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靖州雕花蜜饯工匠精神的活态传承

  :对湖南省靖州雕花蜜饯发展与传承的研究,探析工匠精神对传统手工艺文化传承的重要意义,为靖州雕花蜜饯的活态传承提供新的思路。以工匠精神作为切入点,分析靖州雕花蜜饯的活态传承人、工匠精神在靖州雕花蜜饯中的活态传承体现,总结工匠精神促进雕花蜜饯技艺活态传承的建议与对策。工匠精神是传统手工艺文化发展的内在精神力量,结合新时代的发展需求,对工匠精神进行新的的培育和转换,才能推动传统手工艺的活态传承。
关键词:靖州雕花蜜饯;手工艺;工匠精神;活态传承


一、背景

食品雕刻曾经是古今手工制作食物的手艺人世代相传的技能,自晋代起就较为普遍了,特别是发展至唐朝将食品雕刻用于宫廷宴席俨然已成为一种时尚,到宋代时期的食品雕刻原料也已较之前的菜品发展至蜜饯果品,称之为“看菜”,清代的更是将食雕与烹饪相结合,作为酒宴上的佳肴点缀之物,使食品雕刻的发展更上一个新的台阶。[1]湘西靖州苗族侗族的雕花蜜饯作为我国传统“女红”艺术之一,也是食品雕刻发展的一种代表性特色产物。据记载,靖州雕花蜜饯起源于苗族的“万花茶”,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果菜”之一,发展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2]随着现代工业化社会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外出务工来改善家庭生活条件,使得传统“女红”艺术失去了必要的青壮年社会劳力基础,而真正还在承续这一手工艺传统的只剩下老一辈的雕花匠们,这极有可能导致民间工艺传承意义上的断层,对靖州雕花蜜饯这一传统手工艺加以传承和保护已是当务之急。

但是,除了对传统手工艺加以保护外,我们也不应该忽视靖州雕花蜜饯中所折射出的工匠精神对这一非遗传承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当今时代,制作方式已经由传统手工制作逐步转向了机器批量化生产,传统的民间手工艺生产方式受到严峻的挑战,但是其中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依旧是我们时代追求的主题,因为自古以来,工匠精神承继的是一种对手艺的严谨专注、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和工作信仰,以及不断追求创新的意匠境界,所以对工匠精神的继承不会因为时代的变迁而变得可有可无,相反,它的发展是与时俱进的。工匠精神其本身就具有非常重要的社会价值,而且当代手工艺的发展也需要工匠精神的滋养和哺育。如今,靖州雕花蜜饯技艺被列为第二批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要想更好地弘扬靖州雕花蜜饯技艺,当下应注重工匠精神在传承靖州雕花蜜饯技艺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二、靖州雕花蜜饯工匠精神的活态传承人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载体是传承人,靖州雕花蜜饯的全部技艺就在她们身上,没有这些朴实憨厚的乡村妇女,就没有今天靖州雕花蜜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活态传承首先是人的传承,而人的传承就要看非遗传承人的贡献了。1952年出生于靖州县飞山乡泥湾村的储吉花便是最知名的靖州雕花蜜饯工匠代表之一,是靖州雕花蜜饯工匠精神的活态传承人。由于靖州雕花蜜饯技艺是婆媳传授的方式,因此储吉花自1982年嫁到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艮山口乡下乡村,才算是真正开始了她的学习雕刻蜜饯之旅。[3]P.126可以说她30岁才开始学习雕花,但是储吉花技高艺精,创作了大量的雕花蜜饯作品,被人誉为靖州罐形雕花蜜饯的第一人。其雕花纹样主要有瑞花祥鸟、虫鱼走兽和龙纹凤姿等三类,储吉花雕花蜜饯作品艺术特征表现在“意境盎然、妙趣横生”,“构图饱满、匠心独运”和“精雕细刻、形象生动”等三个方面,从其雕花作品可以折射出苗侗人民的原始信仰和图腾崇拜,还体现了人们对于幸福生活的美好期许。[3]P.126

储吉花的设计作品精致细腻且富有创意,充分利用青柚等载体的自然纹理和形态,灵活选择适合的雕刻手法去创作出丰富多样的艺术纹样,完美地呈现了人与自然的雕刻之美、共生之美。除此之外,储吉花在继承原有雕花技艺的基础上还不断地探索新式雕花技艺,特别是创造了罐形雕花蜜饯。2011年,拥有30多年雕花蜜饯经验的储吉花被评选为湖南省级非物质文化雕花蜜饯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虽然现如今她已经66岁了,但她仍然对雕花蜜饯技艺进行不断地钻研和创新,并且培养了许多新时代雕花蜜饯传承人,储吉花用自己的力量带动全村妇女共同对这一传统文化进行传承和发展,同时也为靖州雕花蜜饯工匠精神的活态传承储备了人才保障。

三、靖州雕花蜜饯工匠精神的活态传承体现

活态传承,不同于单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采取“博物馆”式保护,也不同于仅采用多媒体的方式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全方位记录,而是在市场、政府、生活、教育等诸多方面进行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传承与发展,并且靖州雕花蜜饯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一种活态文化,反映了苗侗民族独特的思维方式和文化价值,只有通过活态传承的方式才能达到对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终极保护。

1、唤醒工匠精神在手艺人中的活态传承

工匠通常指的是从事民间手工艺品制作的人,工匠精神则是指手艺人身上的那种对待作品精致入微、追求完美的价值理念和职业精神,但在古代,中国工匠艺人的社会地位比较低,一向鲜少受到重视,但若没有那些手艺人们独具匠心的技艺以及他们身上所拥有厚重的工匠精神,我国的传统手工艺发展也不会如此持久弥新。2016年李克强总理提出“工匠精神”这一概念,把工匠精神搬上时代和政治的舞台,作为弘扬传统技艺、推动社会发展主体的传统意义上的手工匠人,其植根于心中的工匠精神是他们的灵魂所在,但传统的工匠对于工匠精神并没有明确的概念,只是习惯地追随传授者的意志,日复一日地重复着传统的手艺。[4]虽然工匠精神在当前新时代、新经济、新发展的大背景下受到了广泛关注,但依然有不少人对工匠精神的认识存在一定的误解。一方面,认为真正的工匠精神只存在于那些赫赫有名的工艺大师中,认为只有某些特殊的固定群体才是工匠精神的真正代表,将工匠精神局限在了手工行业这一领域的手作者中,忽略了工匠精神的本质内涵是指一种兢兢业业、细致入微、敢于创新的工作精神,每个普通手艺人都可以是工匠精神的代表;另一方面,弘扬工匠精神,不单是对工匠技艺中传统样式的传承,像在靖州雕花蜜饯的传承中,不断培育新的传统工匠技艺的传承人更是首要任务,应广纳与雕花技艺有联系的其他领域的青年人才,不断培养新的靖州雕花蜜饯的传承人,让靖州雕花蜜饯获得新的生命力。与此同时,在基于传统民间雕花样式基础上,把工匠精神与时代精神相呼应,才能创造出具有地域性特色的新式靖州雕花蜜饯来。

2、传统工匠精神对靖州雕花蜜饯的影响

我国传统文化中的工匠精神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传统工匠精神注重尊师重道。在我国,过去工匠学习技艺大多是来源于师者言传身教的形式,靖州雕花蜜饯的技艺传承虽是婆媳、母女传授的方式,但这并不妨碍对这一传统手工艺以及传统工匠精神的传承。第二,传统工匠精神注重“尚巧”。“巧”,这里可理解为“熟能生巧”、“巧夺天工”、“能工巧匠”之类的词语。“巧”,是传统工匠对意匠一生的追求,是传统工匠们最重要的精神力量。另外,“巧”也有灵巧的意思,体现的是传统工匠们敢于突破传统、敢于创新的思维特质。[5]P.90靖州雕花蜜饯传承人储吉花就是“尚巧”的工匠代表,她的“巧”一方面体现在她在进行蜜饯的雕刻过程中,往往不拘泥于雕刻载体的外部形态,熟练地运用自己独特的雕刻技艺去平衡画面布局,让整个画面精致细腻、自由灵动却又主题鲜明,给观者带来强烈的视觉感染力,同时也体现了她的构思巧妙、独具匠心;另一方面储吉花在立足于靖州雕花蜜饯的传统技艺上还进行了相应的创新,不可否认的是储吉花对靖州雕花蜜饯所作出的努力是与她长期受到传统工匠精神的熏陶是分不开的。第三,工匠精神注重“心无旁骛”。[5]P.90现在大多人的心态因追逐利益而显得浮躁功利,鲜少有人能将自己沉静下来心无旁骛地完成一件作品,缺乏中国古代工匠所拥有的那种为完成一个作品极度专注的工匠精神,因为中国古代匠人对自己的技艺是秉承着一种崇敬且敬畏的心态,这是现代工匠不应忽视的工匠精神的精髓所在。

3、现代工匠精神对靖州雕花蜜饯的启示

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时代赋予工匠们新的历史使命,自然对工匠精神内涵的理解也发生了一些显著变化,现代工匠精神已不再局限于传统手工匠人所需具备的价值取向,而是每一位社会工作者都应追随的精神准则和职业操守。第一,现代工匠精神要求不断创新。传统手工艺要想更加健康的发展,因循守旧、墨守成规只会是弘扬传统工匠技艺发展的绊脚石,靖州雕花蜜饯作为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虽已采取了一定的保护措施,但如果只是简单地保护原有的传统技艺而不去加以创新,也是很难获得现代人们对于靖州雕花蜜饯的认可的。第二,现代工匠精神要求精益求精。这是对每一位工匠所应遵守的基本原则和应必备的职业精神,精益求精也要求每一位工匠在创造自己的作品时要力求完美,像在对蜜饯进行雕刻时,只有拥有耐心细致、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才能雕刻出优秀的雕花蜜饯作品。第三,现代工匠精神要求敬业。自古以来,靖州雕花蜜饯的手艺人们对自身技能和自身工作无不充满着热爱和自豪之感,他们在创作时也一直是心无旁骛、一丝不苟的,但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外出务工改善家庭经济状况,从放弃在家继续传承这一技艺的情况来看,尽心尽力坚持在这一岗位的只剩下一些年迈的手艺人,这是值得发人深省而忧心的,必须针对这一现实情况做出相应的调整和保护措施来。

四、促进靖州雕花蜜饯工匠精神传承的建议与对策

靖州雕花蜜饯技艺属于我国古代“女红”艺术的代表之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要想推动靖州雕花蜜饯的长远发展,就必须将其与时代相结合,注重传统文化的创新发展。保护和传承靖州雕花蜜饯的工匠精神的前提是要让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在当代成为活态传承,通过大量的走访调查和文献研究,对如何促进靖州雕花蜜饯工匠精神传承提出以下三点建议和对策。

1、完善对靖州雕花蜜饯的政策性保护

自靖州雕花蜜饯技艺于20039月被列为第二批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以来,关于加强保护靖州雕花蜜饯技艺的这一任务,当地相关部门已经逐步开展了一系列对当地村民的技艺培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在培训的过程中不难发现,关于靖州雕花蜜饯技艺的理论资料之类的信息还是有很大缺漏的。例如:缺少当前已有的雕花技法的详细汇总,没有建立一个独立、完善的可持续化的信息资料库,缺少建立对传承人的信息收录存档等。如何完善对靖州雕花蜜饯的保护,应该做到以下几点:第一,当地政府或负责靖州雕花蜜饯的相关部门应努力发挥其领导职能,为弘扬靖州雕花蜜饯技艺提出正确的发展路线和长远目标,大力寻求与靖州雕花蜜饯工艺相关的其他领域相互结合综合发展。第二,要扩大靖州雕花蜜饯的知名度,提高靖州雕花蜜饯的文化地位,相关部门应鼓励和组织当地的雕花蜜饯手艺人积极参与传统手工艺有关的文化交流或工艺比赛等活动,还应多与一些电视节目合作,像为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用南瓜雕刻的标志来表现这个节目,就是一种对靖州雕花蜜饯传统技艺很好的宣传以及商业运作,一方面不仅能让许多观看《爸爸去哪了》这个电视节目的受众也能有机会了解到当地的传统手工艺文化,还能吸引许多愿意为这种传统文化服务的年轻观众,扩大靖州雕花蜜饯技艺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也能为弘扬诸如靖州雕花蜜饯之类的传统手工艺文化提供新的宣传思路。第三,树立品牌意识,走产业化发展道路是时代发展的需求,只有提高靖州雕花蜜饯的经济效益,打开靖州雕花蜜饯的市场,才能更好地调动当地居民的创作和生产的积极性、主观能动性以及创新性,当地政府及相关工艺部门也应树立品牌意识,大力发展旅游行业的同时,还应鼓励并帮助当地企业将靖州雕花蜜饯通过打造合适的文化品牌形象进行市场营运与推广,提高靖州雕花产品的附加值。

2、加强民间工艺与当代工艺相互融合

传统民间工艺与当代工艺并不是矛盾的,而是相互联系、协调发展的,当代工艺的发展促进了众多行业的发展,并在原先的基础上产生了新的形态。靖州雕花蜜饯的工匠们应发挥工匠精神,顺应时代发展的要求,发挥主观创造性,借鉴当代艺术中的特点及表现形式,积极创新靖州雕花蜜饯新的艺术形式,让靖州雕花蜜饯技艺变成一池活水。众所周知,新鲜感、创意感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具有很强的吸引力的,靖州雕花蜜饯作为传承千年的民间手工艺,努力寻找民间工艺与现代工艺的可结合之处,让消费者对这一民间工艺产生了新鲜感,才能更好地让这一传统手工艺发展下去,但需要注意的是工匠们不能为了过分迎合市场而降低了自身的传统手艺品质。民间工艺的传统发展体系是有由像师徒之间的传授、不同地域之间通过文化交流等诸多方式构成的,但要想碰撞出新的火花,靖州雕花蜜饯的工匠们不应该局限于此,打破传统民间艺术发展理念的束缚,了解新的工艺美术发展态势是十分必要的。多多学习和借鉴国外当代工匠文化优秀的发展理念,吸纳并创造出新的表现载体,从而形成适合靖州雕花蜜饯技艺发展并且符合当代审美的艺术表现形式。

3、建立靖州雕花蜜饯技艺的教育体系

教育具有传递文化、交流文化、选择文化、创造文化的功能。研究靖州雕花蜜饯技艺的自身性质,不难发现与设计领域有着本质的联系。无论是传统意义上的工匠培育体系,还是现代工匠的培育方式,都会在教授的过程中涉及到诸多领域,因此要强化靖州雕花蜜饯技艺的教育,可以参考现代设计师的教育模式。可在靖州本地的职业中学或高校,在设计类专业增设靖州雕花蜜饯技艺传承方向,确保有理论层次的教师参与到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过程中来。从教学到实践,从掌握前期中的材料、生产、加工到后期的生产、销售等,一方面有助于提高靖州雕花蜜饯手艺人的基本素质,另一方面有助于形成完善的靖州雕花蜜饯工匠培育制度。《考工记》里的工匠文化体系对现代工匠的教育与培养提供了很好的借鉴,传统意义上对手艺人的培养方式多来自父子(或母女)、师徒之间的口传心授,以及手艺人自身不断地努力和磨练。[6]在培养手艺人的整个教育过程中,手艺人的技巧以及匠心也不断成熟,随着社会的发展,对手艺人的培养方式也不在局限于父子(或母女)、师徒之间,而是通过现代设计教育模式,在由技入道的同时,强调由理入道的教学模式,开阔了文化发展与传承的范围,而中国传统工匠文化体系的形成与发展也是不断适应社会、不断创新的结果。这里所说的适应社会与创新,并不是为了迎合时代发展而投机取巧,而是基于工业化冲击下的人民大众的现实需求所做的调整与改变,这也为当代手艺人应秉持的工匠精神提出了新要求。

结语

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工匠文化受到来自现代文明的巨大冲击,诸多传统手工艺面临着后继无人的窘境。靖州雕花蜜饯作为湖南省颇具代表性的传统“女红”文化之一,拥有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但依旧无法避免在新时代背景下艰难发展的状况。工匠精神是工匠文化发展的精神力量,为改变现状,李克强总理亲自提出了“工匠精神”这个概念作为当代的社会主题来推动传统工艺的发展,这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铺平了政策性道路。靖州雕花蜜饯的传承首先是人的传承,而人的传承首先是要选好非遗传承人,她们是这一传统技艺的活态传承者。为了实现靖州雕花蜜饯工匠精神的活态传承,首先要唤醒和确立工匠精神在手艺人心中的地位,其次重视传统工匠精神对靖州雕花蜜饯的影响力,同时不能忽视现代工匠精神对靖州雕花蜜饯的促进作用。为了实现靖州雕花蜜饯工匠精神的传承,必须完善对靖州雕花蜜饯的政策性保护,加强民间工艺和当代工艺的相互融合,建立好一整套完善的靖州雕花蜜饯技艺的教育体系,从而推动传统工匠精神在新时代背景下进行新的工匠精神的培育和转换。


参考文献
[1]覃会五. 论民族传统工艺食雕——靖州雕花蜜饯[J].湖南:怀化学院学报,2007,2610):14.
[2]吴卫,郭柳,邹其昌.非物质文化遗产湘西南靖州雕花蜜饯探析——以雕花蜜饯非遗传承人冯永枚作品为例[J].云梦学刊,2018,39(2)112.
[3]吴卫,姚文静. 指尖上的艺术——靖州雕花蜜饯传人储吉花作品探析[J].装饰,2017(07)126.
[4]郑晶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底蕴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17.
[5]赵怡悠.刍议中国工匠精神[J].新西部,2017(34)90.
[6]邹其昌.《考工典》与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建构——中华工匠文化体系研究系列之二[J].创意与设计,2016(45):27. 


作者
吴 卫1 覃佳佳2

(湖南师范大学 美术学院,湖南 长沙 410012
简介
1、吴卫(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学日本千叶大学デザイン学科。现为中国包装联合会包装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湖南省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工业设计分会委员、湖南省设协设计艺术理论专业委员会主任、湖南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现主要从事传统艺术符号和高校艺术教育理论研究。
2、覃佳佳(1995~),女,湖南常德人,2017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现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17级研究生,主修视觉传达设计。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湖南师范大学二里半校区研究生2舍,410006TEL18570381048. 


*基金项目:本文为2016年国家社科重大基金项目“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及其传承创新研究”(项目编号:16ZDA105)和2015年度湖南省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湘西南靖州苗族侗族蜜饯雕花艺术研究”(项目编号:15ZDB027)阶段性成果之一。 

文章已发表于《中国设计理论与世界经验学术研讨会——第二届中国设计理论暨第二届全国“中国工匠”培育高峰论坛论文集》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