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刚政治波普化肖像作品探析——中国波普艺术现象研究系列

摘要:研究张晓刚政治波普化肖像作品的特色,同时更全面地解读其作品中所揭示的深刻内涵,推动和发展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实践。从张晓刚的求学经历和艺术成长背景入手,运用符号学的方法研究其脸谱化肖像能指背后的思想内涵所指。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其将本土文化与当代艺术的政治波普手法相结合,切入中国文革历史的精神内核,创作出具有以下特征的脸谱化肖像作品:人物肖像的同质倾向、画面细节的减法处理、伤痕光斑的艺术修饰。其个人的艺术创作实践和经历对中国当代艺术思想解放、创造全新的艺术风格有着先锋般的推进作用。


一、背景

上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步入改革开放的发展轨道,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发生了重大变化。国内市场经济逐渐开始活跃,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显著提高,与世界各国的经济、文化交流使人们的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解放,艺术家的创作环境更加宽松自由。在改革开放的热潮下,各种西方的哲学和文艺思想的涌入激发了我国文化艺术领域的蓬勃发展,此时的中国美术界在学习和模仿西方艺术观念和形式的同时,也发展出了诸如乡土现实主义、85美术新潮、后89’美术运动和政治波普等新的艺术思潮。这些艺术思潮促进了艺术观念的变革和更新,使得艺术家的个人意识开始觉醒,关注平民的现实生活并从中寻求自己的艺术语言。而其中的政治波普大概是继85美术新潮之后对中国当代艺术影响最深的艺术潮流之一。中国的波普艺术具有显著的本土特色,反映出经历了六、七十年代的政治动荡以后,处在转型期的中国社会的文化特征,因此一些平凡“革命群众”的政治形象被作为视觉符号开始应用在艺术创作中,作品多呈现玩笑、幽默或调侃,带有政治色彩的波普艺术开始在中国流行,正如当代著名艺术理论家栗宪庭所言:政治形象就是把握中国文化的切入点。[1]

张晓刚作为当代艺术领军人物之一见证了中国当代美术近30年来的发展,可以说是中国当代艺术创作发展的一个典型“缩影”,其作品以当代艺术的视角重新解读了过去那个特殊时代的图像历史,不仅宣扬了自己的艺术思想主张,同时也探索出了一种新的艺术语言符号——政治波普化人物肖像。在张晓刚的《大家庭》系列作品中都有着统一的特征:以两个、三个或一组穿着中山装的半身像人物组合而成的老照片,而画中的人物形象几乎都有同样的装束、面貌和表情。这种单眼皮、瓜子脸、下颌单薄、眼神呆滞、面无表情,给人以千人一面之感的人物形象,印记着张晓刚的独特个人风格,是他那个时期油画作品的典型代表。符号具有能指和所指两层含义,艺术中的符号即是将原有的观念提炼和简化,再处理后形成一个可被识别的并能表达创作者思想和意图的视觉符号。[2]艺术家通过艺术符号来组成一个完整的画面结构,从而实现表达自己的情感和观念的目的,因此符号成为了艺术家表达个人艺术情感和观念的关键元素。艺术符号的表达往往具有自定义性,是艺术家情感、思维、意志的一种传达和转译方式。因此从符号学的视角来探析张晓刚的艺术作品,通过对其作品中艺术符号的能指形式的剖析,能够更加全方位、多角度地探析张晓刚作品中想要表达的所指内涵。

二、张晓刚简介

图1 张晓刚(1958~)

张晓刚(1958~,图1),1958年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82年(24岁)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现在北京生活和工作。他作为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之一获得了广泛的国际声誉,[3]曾多次应邀参加国内外知名艺术展览,如中国现代艺术展、中国当代艺术文献资料展、九十年代中国美术(油画)双年展、第二十二届圣保罗双年展等等,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美术馆、画廊以及私人收藏,是2007年“国家精神造就者荣誉”得主,2009年其作品拍卖价格曾创下在世的亚洲画家最高拍卖记录,其作品是当代艺术中蕴含中国情境和文化的最佳体现。[4](P.169)

张晓刚在昆明出生,但其童年却是在四川成都度过的。张晓刚的外公是秀才出身,后继承祖业行医,其母亲自小便接受写字作画的传统教育,因此受其母亲影响张晓刚从小就喜欢画画。17岁(1975年)时受到水彩画家林聆注1老师的启蒙,开始学习素描和水彩。1978年(20岁)文革结束恢复高考之后,他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由此开始了他的艺术生涯。在川美学习期间,他阅读了大量的艺术书籍、看了不少画册,通过借鉴他人的艺术作品,不断探索自己的绘画风格,这对他以后的创作有着很大的帮助。虽然在学校接受的是传统写实主义技法的教育指导,但他却痴迷于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尤其推崇后印象派大师的作品,其毕业作品《草原组画》系列便是在后印象派大师凡高、米勒的影响下创作出来的,并于1982年(24岁)发表在《美术》杂志上。张晓刚起初毕业分配并不理想,而是分配到了一个玻璃厂并没有从事绘画工作,但他却一直没有放弃过艺术理想,期间还创作了《黑白之间的幽灵——住院日记》等作品。19854年(27岁)同朋友自费筹办了南京、上海的“新具像画展”,随后又和友人在昆明创立了“西南艺术群体”,同年开始在四川美院代课,至第二年10月(1986年,28岁)张晓刚正式调回到四川美院师范系执教。1992年(34岁)张晓刚去欧洲学习,参观了很多美术馆,在那里他接触到了他所崇拜的西方大师的原作,其中德国波普艺术家里希特(Gerhard Richter,1932~)注2用照片绘画的创作方式对他的影响最深,回国以后他开始创作大量的以家庭、亲情为题材的政治波普化肖像作品。

张晓刚在其创作中以记忆的方式来看待生活,看重人内心的感受,而不是简单地关注形式,用感性、直觉但不是情绪化来回味生活、体验人生,并用自己的艺术语言表达出来。透过张晓刚创造的人物肖像画,可以看出个人以及集体在当时政治背景下的茫然和压抑,以及想挣脱政治意识束缚的欲望。张晓刚曾在自己的个人日记中说到“所谓风俗对我来说毫无意义”,“而是表现心灵对自然的一种特殊感应”。[5]这种强调个人感觉的绘画风格与当时强调代言社会的主流截然不同,但确立了艺术家的个体立场和批判意识。[4](P.168)

三、张晓刚政治波普肖像作品分析

张晓刚将文革时期的老照片(从上世纪50 年代末到70 年代)作为素材创作了《大家庭》系列,他运用西方照片绘画的艺术手法把老照片中人物肖像的脸都处理成一张张木呐、呆滞、面无表情的形象。通过人物肖像的同质化来表现一个大众化、符号化的肖像,使人易于辨认且印象深刻。除了人物面孔都相同外,画面在构图、色彩等方面进行减法处理,以此体现旧照片的时间性。他还在画面中加入了像伤痕一样的光斑进行修饰,与原本灰色调的画面形成对比,进一步彰显了人物之间自然遗传的连接关系,以及对特定意识形态所留下伤痕的反思。张晓刚的这些脸谱化面孔是对那个特殊时代社会、集体以及家庭的二次呈现,传达出具有时代意义的集体记忆,从而激发观者的某种共鸣。

1、人物肖像的同质倾向
“同质异构”是美国著名格式塔心理学家阿恩海姆(Rudolf Arnheim,1904~1994)的审美心理学理论。[6]通常讲的“同质异构”,是指在艺术作品中,用相同的“材质”或“共用形”迎合不同的“形状”,从而产生有趣的画面。同质异构有点类似修辞手法上的“通感”,所谓通感是指不同事物引起的不同感觉之间存在的某些共性,可以通过一种现象或情境而产生彼此交错相通的心理经验。[7]其本质是通过大众所熟知的事物来传达一个新的形象及其特征、意义。运用这样反复复制的表现手法,往往可以更加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达到新奇夸张的效果,使作品具有大众性、通俗性等多重审美特征。而张晓刚的“家庭式的老照片”系列作品(如图2、3)均是用同样的手法不断复制同一张脸谱,但用不同性别和妆束的形象呈现,然后重构出类似上彩后的黑白照片形式的绘画作品,反映的是中国缺乏个性的整个群体,再现了政治对家庭亲情的侵权,是对那个集体主义意识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时代的真实写照。如图2、3在不同场合、不同年龄段、不同身份甚至不同性别中都运用几乎同一张同质化的面孔(共用形),而且是用同一精神面貌的面孔来表现,这是张晓刚《大家庭》系列作品的一个显著特征。张晓刚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原是来至于很多文革时期的老照片,经过精心的选择和评估后进行再创作的。用这样一个人物肖像通过同质异构的表现手法组合成两人、三人和多人的全家福合影图式,对传统家庭中亲情血缘含义的表达来说再合适不过了。生活在一个大家庭中,人们有着同样的血缘、同样的相貌、同样的妆容、同样的生活习惯,通过这种近乎不断复制、重构的手法,使家庭成员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不知不觉中深深地烙印在观赏者的脑海里。

图2 血缘:大家庭3号(1995,37岁)

图3 大家庭之一(1996,38岁)

在张晓刚《大家庭》系列作品中要画的不是某一个具体的肖像画,而是一个时代的公共模式的反映。既是文革时期的集体面孔,也是现实社会中的每一个“孤独的人”的写照。可以看出张晓刚运用同质倾向的方法表现人物面孔,这种既委婉又强迫的表现方式,不仅准确、生动、别致地表达了自己的创作意图,同时突出了画面中人物的主体性,让人印象深刻,通过这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不同时代的人和不同经历的人都会体会到不一样的感受。

2、画面细节的减法处理
一直以来在油画的技法中,人们强调的是做加法,不停地在画面中增加颜料,强调笔触来达到色彩、空间、光影的对比效果。而张晓刚的《大家庭》系列作品仍然使用的是油画材料,但已不是传统的油画绘画语言(如图4、5)。他是在做一种减法,在绘画风格上具有极少主义倾向,以黑白灰为主要色调,运用了单色和平面化的手段,这也是其欧洲之旅受到德国波普艺术家里希特的模糊表现手法影响造成的。张晓刚的作品给人以一种平面、柔和、迷蒙的感觉,因为他的作品总是以一种减弱对比的方式出现。从构图上看,直接采用中国文革时期照相馆老照片的三角型构图模式,没有花哨的背景,也没有多余的道具,表现了当时朴素同质的社会时代状貌。人物衣着简单,除了五官塑造其余面部结构和特征甚至人物性别都加以减法和弱化,在他的《大家庭》系列绘画作品中,全都是同一个符号化了的人物肖像,达到一种同质的效果。色彩上呼应黑白照片的协调,颜色主要采用冷灰色调,给人一种时代的距离感和记忆感,预示着过去已经随时间褪去、颜色模糊而不可辩,也体现了在那个时代单一的生活空间。《大家庭》系列在绘画上汲取中国民间画工肖像的表现技法,类似炭精粉涂抹达到整个画面非常平滑不留笔触的效果,从而产生一种柔和的模糊感,来体现一种回忆过去的幻觉印象。少即是多,减法的运用是为了去容纳更多的精神上的东西,这些都是张晓刚采用减法的表现手法后的补偿,他把画面中的所有元素都进行弱化处理,使画面看起来更加简洁但不简单,似乎给观赏者留了更多的空间去置身其中想象或回忆过去。

图4 大家庭之兄妹(1997,39岁)

图5 血缘:三兄弟(1994,36岁)

张晓刚将融入了中国传统的炭精画法转化成自己个人的油画语言,从而产生出一种新的人物的表现技法,从构图、色调、人物形象的塑造到表现技法的减法处理,营造了一种回忆过去的灰暗和模糊不清,简洁纯净的画面使作品本身具有了更大的包容性和抒情性。在张晓刚《大家庭》系列作品中,我们很多时候看到的几乎都是同一个脸谱的不同应用,这些都是他对减法应用的探索,使画面更能表达他内心的想法同时能够容纳更多人的回忆。

3、伤痕光斑的艺术修饰
“红线是从卡洛注3作品里来的,但是她表达了跟生命有关的含义。我把这个变成一种血缘关系、社会关系。人生活在一个千丝万缕的关系当中”。[8]可以看出张晓刚的《大家庭》系列作品(如图6、7)都是以血缘为线索,题材囊括了几乎所有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家庭、亲友间的人际关系,以逆向的眼光去看世界,画面中会在不确定的位置出现红线和几处光斑,对原本平静如水的画面进行了一定的修饰。这些穿梭游走的红线穿过人物身体,把画面中所有的人、所有的物件都联系在一起,暗示着彼此之间的紧密关系,既是血管、血脉、生命的象征,也可以是文革时期政治意识形态方面的代表。而那些红色或黄色的光斑是岁月留下的印记,它们是一种时间策略,暗示着老照片上可能留下的污渍与折痕,或者说像是上一代人遗留下来的某种观念意识,由于政治意识形态的影响力之大在皮肤上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痕,甚至透过基因遗传给下一代。不管张晓刚《大家庭》系列作品是对过去的诠释还是对现在的怀旧,这些伤痕、光斑的修饰是张晓刚独特的语言表达方式,打破了写实传统,突破了时间限制,亦突破了照片的形式,从而打破了整个画面的平静。

图6 血缘:大家庭之11(1997,39岁)

图7 血缘-大家庭:全家福2号(1993,35岁)

张晓刚从川美毕业后正是“伤痕美术”在全国流行的时期,这期间的作品都是以表现文革时期留下伤痕的反思为主,抛弃了文革“红光亮”的程式化模式,将视角切换到普通民众的平凡生活。从张晓刚的《大家庭》肖像画中可以看出人物脸上的伤痕、光斑正是在“伤痕美术”背景下留下的认识反射,同时也是时代在人们心上所烙下的印记,与整幅画面的柔和感形成对比,显得突兀、刺眼,赋予了画面更多的内在含义。

四、结语

张晓刚作为当代艺术家的标志性代表人物,他借用波普艺术倚重大众文化这个基本语言法则,在其创作作品中运用了许多符号化的平民肖像和图示语言,其中很多图像符号都来自于文革时期的老照片,比如不断重复出现的中性化面孔、红线、霓虹般的光斑等,都自然而然地出现在张晓刚的政治波普作品中,成为一种文化烙印深深地刻在了观者的心中,并在中国当代艺术中占有重要地位。张晓刚学习并借鉴德国波普艺术家里希特对照片的借用和人像模糊法,结合中国的波普艺术手法和自己的生活经历来表现那个时代几乎每个革命家庭都有的脸谱肖像画,从而产生了另外一种效果,创造了一种自己的艺术语言。而他个人的实践和创作经历也对中国当代艺术思想解放、破除陈规方面有着先锋般的推进作用。

不同于方力钧的“泼皮”与岳敏君的“笑脸 ”,张晓刚的《大家庭》系列作品虽然是以个人肖像的形式表达出来,但表现出来的却是人们的普遍情感,是一种集体记忆的写照。这些作品是以文革的历史为背景,这些老照片就是当时社会的缩影,画面极其简洁,场景布置也很简单,人物很少而且只重复着一个人的面孔,有明显的同质化倾向,通过同质异构的方法置换这个面孔的头发、服饰等组合成一幅家庭合照,除了人物的五官以外其余地方都采用减法来处理,画面以黑白色调为主再加上人物脸上的伤痕、光斑的修饰,使画面具有特殊的、历史感的光影效果,也加强了作品的怀旧感。这些肖像作品既是张晓刚个人的回忆也是一个时代的回忆,既具有过往历史的真实性,又具有当代艺术所推崇的符号性质。


注释
注1:林聆,广西贵县人,1918年生,1936年开始木刻创作,1938年加入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1943年参加昆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进步同学组织的阳光画社。
注2: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1932年生于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德国著名的波普艺术家,其基于照片的写实作品以及具有极少主义倾向的绘画与雕塑风格令世人瞩目。
注3: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1907年7月6日-1954年7月13日)是一位知名的墨西哥女画家,她崇拜女性,自称为是一名女权主义画家。其作品带有超现实主义色彩,其中有一半的内容都是支离破碎(如器官分离、开刀、心脏等)的自画像。

参考文献

[1] 栗宪庭.政治波普——中国式幽默[J].艺术世界,2013(4):44.
[2] 张旭孜.油画中视觉符号的发现与运用[D].青岛:青岛大学,2011:2.
[3] 成婷.论张晓刚“大家庭”系列绘画的后现代倾向[J].艺苑,2007(11):57.
[4] 张洁.艺术美的探寻——以张晓刚作品《大家庭》为例[J].现代妇女(理论版),2013(02):168、169.
[5] 栗宪庭.中国当代艺术的缩影式艺术家张晓刚和他的缩影式中国人的肖像[J].东方艺术,2006(23):138
[6] 杜雨梅.论艺术语言中“意象”的同构关系[J].杭州商学院学报(原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2(05):95.
[7] 吴卫.平面构成(图说本)[M].北京: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0:178.
[8] 李升伟.张晓刚“中国式家庭”绘画的创作及研究[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2014:23.

图片出处
图片均来源于: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


作者
黄凤仪1 吴 卫2
(湖南师范大学 美术学院,湖南 长沙410012)
简介

1、黄凤仪(1993~),女,湖南益阳人,2015年毕业于攀枝花学院艺术学院,现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16级研究生,主修视觉传达设计。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湖南师范大学二里半校区木兰公寓,410006。TEL:15580043671.
2、吴卫(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学日本千叶大学デザイン学科。现为中国包装联合会包装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湖南省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工业设计分会委员、湖南省设协设计艺术理论专业委员会主任、湖南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现主要从事传统艺术符号和高校艺术教育理论研究。


文章已发表于《艺术科技》杂志2018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