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新艺术运动代表人物霍夫曼作品探析

摘要:奥地利维也纳分离派创始人之一——约瑟夫·霍夫曼是20世纪初重要的现代主义家具设计大师之一,他的作品遍布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家具设计、金属器皿设计以及平面设计。其设计体现了如下三个特点:传统与创新的结合、装饰与功能的吻合以及总体艺术的美学理念。他对于现代主义理性简洁风格的完美体现,以及对于工业化生产与个人设计相结合所做出的贡献,研究和解读霍夫曼及其作品对于当今设计仍然有所裨益。
关键词:霍夫曼;新艺术运动;传统与创新;装饰与功能;整体与局部


一、背景

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世纪之交的时代,也是人类社会发生巨大变革的时代,在英国产业革命的带动下欧洲各国开始进入工业文明时期。手工业的生产方式正逐渐被机械化的生产方式所代替、石拱结构被摒弃取而代之的是钢筋混凝土结构、民主思潮开始在社会中占据主导地位等方面的社会变化,要求设计不断吸收和利用新的科技成果和思想。而面对新材料、新技术、新思想、新形式的出现,设计师们表现出对旧时代的怀念以及对新时代的向往,既不满足于当时艺术的保守,又不能完全突破、摆脱传统。随之造成由社会发展需要而产生的求新求异的心理,多种艺术思潮、流派也接连而来,文艺界也因此呈现一派百家争鸣的局面。对于一些敏感前卫的艺术家、设计师来说,是适应时代发展,正确认识时代赋予的社会使命——创造新的设计式样、进行设计实践,还是站在时代发展的对立面——坚持维护少数人的艺术,做一些“折中主义”的设计,是不可避免的抉择。新艺术运动正是在这个探索时期发展而来,是世纪之交的产物。其影响和涵盖领域在欧洲深远而广泛,它对传统维多利亚风格的反叛使其创造了一种自然主义曲线美的装饰风格。作为新艺术运动分支之一的奥地利——受英国设计师麦金托什简练直线风格的影响,在一批画家、设计师的主导下,于1897年成立了维也纳“分离派”,他们主张与传统艺术相分离,注重直线风格、几何形的运用。

1897年,分离派在维也纳集中举办了作品展览,展出了他们的新设计作品,包括家庭用品、海报、绘画等。[1]从中可以看出它与新艺术运动主张的曲线风格大相径庭。其中约瑟夫·霍夫曼的设计风格颇为大胆,它的设计作品虽然在细部装饰上仍多采用绘画、自然题材的装饰,但他在抽象形式上的表现比其老师瓦格纳更为深入,造型简练、色调明快、曲线和几何形态有机结合连续而有力,恰好与当时机械化生产模式不谋而合,令当时的设计界耳目一新,同时也奠定了以后功能主义设计的基础。霍夫曼把世纪之交的设计理念实践成现实,不断探索抽象形式的现代可能性表现,将新艺术运动的曲线风格与本土的严谨气息相结合,逐步过度到带有功能主义的有机风格,影响着后世许许多多的设计师,促使他成为了奥地利新艺术运动的革新人。

二、约瑟夫·霍夫曼简介

图1 约瑟夫·霍夫曼 (1870~1956

约瑟夫·霍夫曼(Josef Hoffman,1870~1956),出生于原奥匈帝国的一个小城镇,早期现代主义家具设计的开路人,19世纪末“维也那分离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是瓦格纳的学生中家具设计方面成就最大的设计师。为机械化大生产与优秀设计的结合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1887年17岁的霍夫曼进入位于布尔诺注1的国家高等工艺美术学校学习之后就读于维也纳美术学院师从奥托·瓦格纳(Otto Wagner,1841—1918),并在1895年(23岁)毕业时获得了“罗马奖”注2的殊荣。这一获奖经历使他有机会游学意大利,游学在他的艺术生涯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启蒙作用。意大利南部本土的建筑风格——平屋顶、几何立面,在霍夫曼的艺术思想中生根并等待着发芽。为期一年的意大利游学结束后,霍夫曼便投入了导师瓦格纳的设计事务所工作,在这里他结识了奥布里希(Sosph Oblrich1867—1908),并于1897年(25岁)同瓦格纳、奥布里希等人组建了“维也纳分离派”,并于次年参加“分离派”的第一次展览设计了其中的主要展厅。在这里他积累了许多关于展台布置的工作经验,学会了如何更好地展示艺术作品,为以后的设计实践铺垫了坚实的基础。1899年(27岁)被任命为维也纳工艺美术学院的建筑设计教授,1905年(33岁)霍夫曼离开分离派,与画家莫塞(Koloman Moser,1868—1918)、银行家瓦多夫(Fritz Warndorfer)一起成立了维也纳工作联盟,活动一直持续到1932年。在维也纳工作联盟担任主设计师期间设计了许多产品,如斯托克列宫(1905-1924年)、普克斯多夫疗养院(1904-1905年)以及为这所疗养院设计的著名的“坐的机器”。其中很多都进入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馆藏。1914年(44岁)参加了科隆举办的“德意志制造联盟展览”,1925年(55岁)参加了巴黎艺术设计展览会,1930年(60岁)参加了斯德哥尔摩举办的世界博览会,1941年(71岁)从维也纳工艺美术学院退休。[2]

霍夫曼一生在建筑设计、平面设计、家具设计、室内设计等方面有着卓越的成就,这与他所受到过的教育、个人化的创作经历和研究过程以及对待周围事物的态度是分不开的。霍夫曼时常把那些设计形式直接大胆的无名建筑用来练习速写,这大概就是他风格、灵感的直接来源。早期求学期间便受到恩师瓦格纳的设计思想影响,注重新材料、新结构的运用,后来逐渐开始显露自己的鲜明风格,他舍弃了新艺术运动中没有意义的装饰,转向更深层次的现代抽象几何形的探索。中年受到英国新艺术运动代表人麦金托什(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1868-1928)直线条为主、色调简单的室内设计风格影响,首创了自己黑白方格的设计手法并受到关注,也因此被称为“方格霍夫曼”。依此霍夫曼便开启了探索自己创作方式的征途。

三、约瑟夫·霍夫曼作品分析

霍夫曼不仅是奥地利新艺术运动的积极参与者,也是求新求变的的革新人。他的设计风格是结合奥地利本土文化和个人经历发展起来的,因此与当时流行的新艺术曲线风格相去甚远。他不提倡设计中无意义的装饰,主张几何造型、功能与审美相结合,强调设计的总体性。所以他设计的作品在当时设计界都体现出了超于时代的鲜明风格:传统与创新的结合、功能和装饰的吻合以及总体艺术的理念。

1、传统与现代的结合

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是整个现代设计进程中的一个探索时期,也是传统的历史主义向现代主义过渡的时期。在这样一个传统与现代相碰撞的背景下,不少艺术家开始探索新的设计形式,其结果便是导致一场席卷整个欧洲的“新艺术运动”。霍夫曼作为奥地利新艺术运动的重要代表人之一,当然不可避免地受到新艺术运动所强调的自然主义思想的影响。但他并不是一个严格遵循公式的人,正如分离派所标榜的与传统分离的口号一样,他鼓励新思想、新式样的出现,因此他的设计作品中通常试图采取一种将传统与创新相结合的新艺术手法来表现他的想法。他并不完全抛弃新艺术运动中那些风格细腻、自然主义的装饰艺术,而是巧妙地去粗取精加以利用并将抽象的几何图形融入其中。如图2中所示的三折屏风,屏风上下两端的框架运用的是马克穆多式的线条,弯曲而富有变化带有新艺术惯用的弧线风格,同时皮革屏风上面的镀金雕刻画也明显带有新艺术植物纹样细腻、古朴的气息,但其设计形式却较为抽象了。整件屏风于现代感中透露出古朴和优雅,是一件融合了传统与现代的家具作品。1908年为普克斯多夫疗养院中设计的“坐的机器”(如图3),同样在在椅子的侧面和结构转折处用弧线造型,并在细部采用球形突起物进行装饰体现出新艺术的一些韵律。另一方面椅子的靠背和扶手面运用了大量的方形元素充满庄重的现代感,这也是霍夫曼所独创的设计式样反映了现代主义设计中理性的功能主义思想。

图2 三折屏风

可以看出霍夫曼的大胆与新艺术所强调的打破传统的创新精神是保持一致的,但在设计形式确是突破了新艺术曲线语言的概念,创造了一种前所未见的“方形风格”,为现代主义与传统的结合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图3 扶手椅

2、装饰与功能的吻合

1905年霍夫曼曾提出“人们的指导原则是功能,实用是人们的首要条件,人们必须把精力集中在适当的比例和材料的正确使用上。应该在需要装饰的时候才去寻求装饰,而不应不惜代价去装饰。”[3]霍夫曼强调实用美,认为没有用的东西不可能美;大胆地抛弃新艺术中不实用的装饰,争求革新,认为造型结构与相适应的时代功能结合时,不仅能产生装饰美且具有强大的表现力,注意发挥材料本身的特性和原理,提倡理性主义原则。这些都表现出他是奥地利新艺术风格的革新者。如图4、5中的餐具和茶具设计正是这一观念的鲜明体现。这些作品不仅体现出霍夫曼所提倡的装饰与功能吻合的观点,而且还融入了他自创的“方形风格”,这在两者的造型上已经可窥一二,茶壶的壶身和把手均采用了规矩、静止的矩形,银质的茶具本身通过连续纯粹、极具现代感的造型表达出装饰与功能相结合的精心构思。除此之外,霍夫曼还特地在手柄处用红珊瑚注3和皮革做了巧妙的点缀装饰,消除了连续方形所带来的笨拙而透露出一丝别致的味道。餐具则体现了一种优雅的简洁风格,整套餐具无论型号大小都只在手柄末端加饰了4颗圆珠并统一雕刻了他喜爱的矩形图案,再无别的装饰。这种简洁、凝练的统一风格即便在今天也极具现代感。

图4 餐具

霍夫曼不提倡设计中无意义的装饰,而是在功能和造型结构上精心构思,提炼出一种理性的功能美,通过对装饰的有意克制来达到装饰与功能的有机结合,为设计的发展进程开拓了一种潜在的积极性,也是霍夫曼产品设计的核心手法。而他所强调的实用美学实际上也是对工业时代下如何处理功能性和装饰性的一次早期探索。

图5 茶具

3、整体与局部的统一

19世纪后半叶,“工艺美术”运动、“唯美主义”运动与“新艺术”运动都在推崇同一个时代主题——“艺术的平等与统一”,作为统一美学的“总体艺术”思想首先在英国著名建筑师查尔斯·麦金托什的设计作品中得以引用然后随之推广。所谓总体艺术即是调动多种艺术形式来表现主题,其在建筑上的表现则为建筑师对所有建筑的组成部分包括外形、室内家具、装潢和周围环境等进行统一设计。1900年维也纳展览会上对麦金托什作品的介绍影响了维也纳各个青年艺术家的设计思想,其中霍夫曼也深受其影响。霍夫曼一生非常强调总体艺术的美学理念,他希望通过调动建筑中的各个元素间互为补充的作用来增强整体表现力的最后效果。所以,霍夫曼在设计实践中常常遵循这个理念将设计由内而外变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解读他的家具、产品设计往往需要放在整体建筑中才能更加清楚明了。

图6 斯托克列宫餐厅

1905-1911年霍夫曼受银行家阿道夫·斯托克列(Adolphe Stoclet)的委托,协同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1862-1918)主导了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郊外的别墅——斯托克列宫(Palais Stoclet)的设计,纵观整栋建筑从白色大理石外形到室内的黑白大理石饰面,从银饰方形餐具到几何形花园都是一个有机整体。这个项目的承接让霍夫曼有机会将世纪末的总体艺术理念成功地实践成现实。虽然是在麦金托什的影响下开始的总体艺术设计,但是不同于麦金托什植物、花卉主题的曲线装饰,霍夫曼采用独创的黑白方格以及圆形、矩形、球体等作为整个奢华空间的主题,定义了整体的家具、餐具、灯具和地板等设计,装饰上采用严谨的几何形状和少数精致的浮雕,使其整个室内设计显得非常规整。霍夫曼在整个建筑设计过程中充分调动了画家、雕塑家各个角色的作用,也是对“艺术的平等与统一”时代主题的响应。斯托克列宫是霍夫曼一生中最重要的代表作品之一,它的完成实际上预示着建筑史中一个众所周知的新阶段的到来。

图7 斯托克列宫浴室

四、结语

霍夫曼的设计生涯较之其他设计师要长,代表作品从产品设计、家具设计到建筑设计涵盖各个领域,数量众多。他将麦金托什的直线风格结合奥地利本土文化引入自身的设计,强调个人的创新精神,提倡用实用美学的艺术理念生产简洁而富有功效的产品为平民百姓服务的设计思想,是“新艺术”运动在奥地利的革新人。霍夫曼受训于专业院校,之后又在维也纳工艺美术学院任教四十余年同时不断接手设计项目,一生中结识了许多良师益友,他们给予了霍夫曼许多理论上的指导和丰富的实践机会,特别是在维也纳分离派期间经常负责展厅的工作,使他在以后的建筑设计中对于如何有意识地把艺术品、装置细节融合在一起并呈现出精彩的效果而游刃有余。霍夫曼早年常去游学他国研究那些几何形、纯粹白色墙面的建筑并带回许多旅行速写,这些速写充分体现了他对建筑研究的热情和思考,同时也是他出色的建筑设计能力的来源和见证。

霍夫曼的设计风格不受严格公式的限制,开创个人的先锋设计形成了“霍夫曼方形风格”。对功能与审美的精心构思客观上奠定了工业产品与优秀设计和谐相处的基础。斯托克列宫被视为世纪之交的整体艺术理念代表作,受到后来现代派设计师的推崇,他在设计上的创新精神和执着也值得世人学习、借鉴。


注释
注1:布尔诺,捷克第二大城市。
注2:罗马奖,罗马奖是当时欧洲针对艺术系学生(主要指绘画、雕塑和建筑)最重要的奖学金。获奖者将获得丰厚的奖金用以游学意大利。
注3:红珊瑚,属有机宝石,色泽喜人,质地莹润,生长于远离人类的100至2000米的深海中。与珍珠、琥珀并列为三大有机宝石,在东方佛典中亦被列为七宝之一,自古即被视为富贵祥瑞之物。

参考文献
[1]胡玉康.奥地利新艺术运动与维也纳分离派[J].装饰,2004:64.
[2]http://www.njliaohua.com/lhd_0kzzy9skzm6ksx798r8k_1.html
[3]http://www.doc88.com/p-705867531546.html
图片出处
图1、3: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
图2、4、5:新艺术运动大师图典[M]
图6、7:约瑟夫·霍夫曼的斯托克莱府邸[J]


作者
黄凤仪1 吴 卫2(湖南师范大学 美术学院,湖南 长沙410012)
简介
1、黄凤仪(1993~),女,湖南益阳人,2015年毕业于攀枝花学院艺术学院,现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16级研究生,主修视觉传达设计。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湖南师范大学二里半校区木兰公寓,410006。TEL:15580043671.
2、吴卫(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学日本千叶大学デザイン学科。现为湖南省包装设计艺术研究基地首席专家、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工业设计分会委员、中国包装联合会包装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湖南省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现主要从事传统艺术符号和高校艺术教育理论研究。


文章已发表于《湖南包装》杂志2018年6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