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国强教授设计教育思想之我见

黄国强(1932~,祖籍广东,生于马来西亚)教授,1960年毕业于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他从事设计及基础教学多年,考察过东西方诸多设计院校,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先后到香港大一设计学院、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和马来西亚艺术学院等高校讲学同时考察对方的设计教育并一度深受震动。此后,创办并担任马来西亚艺术学院院长的钟正山先生有着在我国创立新型学院以此推动国内设计教育发展的愿望,这一想法与黄国强教授一拍即合,便开始受邀与其合作并担任马来西亚国际现代艺术集团驻中国教育总监,于1993年分别在云南大学、内蒙古师范大学开馆办学,甚至次年直接担任云南大学国际现代设计艺术学院院长,2000年后又开始出任湖南株洲正山国际设计艺术学院常务副院长。在此期间,黄国强教授逐渐形成了一套独特的现代设计教育理念。2006年笔者有幸进入正山国际设计艺术学院从事教学工作,对其设计教育思想有了更深的切身体会。时下,类似清华美院等一类设计院校的教学已赶上或超越了他当年的教育思想,然而就形成时间而言在国内无疑具有领先性,而尤饶有意味的是国内多数地方院校仍局限于传统思维设计教学。无疑,时下梳理和学习黄国强教授教育思想仍有某种重要意义。

一、国际视阈下的民族根

一支优秀的师资队伍是教学质量的根本保证,黄国强教授深知这个道理,并在师资培养方面倾注了大量心血。作为从马来西亚归国的华侨,他熟悉马国教育文化特点。马来西亚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教师在传承东方艺术传统的同时,还通过留学等方式吸收西方诸国的现代教育理念,这就使得马国的设计教育具有东西合璧的特点。他对这种教育特点和理念极为赞赏,并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影响全力推动国内设计院校师资赴马来西亚考察与培训。他先后多次组织并带领包括中马合办新型学院在内的多所设计院校师资到马国学习与交流,教师回国后都要总结心得体会并举行汇报会,每次看到教师们学有所成,他都感到无比欣慰。

国内很多教学研究被狭隘地理解为申报教改课题、发表教改论文,真正意义上的教研活动却无从谈起。而黄国强教授经常听课、与师生交流,定期开展教研活动,积极探究设计教育理念、内容、方法和形式,并不断完善教学。此外,他还利用晚上或节假日时间为年轻教师开展专题讲座,介绍国外先进的教育思想以及自己教学多年所积累的宝贵经验。在他的直接指导和影响下,教师的教学理念与水平显著提高,为设计教学提供了根本保证。

在积极推广马国先进教育理念的同时,黄国强教授也多次强调,没有对民族传统的深刻理解,就不可能攀登现代艺术高峰。为此,他要求深入研究中国传统艺术,学习传统不仅是摹仿外在形式,更重要的是研究各传统艺术的时代背景与风格特点,并理解所蕴含的深层文化。他还经常告诫我们,不要一提到现代就想到西方的流派与设计,似乎只有他们的东西才现代,而传统艺术似乎毫不现代。传统是曾经的现代,追求现代并不一定要否定传统、割裂文化,现代和传统是一种对立的统一。他也指出,对于传统艺术的传承并不是机械照搬和简单重复所谓的“中国元素”,而要透过其外在形式深究其精神内核。对于教师而言,也就是努力研究和把握好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并以此作为宏观方向来指导学生的艺术设计实践,引导他们以自己的视角创作出具有中国精神和气魄的作品,真正使传统艺术获得新生。

二、在观察之中发现创意

为了摆脱传统工艺美术教育的影响,黄国强教授在设计基础教学中率先引进了“三大构成”。但让人遗憾的是,国内多数艺术院校没有弄清其课程本质,导致构成教育表面化、模式化。教师在课程中仅要求学生在浅层模仿已有图例,甚至以作业的工整程度作为唯一评价标准,使本应侧重培养学生创新思维的基础课程变味成了手工制作课,导致学生作业千篇一律。这种表面而僵化的“三大构成”没有培养学生的观察与发现能力,学生创新能力和独特表现更是无从谈起。面对“三大构成”这种教学现状,他显得有些无奈,并给予了严厉批评。他坦言,我国设计水平之所以赶不上发达国家,根本原因就在于高等教育观念的巨大差别,我们重技术训练,而他们重观察能力和创意思维的培养。

黄国强教授坦言,引进“三大构成”的根本目的就是培养学生从自然和生活中发现形、色、体抽象构成的敏锐观察力,以及对构成规律的提炼和创造性运用。他认为艺术的美不是发明出来的,要靠我们的慧眼去发现。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发现是第一位的,发现的角度和深度决定着表现的层次。构成也就是对具体物象观察与发现的基础上对之进行提炼与抽象,并通过一定的视觉形式表现出来。表现要体现出物象在作者心中的独有个性以及时代风貌,同时还要注意实与虚两者关系。他同时也强调,反过来也要培养学生从抽象构成中想象出具象事物。总之,就是要通过严格的训练培养学生从具象到抽象、从抽象到具象的互换能力,也就是在观察中发现的眼力,然后采用自我语言去表现,使之产生创意、表现多样的优秀作品。

另外,黄国强教授还对当前设计教学中的素描和色彩写生(包括风景写生)课程提出了批判,直言这是对基础的狭隘甚至是错误理解,这种课程脱胎于绘画教育,没有培养学生的观察能力,也没有和专业课程建立有机的联系,实质上是对学生创新思维的束缚与禁锢,使得我们培养出来的大多数学生停留在模仿阶段,创意火花难以迸发。他还指出,当前国内设计专业课程的分段式教学也不合理,它分割了各课程特别是设计基础和专业课程之间的应有联系,不利于学生系统思维的培养。他呼吁设计教育要从传统美术中独立出来,从一开始就培养学生的观察能力,在观察中发现,在发现的基础上创意,在创意中打基础,从而形成真正的现代设计人才培养体系。

黄国强教授对设计基础教学的这种独到理解,可能与他特殊的生活和工作经历不无关系。一方面他出生在马来西亚,受到中西方文化的熏陶,思维尤为开放,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另一方面与他的教学经历也有着密切关系。他曾担任原工艺美院基础部主任,负责全院设计专业基础课程的管理与教学,这也就使他更多地思考,设计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基础,设计基础应该怎样服务于专业设计。

三、互动教学中提升市场

艺术设计追求个性化,创意和表现没有标准答案,每个学生都不可能一样。如以标准模式进行设计教育,势必僵化,甚至走向极端。随着艺术院校招生规模的急剧扩张,师资力量和教学设施等突破了极限,以致课堂规模越来越“广场”化,一对一教学难以实现。另外,教学是教与学共同作用的结果。而各设计院校课堂教学普遍以教师为主体,教师集中讲授课程基本内容,并给学生布置一定的课程作业,课程结束后教师根据作业情况评定成绩。这种教师讲授、学生被动接受的单向教学将教与学的关系简单化,导致教学效率不高,难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和创作激情,没有培养学生的独立思维能力。此外,这种教学还缺乏对把握社会需求、与客户交流、团队合作等专业以外能力的培养,使得学生毕业后难以适应工作环境,在工作中缺乏竞争力。

黄国强教授反对这种静态、单向的广场化教学,而是要求把学生作为主体并采用师生一对一的小范围互动教学。在整个教学之中,教师只是简要地介绍课程核心内容及作业要求,随后让学生针对课程内容自主进行市场调查与研究,从中发现问题并找到创意火花,然后主动向教师述说自己的想法,教师根据学生的思路提出意见,通过反复探讨激发学生的创意思维,并逐步深入和完善。作业完成后,全班还举行集体讲评会,同学们还需要根据作业主题对着装等方面进行适当考究,从整体上将作业创意充分呈现出来。无疑这种形式的讲评将有效提高学生的个人形象、口头表达等多方面能力。这种动态教学激发了学生的学习主动性,活跃了课堂氛围,从根本上培养了学生的综合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他还要求每门课程特别是专业课程密切联系市场,对市场深入调查后才能确定课程的选题,还要对与设计密切相关的工艺、材料等有所了解,切身体会社会和设计行业的需求与发展,从而使课堂与市场、艺术与技术有机联系起来,培养面向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创新设计人才。每年的毕业设计还邀请包括业界设计总监在内的多方专家参加,听取他们的意见,不断完善设计教学。他同时也强调,设计师应该成为社会潮流的引领者,作品应体现出前瞻性,设计不能盲目服从市场,更不能沦为市场的奴隶,而是在服务市场的同时,影响并进而推动市场,不断提升全民审美水平和生活品质。

结语

黄国强教授吸收国际先进教育理念并突破传统设计教育的束缚,在实践中探索,形成了自己设计教育体系。他积极推动国内师资到马来西亚学习先进设计教育理念,同时也要求我们深入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并引导学生创作出具有中国精神的现代作品。在设计基础教学上,他主张从一开始就培养学生的观察能力,并将基础教学和专业设计有机统一起来。另外,他推崇一对一的师生互动教学,要求设计教学密切联系市场,并强调设计在服务市场中应积极推动市场,提高全民审美水平。

从这个意义而言,黄国强教授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对设计教学中国际理念与民族文化、基础与专业、教与学、课堂与市场等方面的系列独到见解,无疑为中国设计教育的现代化发展开启了一条新的道路,这对时下多数地方设计院校突破传统思维实行教学也不无参考意义。为此,我们相信他的教育思想在时代语境中定能得到更多的认可,并结出更加丰硕的果实。


作者
张曼华
(南华大学 设计艺术学院,湖南 衡阳 421001)
简介
张曼华,南华大学设计艺术学院副教授,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