图,用很多的时间在图表上,强调铅笔是一样的。到美国之后看不到,在清华大学教的东西在美国没有用武之地,那时候谷歌,用新的思想改变了美国人的工作、生活、学习的方式。继续研究,为什么网络具有如此重大的力量?这个力量背后的原理如何能够帮助我们看待整个系统?

谈三个观念:第一网络社会注重服务系统设计。第二服务系统设计需要协同长信。第三协同创新需要变革教育模式。

这个图是美国facebook实习生做的项目,互联网的用户做了分析,看到全球不同地区的分布,facebook用户超过13亿人,facebook进入中国,会构成很大的数字洪水,我们研究如何去理解处理他的信息对中国的信息的冲击。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了,同时世界变得越来越大了,大同的社会,大同的理想,在互联网上看到。

传统的中国价格时代已经结束,以前我们靠价值的优势,价值优势是13亿双手用重复的方式把产品高效率的做出来,这个方式存在了很多年,今天随着人工价格的提升,很多工厂开工不足一开工就亏损,这样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了。

产品设计和服务设计有本质的区别。什么是产品的设计,是人工智的构造,是一群人或者是一个人想方设法把自然系统的物质进行改造,最典型的一个复杂产品就是埃菲尔铁塔,用当时最好的技术和管理,实现大的建筑物的构造。过去很多的设计方法论,研究都在其中研究如何把这个产品按照他的功能能够做出来,能够很稳定的做出来。但是这样的方法不适合于服务系统设计。服务系统是由人构成的系统,是高度不确定的,高度不确定的系统当中,又存在着不同的情感,设计师跟产品是分开的,我去设计一个产品,产品不会跟我有感情的互动。如果设计师设计一个服务系统的时候,服务系统存在,对本身服务系统有感情,服务系统有本感情的触动。所以最重要的是服务系统的变化。服务系统类似于什么?是一个社会网络,这个组织一开始是分离的,是乌合之众,各种各样的思潮在一起,不合作,随着某些规律的变化,开始相互讨论,相互演变,相互争论,随着变化趋势,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智慧会聚起来成为一个合作体,就像生物群一样,社会组织是一个进化的过程,进化过程当中人从原始的人类一步一步进化到今天可以使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方式。一个组织的变化,速度超过个体生命的变化,这里面思想的变化是巨大的。

为什么有设计的失败?系统变化当中会出现很多的内耗、摩擦,如果管理不善就会出现演化的思潮。

单纯技术创新战略已经不能适应我们时代的发展。典型的例子,创新过程当中过去提出设计满足顾客的需求,顾客为王,所以有很多的公司集中力量投入研发,把产品的质量做得越来越好。但是有一个叫做优秀者的诅咒,当你的产品做得最好的时候,可能是你这个公司离开市场的时候。

典型的案例是什么?诺基亚,诺基亚的技术比金立好很多,但是他的创新过度之后,技术过好,最后离开这个市场,金立手机还在二三线城市销售。市场在变化,企业创新速度超越了用户的发展,有时候我们没有注意到这个方面。人的欲望不是无兄的,人的欲望是有限的,创新的能力超过欲望的时候,有一天当最好的产品满足所有人需求的时候,同时还有那么不那么好的产品满足需求,当它便宜很多的时候,用户毫不犹豫抛弃质量好价格高的产品。

戴尔儿当时强调低端、大规模的服务销售,让撒母公司在市场上没有定位。

创新只是战略之一,要不断的创新,向更高端的市场发展。战略二,创新之前一定站在客户一边,并不是进化速度最快的。第三个战略,能够不断的改变顾客的需求,能够让顾客有更好的需求,让顾客的需求加速。战略四,乔布斯的战略,过去往往中国忽略了,就是创造更高层次的需求,苹果机所以很成功,不是在低下层次,不在价格、方面、可靠性跟别人竞争,价格很高,也不方便,也不经起摔,只有一条是很漂亮的,很漂亮,造到美感、艺术层面了。

为什么出现这样的变化?是因为我们整个世界的生产力格局和创新模式已经跟我们几十年前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从商品经济时代我们进入了网络资本时代,这张图是福特公司当时率先的流水线,通过通过流水线的管理可以实现很高的生产效率,成为美国的首富。

到今天这样的创新,已经成为企业创新的束缚,今天我们看到深圳最创新的企业,它不是流水线,是一个价值网络,叫做腾讯。通过即时工具有几亿人,相互沟通。这样的方式让我们重新看待这个组织,这个组织的生产围绕着生产是线性,围绕网络化的创新是复杂系统

在过去我们用什么模型?用微笑曲线来解释。我们中国的公司主要组装制造当中,我们的专利技术、品牌服务被海外企业控制,所以我们中国价格这个模式很难成长。于是就有很多的企业家准备转型,往研发方面转或者往服务方面转,但是失败的居多,因为没有用全新的视角来看待组织。一定要把组织的价值看透,不是靠生产、靠设备,还是靠网络。一个网络的价值如何衡量?一个组织如果100人,你的加值不应该是100,应该是1万,因为存在着100人之间的互动,叫做N平方的理论。所以有一个文章讲到买特卡夫的定律,网络的价值和用户的平方成正本,而不是跟用户成正本,网络价值介于用户的数量和用户平方中间的值,应该是N乘以若干N。

几年前我们提出这样的公示,阿里巴巴值多少钱?很多人讲值5个亿,阿里巴巴值500个亿,为什么不一样?应该用这样的公示,V等于E乘以T,乘N的平方。E是每次用户之间一次互动所产生的盈利,模式是依靠与在网络互动当中的信息费用,比如说1%,或者每次占用的利息获得0.2元的利息回报。这样出来的价值比用传统的财务报表的方式衡量出来的互联网公司的价值更准确。那价值是什么?发现价值并不是单纯的的价值,而是服务的价值,服务价值的计量是实物,而不是物理。所以我们出了两本书,中国的价值,还有协同创新论。

现在是管理思想泛式的改变,以前主要研究的是商品,研究给快给快的搞出来,做出来,工业界在这个方面花力气了,那时候我们觉得我们要通过从自然当中不断的获取能量和资源,才能实现商品的加快,所以谈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也不错。现在谈什么?人才是第一创新力,创新和生产过程是不一样的一个工厂的盈利等于生产商品的价格减去变动成本,所以只有四件是可以干,管理工厂,MBA商学院讲很多年都是讲工业管理,到今天这个模式不能培养出来乔布斯,因为过去的范式是有问题的。服务经济是服务,服务是心理感受,不明确灭亡的物流,是人文关系,是情感的协同,不是物理力的系统,不是简单的物质能量的协同,共生的关系,通过人文的方式,通过文化的方式,通过感受的方式可以创造出好的感受,服务体验。这时候的公示成为V等于E×T×N的平方。都是对于世界理解的角度的转换,有很多时候我们的创新在科学的基础之上培养出来优秀的企业家。我经常讲福特不可能出现在牛顿之前,因为有六吨力学有了工程才有这样的企业家。乔布斯也不太可能出现爱因斯坦之前,未来的创新,我们为什么要解决钱学森之问,我们要深思教授和科学家应该专心的把理论深入研究下去,当我们的教授和学者、科学家都在忙着成为乔布斯的时候,中国一定出不了乔布斯,更加出现不了爱因斯坦,未来靠企业家、科学家协同,成为价值创造的主要推动者。

我们讲服务系统,机遇网络视角来看,服务视角很不容易,大家可以读哈肯写的协同论,服务系统里面大系统里面有三个,一个是不确定,一个是不一定,陈旧的模式很多时间不利于系统的发展,有机械、变革的力量将系统推向失衡点。中国不断有不稳定的现象发生。

支配原理,慢变量支配快变量决定系统演化过程,慢面变量使系统脱离结构,快变量使系统稳定下来。思考一下跟我们直观感受不一样的,限制你的感受是慢变量,体制成为企业创新的慢变量,体制如果不改变,企业再怎么努力创新,很可能效果是有限的。 续参量原理,内部自组织产生,出现后具有控制中心作用。

用这样的理论做研究,网络当中的系统是如何难以管理。第一个例子,我们做微博的研究,当时做谣言研究,创新当中负面的力量就是谣言。谣言金庸先生去世了,到了某一天8:41,金庸开始辟谣了,同志们、同学们我没有去世,我还在世上。红色的微博发了之后,这个话题才没有人关注了。什么意思?辟谣之后,大部分的成本是在辟谣之后,而不是辟谣之前,一旦辟谣之后信息衰减了,因为大量的粉丝和不准确信息,当群体在一起的时候,用非实名,出来内部的内耗非常大,系统的稳定成本非常高。这样我们去思考,你作为一个互联网企业,做一个社区的时候要靠系统当中是否存在有序的变量。我们讲到协同代价。

不能单纯的机械组合的方式看待世界,一定是动态、发展的变化,从系统来讲从宏观到微观是分层结构,有很多的文章都可以做。看什么?看整个城市,城市的构成至少十层以上的系统,最低下是物质,下面有自然的作物,生态、上面还有集体、组织、产业、经济、政治、文化、价值。所以一个城市的系统变化不是那么的简单,这个系统之间是不断的有提升、衰减,所以物质世界、精神世界,特别是符号世界共同构成了社会自然分层价值互动系统,所以一定要把分层系统模型要清楚。

怎么样去考察?人不管怎么样是思维主题,人有五种思维,批判、美学、生命(谐音)。我们过去的培养模式是知识来培养,学了很多的书,记下来的东西非常小,但是他的思维形成范式,所以创新思维会影响到人的互动。基于这样的理论,我们就要思考,未来怎么样管理和创新服务系统?就是这个模型。整个互联网、整个网络社会被分层结构管理的,这个结构下面是物质系统,上面是精神系统,中间是人工系统。所以是到软件,有一个做集成电路的,因特尔出来之后就有一个层次,就是做数据库的,才有做路由器的,信息在信息之上,还有一个公司侨眷谷歌,做信息、网页的搜索。谷歌出来之后,很多人讲互联网没有伟大的公司,很快出现facebook,做人的互动、信息的交流,他的价值远远超过了你网页的搜索,现在美国有一句话,叫做如果国王要你去死的话,你不要死,你上facebook,你就可以保了,成为社会的主体。年轻人可以约奥巴马谈一谈民主。后来出现微博,tvitter微博出来之后,是不是又超越他们了?有一个是有名,在未来会超越微博的功能。整个服务系统都是在不断的演化过程当中。

我们有很多的企业顶住自然市场,我们要理解网络服务系统,我们做的是机遇生命六和大数据的人才互动服务品太,如果我们有一个数据库,把全天下的人才进行检索、分类、关联,可以做每天精准化的数据分析。这样一个系统可以简答的满足我们企业的人才需求。未来彻底改变我们的服务系统的交互模式。

我们用来做什么?做教育改革,所有的梦想,所有的理想都需要人来实现,我们做了一个实验,从北大80年代开始,开始用计算机方式做竞争性模拟,我们搞打赛,一方面是现场,一方面是网络化的,连续两年基本上每年都在做创新大赛,在今年国际创新大赛,在2012年的时候在中关村举办的比赛,超过10万的点击,有1万多个团队预计报名,应该是最大规模的比赛之一。这个团队整个的管理、服务、评价,我们需要多少人? 需要两名工程师,他进行互动的评价,到决策之后我们请评委现场评分,这个比赛没有被选手投诉过,极大了选拔人才、培养人才的成本。

最后我想总结一下服务系统的设计我们一直在做,30年的改革开放的,30年的创新就是巨系统的创新案例,中国是又有创新理论的,我们有创新设计理论的。深圳的变迁,30年你可以看到不断的变迁,首席设计师就是邓小平先生,他的设计思想就是实事求是,所以我们仔细分析理解他的思想,我们把深圳作为一个创新的案例,把深圳作为我们未来创新的一个主体,我们都是系统当中的参与者、共同开辟中国未来的服务业的创新,探索我们中国的协同创新之道。

为此我很愿意跟深圳创新设计研究院和各位共同努力,不断的研究,能够让我们踏上协同创新之道。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