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豪斯三大基础课程之立体构成探析——纪念包豪斯100周年课程教学研究系列

摘 要:为纪念包豪斯成立100周年,回顾包豪斯三大基础课程之一的立体构成的形成和发展,探究艺术设计专业构成基础课程的未来走势;通过大量的文献调研,总结了立体构成的形成和影响的三大因素;立体构成的形成受到各种艺术变革的影响,西方现代画派如立体主义、未来主义等,催生了俄国“构成主义”、荷兰“风格派”,同时以各种形式影响并促进包豪斯立体构成的形成;“立体构成”课程教学的形成最早源于纳吉,最终实现并具体实施于阿尔巴斯,是阿尔巴斯运用纸张等各种材料进行空间构成的训练,奠定了现代立体构成课程的基础。
关键字:包豪斯;立体构成;现代画派;“构成主义”;“风格派”


一、包豪斯与立体构成

图1 德骚包豪斯校舍(1925)

包豪斯(Bauhaus),又称“国立包豪斯学院”(Das Staatliche Bauhaus),1919年由建筑家、设计理论家瓦尔特·格罗披乌斯(Walter Gropius,1883~1969)创建于德国魏玛,也是世界上第一所从事设计教育的学校(1919~1933,图1)。其实,包豪斯的建校时间不长,从1919年成立到1933年解散,只有短短的14年时间,期间学校还搬迁了三个地方。根据其校址的地点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魏玛时期(1919~1925),由格罗披乌斯担任校长,这一时期本着“强调艺术与技术统一”的思想,形成了艺术教育和手工制作相结合的“双轨制”教育体系。第二阶段德骚时期(1925~1932),从1928年开始由汉内斯·迈耶(Hannes Meyer,1989~1954)担任校长,这一时期整改教学课程,将教学与实践相结合,但是迈耶的共产主义情怀让包豪斯逐渐走向政治化,从而导致包豪斯面临巨大的政治压力,最终迈耶被迫辞职。第三阶段柏林时期(1932~1933),由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1886~1969)担任校长,他将学院的教学中心转向建筑设计,同时还成立了最早的室内设计系,但其办学精神为纳粹党所不容,随着1933年希特勒的上台,包豪斯被迫关闭,结束了14年艰难的发展历程。不可否认的是包豪斯在这短短14的时间内奠定了现代设计教育的课程结构基础,影响了现代设计教育的发展走向,尤其是三大构成的建立,肯定了基础设计教育的重要性,同时也使基础设计教育有了一个系统的课程框架。

图2 阿尔巴斯

1919年第一批受聘来到魏玛包豪斯学校的只有三名教员,分别是:约翰内斯·伊顿(Johannes Itten,1888~1967)、格哈德·马科斯(Gerhard Marcks,1889~1981)和里昂·费宁格(Lyonel Feininger,1871~1956)。在伊顿的建议下,格罗披乌斯同意包豪斯学校建立基础课(Vorkurs),伊顿作为第一个创造现代基础课的教员,对包豪斯基础课程的建立和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人的作用。立体构成作为三大基础构成之一,其目的在于培养学生对三维空间和材料工艺的理解以及拓展思维,这也是一种理性的、科学的思维,正如立体构成的缔造者、包豪斯基础课程最后一位负责人约瑟夫·阿尔巴斯(Josef Albers,1888~1976,如图2所示)在基础课上对学生所说:“要想让形式达到经济的效果,使用的材料必须是经济的……现在我要你们拿起手中的报纸做出点什么东西来,希望你们尊重这些材料,用任何合理的方法利用它,要保持它固有的特性……”[1](P.13)

二、立体构成的定义及形成

“构成”一词源于俄国的“构成主义”,其概念首先是弗拉基米尔·塔特林(Vladimir Tatlin,1885~1953)提出的。[2]“立体构成”也被称作空间构成,是由包豪斯教师阿尔巴斯创立的现代设计教育基础课程之一,是运用一定的材料,按照一定的构成原则和形式法则,对三维空间中造型元素进行组合,研究空间立体形态的构成规律的课程,也是一门将技术、材料、加工、设计融为一体的基础课程。[3]

图3 阿尔巴斯折纸作品

构成基础课的确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三大构成也不是单独发展形成的,期间经历了不断的探索和改革,从基础课的创建者来看,包豪斯基础课程聚集了现代艺术变革的实验成果,进而逐渐形成了一套较为成熟与完善的基础课程。包豪斯成立之后,第一任教师伊顿建议创建基础课程,并经过基础课程的训练要求学生掌握平面、立体的形式和对色彩、肌理的理解,伊顿所创立的基础课在某种程度上为包豪斯基础课程的发展和完善奠定了基础。1921年,荷兰“风格派”领袖里奥·凡·杜斯伯格(Theo Van Doesburg,1883~1931)来到德国魏玛,同时将“风格派”的精神和“构成主义”的观念引入包豪斯,主张理性的表现和严格的结构秩序,进而促进了构成教学占基础课程的主导地位。[4]由于杜斯伯格在教学上主张无政府主义,而伊顿信仰的宗教则是充满神秘主义,可能将包豪斯带入两个极端,基于上述原因,在1922年格罗披乌斯首先劝退了伊顿。1923年,莫霍里·纳吉(Laszlo Moholy­Nagy,1895~1946)来到包豪斯并取代了伊顿的位置,格罗披乌斯希望纳吉能够对基础课程和教学大纲进行改革,纳吉也将“构成主义”带进了基础课程,要求学生掌握形式和色彩的客观分析,通过实践使学生了解如何客观地分析二维空间的构成,进而推广到三维空间的构成上,让学生从个人感性的艺术立场转变到较理性的、科学的立场,进而奠定了立体构成的教学模式。随后,阿尔巴斯加入包豪斯导师队伍(1920年在包豪斯学习,3年后成为该校老师的)。1928年随着纳吉的辞职,阿尔巴斯顶替纳吉负责所有基础课程的教学。阿尔巴斯对各种材料的应用和使用的可能性有很大的兴趣,尤其在纸张的应用上他首创了以纸板材料进行构成教学的方法,研究纸质材料的空间美感(图3),奠定了立体构成的基础。与此同时,阿尔巴斯注重培养学生设计出经济实用的产品的能力,这一理念使得包豪斯真正走上应用设计教学的道路。[5]从此,我们今天艺术设计专业教学大纲中的三大构成之一的立体构成也基本成型。

三、立体构成形成的影响因素

德国包豪斯学校的成立与雕塑、建筑、绘画和技术发展密不可分,其基础课程更是19世纪下半叶以来现代艺术变革的视觉实验的集大成者。立体构成作为研究三维空间形态的课程,对培养学生对三维立体空间的理解极为重要,而立体构成的形成受到各种艺术变革的影响,西方现代画派以各种形式影响并促进包豪斯立体构成的形成,“构成主义”、“风格派”通过构成主义者和风格派者到访包豪斯,将“构成主义”和“风格派”的思想带入包豪斯课堂,进而从不同程度上影响包豪斯基础课程的形成,尤其是立体构成的形成。

1、西方现代画派的影响

20世纪初在欧洲涌现了许多艺术改革运动,这些改革运动从各方面对传统艺术进行了全面的改革,这些艺术改革浪潮的影响十分深远,也给包豪斯带来了新的启示,所形成的不同的现代画派,如:表现主义、立体主义、未来主义、达达主义等,都以不同的形式影响着包豪斯立体构成的形成,其中立体主义和未来主义对立体构成的建立影响最大。

图4 毕加索作品

立体主义(Cubism)是1907年起源于法国的一场现代艺术中最重要、影响最深远的运动,其基本原则是将客观世界完全抽象为几何形态,色彩也越来越单纯,其代表人物毕加索更加趋向于与机器美学相联系的几何化表现(图4)。立体主义随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而发展到欧洲各国,在法国立体主义的影响下,俄国“构成主义”、荷兰“风格派”也随之产生,[6]并且逐渐走向绝对抽象,与此同时其他各国也迅速发展出新的风格。可以说,立体主义是20世纪初现代主义运动的核心与源泉。随后在意大利发展起来的未来主义(Futurism)崇尚现代技术,赞颂机械之美,未来主义画家在绘画中表达出速度和运动。为了更好地表达未来主义的精神,未来主义画家则从立体主义中借鉴几何形式,立体主义也从未来主义中借鉴工业化气息和机械特征。在立体主义和未来主义的综合影响下,俄国“构成主义”者们颂扬机械的美,崇尚工程结构,并且形成了马列维奇(Kazimir Severinovich Malevich,1878~1935)的“至上主义”小组,力求在结构的基础上探索全新的设计语言。荷兰“风格派”代表人物蒙德里安也在晚期的绘画探索中加入了立体主义因素,立体派逐渐走向纯粹抽象。[7]

2、俄国“构成主义”的影响

图5 李西斯基作品

图5  李西斯基作品

俄国“构成主义”是发展于1917年由一批先进知识分子探索的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前卫设计探索运动,构成主义者力图表现新材料的空间结构,强调空间的动与势,这一运动的探索是一种意识上的转变,认为技术和艺术不可分,“构成”或是“结构”才是设计的出发点,[8]这一观点也直接影响了包豪斯的教学和基础课程的形成,同时也是包豪斯对俄国“构成主义”成果的吸收最明显的体现。

包豪斯建立之初,格罗披乌斯抱着“艺术与技术统一”的思想,形成了将艺术教育与手工业相结合的新型教育制度,随着德国工业的发展,手工业的生产方式已远远不能满足生产需求,而“构成主义”主张并重视“结构”的思想,让格罗披乌斯大受启发并转向对工业化和“结构”的重视。1922年包豪斯举办了“构成主义者与达达主义者大会”,构成主义大师李西斯基(El Lissitzky,1890~1941,参见图5)和荷兰“风格派”奠基人杜斯伯格参与大会,纳吉作为杜斯伯格集团的一员也参与了大会,不同思想的碰撞,进而形成了新的国际构成主义观念。1923年俄国文化部在柏林举办的俄国新设计展览,促使格罗披乌斯将包豪斯表现主义的教学方向转向理性主义,对包豪斯的基础课程和教育思想受到很大的影响,[9]纳吉受到俄国“构成主义”倡导者塔特林和李西斯基的影响,他相信简单结构的力量,在包豪斯各个方面推进“构成主义”的思想,同时逐渐将学生表现主义的立场转变为理性主义,也使“构成主义”在包豪斯得以延续。

3、荷兰“风格派”的影响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荷兰作为中立国免受战争的摧残,同时也给各国艺术家、设计家提供了一个庇护所,特别是前卫艺术家聚集于荷兰,使“风格派”得以发展,“风格派”正是1917-1928年之间发展起来的一个松散的集体,靠同名杂志《风格》(De Stijil)维系整个组织。“风格派”的思想和造型语言也随着其发起人杜斯伯格到访包豪斯,给包豪斯带来了极大的影响。

图6杜斯伯格作品

图6 杜斯伯格作品

荷兰“风格派”主张绝对抽象,通过几何结构单体展现一种简化的性质,反复运用三原色和中性色,认为艺术要“抽象的简化”。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1872~1944)受到数学家兼哲学家朋友马修·舍恩梅克斯(Mathieu Hubertus Josephus Schoenmaekers,1875~1944)的哲学思想影响,认为纵横的直线和三原色构图才是永恒的绘画,他曾说:新的“艺术”……是通过直线和明确的原色来表达的……,[10]进而逐渐走向高度理性主义。荷兰“风格派”的代言人里特维尔德(Gerrit Rietveld,1888~1964)则将蒙德里安平面上的创作延伸到三维空间,他曾说:“结构应服务于构建间的协调,以保证各个构件的独立与完整,这样,整体就可以自由和清晰地竖立在空间中,形式就能从材料中抽象出来。”[1](P.7)在蒙德里安的影响下,杜斯伯格等人的作品逐渐向绝对抽象过渡,最后放弃了蒙德里安纵横的直线,引入斜线形成更具动态感的画面(参见图6)。杜斯伯格同时受到构成主义大师李西斯基的影响,“风格派”与“构成主义”在艺术手法上十分相似,强调“元素”在新的组合结构中新的视觉意义的同时,重视“元素”的独立性和秩序性。1921年杜斯伯格到访包豪斯,便被这一所以社会实验开展起来的学校产生了浓厚兴趣,同时将《风格》杂志迁移到包豪斯出版,他抨击包豪斯浪漫主义的、非理性的发展方向,进而促使包豪斯教学逐渐趋于理性的、秩序的发展方向。

四、结语

包豪斯作为世界上第一所设计教育的学校,其影响是世界性的,被纳粹政权放逐的一批年轻的艺术家、设计家将包豪斯的影响带去世界各地,进而影响了世界的现代设计的发展。作为现代设计教育的先行者,包豪斯独创的设计教育体系给中国的设计艺术学科教育体系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并从不同方面影响了工业产品设计、视觉传达设计、环境艺术设计以及建筑设计,包豪斯所形成的基础课程将平面、立体、色彩的研究独立起来,也第一次让视觉研究建立在理论的基础上,即使在21世纪的今天,包豪斯基础课程仍然是现代各高校设计教育的基础必修课程。三大构成之立体构成在教学中是最容易被忽视的课程,但是却是在诸多风格和流派的影响下逐渐形成的,在立体主义和未来主义等西方现代画派的影响下,俄国“构成主义”、荷兰“风格派”随之产生。“风格派”的思想也随着杜斯伯格到访包豪斯而得以进一步发展,“构成主义”的思想或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包豪斯的教员——纳吉,最后是阿尔巴斯运用纸张等各种材料进行空间构成的训练,奠定的现代立体构成课程的形成基础。在包豪斯成立100周年之际,梳理其基础课程教学形成的过程,探究立体构成的形成影响因素,不仅是对包豪斯学校对现代艺术教学所作贡献的回顾,同时有助于构成基础课的进一步延续与发展。


参考文献
[1]张海力,郝凝.立体构成[M].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5:13,7.
[2]张炯炯.高校设计学类《立体构成》课程教学的思考[J].淮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37(01):139.
[3]王彦娜,孙婷.对于立体构成课程的一些思考[J].现代装饰(理论),2013(10):245.
[4]陈祖展.立体构成[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7.
[5]夏缘缘. 视觉设计基础课程的发展、演进与重构[D].天津大学,2014.
[6]王受之.世界平面设计史[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2:134.
[7]尉聪.浅析20世纪初立体主义对现代平面设计的影响[J].西部皮革,2019,41(10):28.
[8]刘丹. 构成主义对包豪斯教学理念的影响研究[D].景德镇陶瓷学院,2014.
[9]王受之.世界现代设计史[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2:127.
[10]J.W.德鲁克,张斐然,易晓.包豪斯与风格派:荷兰先锋运动对德国设计的影响[J].装饰,2019(04):69.


图片出处
图片1来源于:https://baike.baidu.com/item/包豪斯/213896?fr=aladdin
图片2、3来源于:https://max.book118.com/html/2017/0503/104042899.shtm
图片4来源于:http://www.sohu.com/a/336722354_656460
图片5来源于:http://zixun1.blog.163.com/blog/static/115161052010102251056792/
图片6来源于:http://baijiahao.baidu.com/s?d=1582288324283528450&wfr=spider&for=pc


Three-dimensional Composition of Bauhaus’s Three Basic Courses—— Teaching Research Series for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Bauhaus
WU Wei ZHANG Shi-qiu
(College of Fine Arts, Hunan Normal University, Changsha, Hunan 410006,China)
Abstract:To commemorate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Bauhaus,We look back on the 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three-dimensional structure of one of the three basic courses of Bauhaus and explore the Future Trend of Basic Courses for Art Design Major.Through a large amount of literature researches,we summarize three main factors of formation and influence of three-dimensional structure.The formation of three-dimensional structure is influenced by various artistic transformation.Western modern painting schools, such as cubism and futurism, gave birth to Russian “constructivism” and Dutch “De Stijil”.At the same time, it influences and promotes the formation of Three-dimensional Composition of Bauhaus in various forms.The formation of Three-dimensional Composition course originated from Moholy­Nagy and was finally realized and implemented in Albers.Albers use paper and other materials for space composition training, laying the foundation for the formation of modern three-dimensional composition curriculum.
Key words:Bauhaus; Three dimensional constitution; modern painting school; “Constructivism”; “De Stijil”


作者
吴 卫 张仕秋(湖南师范大学 美术学院,湖南 长沙410012)
简介
1、吴卫(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学日本千叶大学デザイン学科。现为中国包装联合会包装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湖南省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工业设计分会委员、湖南省设协设计艺术理论专业委员会主任、湖南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现主要从事传统艺术符号和高校艺术教育理论研究。
2、张仕秋(1992~),女,四川宜宾人,现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18级硕士生,主修视觉传达设计与理论研究。通讯地址:湖南师范大学桃花坪校区研究生宿舍10栋,410006。TEL:1511633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