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th“大师班”日本行系列报道

活动策划:林家阳
编辑顾问:娄永琪 喻大翔
学术指导:赵 明 谌 涛
总 主 编:喻大翔
主 编:陈庆军 赵昆伦 高巍巍 汤翔燕
责任编辑:李 雯
编辑团队:朱心怡 熊 妍 肖诗梦 闫 明
活动主管:张嬿雯 王亚琦
组织单位:同济大学设计艺术研究中心
支持单位: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

一、乃村工艺社,行走于美学与技术之间

撰文:陈庆军 / 安徽大学

东京台场的地铁站口,有一幢颇具特色的建筑,便是乃村工艺社的办公大楼。24th大师班团队很幸运地走进这幢建筑,感受日本一流设计企业的创意氛围,并与该企业进行互动交流。

位于东京台场的乃村办公总部 / 摄影:朱心怡

创业于1892年的乃村企业,致力于“空间”营造的全新价值创造,一路高歌前行,在日本和世界各地,留下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

学员们在乃村工艺社参观“光之箱”公益设计作品
摄影:陈庆军

乃村工艺社一楼大厅展示的舞台互动装置模型,是该企业创业之初的经典作品。一百年前,乃村致力于舞台美术的设计和制作,从那时候开始,他们积极拥抱时代和技术,对于理念、材料、工艺等方面的创新从未停止。一直到现在,无论是展陈设计、互动装置,还是场景营造、商业氛围,无不体现出乃村对于前沿技术的驾驭,以及美学和技术的平衡。

大师班学员与乃村工艺社员工交流 / 摄影:朱心怡

在乃村的创意哲学中,他们探索人与人、人与物、人与信息相互交流中的各种文化主题。乃村的核心层告知大师班的学员,他们正在进行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部分场景设计,这一定是值得期待的世界级创新作品。

乃村工艺社的员工活动区 / 摄影:陈庆军

(左)乃村工艺社一楼大厅舞台美术模型装置
摄影:李敏
(右)模型装置局部细节 / 摄影:盛玉雯

乃村工艺社,在美学与技术之间行走自如,从东京国立博物馆“松林图屏风”的数字影像展示,到丸之内的Good Design 1KG 展览,甚至是银座街头不经意遇见的橱窗美陈,均体现出美学与技术的深度结合。

二、凝思预测——从武藏野校长的话说起

撰文:高巍巍 / 北京对外经贸大学

戊戌己亥交替之间,我们来到东亚文化艺术不可忽视的一片宁静之地——日本武藏野大学。

Tadanori Nagasawa 武藏野校长 / 摄影:朱心怡

之前一晚分享沙龙party搞到后半夜2点,我与紫砂壶大师一起喝酒,饮茶,聊艺术的变迁,艺术金融,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好多好多话题。突然间,武藏野校长今天中英文夹杂的演讲,以及他说的forecasting,成了我们最大的兴趣点。

煮酒论英雄 / 摄影:李 敏

预测之于经济学家:忙着数“黑天鹅”与“灰犀牛”。

预测之于政治家:川普发起中美贸易战已经搅得所有政治家喘不过气来,没有预测,只有应付大嘴巴的各种畅快淋漓。

预测之于军事家:中东危机;俄乌对峙;东亚和平这些焦点抵不过《论持久战》印刷热销。

预测之于艺术教育家林家阳教授、之于Tadanori Nagasawa 武藏野校长:是坚持和信仰;是对现实问题的勇敢面对;对艺术创新领导力的提倡;对新科技帮助实现艺术思想的坚信。

预测之于坚守中国传统文化大师家族的80/90后传人:是一种中国人的美好生活方式的探索、寻根、发扬;是中西方精英教育下有家教、有传承、有情怀、有克制,更是有趣的一群人在思辨中慢慢前行。

何健老师细说紫砂 / 摄影:李 敏

这位做了20多年校长的教授气场非凡,儒雅深邃,侃侃而谈,尤其飙英文的自然与睿智,彰显他中西文化融合后反哺和深耕日本艺术教育的抱负。这一点,林家阳教授也是同一类人种。鬓已秋,江湖甚好,武功正臻上乘,未来谁主沉浮?

凝思预测艺术教育的下一个风向标——艺术创新领导力,艺术与人工智能,中国人的美好生活方式,新东方主义——who knows , 说不准我身边就会产生一位世界级艺术风向标的引领者呢。

三、东洋之阴

撰文:刘莎燮 / 同济大学设计艺术研究中心
摄影:刘莎燮

在日本国学习、生活、工作了十一年的地陪陈导告诉我们,日本人喜欢把亡灵安息地选置在住宅中心的区块,越是富人越讲究,一般都喜欢把墓穴安放在亲属住地附近。

墓地索引地图

环视一圈,国立新美术馆就在马路斜对面二百多米,四周住宅高楼林立,应证了陪同的话语:最好的地点给了亡灵,让后人敬仰祭拜。

两棵记录墓园历史的银杏树

中国大相径庭,我们的墓址都在近郊县,布局和朝向虽有讲究,但决无在住宅闹市区建陵园的案例,这当然是不同文化造成的。从日本人对墓地的选址,更能体现对逝者的尊重。

墓地不远处的住宅高楼

活着、走了都和亲人在一起,那是件多么美好的事。阴阳两相望,阴中见阳,阳中有阴,在这块土地上同呼吸共命运,生生不息传承后代,这大概是日本人的观念了。

墓地环境

四、留下来 带回去 住后传
——浅谈在日本的中国工艺制品

撰文:闫 明 / 郑州轻工业大学

位于东京的世田谷区,每年1月的15至16日和12月的15至16日,开办日本关东地区历史最悠久(至今已有440年历史)、规模最大的跳蚤市场。

古董、战前明信片、旧唱片、漆器制品、二手衣服等,唯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我有些奇怪,在中国相当昂贵的纺织、缂丝、和服制品,为何却流入日本的跳蚤市场,价格几乎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口日本时相同?

世田谷跳蚤市场 / 摄影:李 敏

留下来

走在下北沢的路上,非遗传承人吴老师向我娓娓道来……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处于经济发展高峰期,中国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帮日本做丝绸等纺织品,随后这批东西就留在了日本。随着日本经济下滑,年轻人对传统工艺的淡漠、无视或者说不了解,造成大量工艺制品流入二手市场。

世田谷跳蚤市场 / 摄影:李 敏

带回去

吴老师说,中国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的三十年左右,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丝绸工艺品,无论技艺、图案和色彩,都是顶峰和精华的东西。如今,随着国家和民间对非遗工艺品的重视,价格几何级上涨,老百姓消费不起;又因为没有市场竞争机制,导致技艺水平严重下滑,局面令人忧虑。作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有责任将东京跳蚤市场的民族工艺品买下来,带回去,也留存一段宝贵的历史。

和服腰带制品 / 摄影:刘 旭

传下去

带回中国,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展示给现代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用怎么样的文化责任与工匠精神,才能做成以前这么精致的东西,让老祖宗留传下来的优秀遗产,再度在我们的生活中复活与复兴,并宏扬光大起来。

前期系列报道请查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