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期全国设计“大师班”德国与北欧设计教育和文创考察之旅系列报道

23rd“大师班”德国 北欧行系列报道之十/ 学员体会专辑(上)
短短 15天,28位学员拜访了德国视觉诗人冈特·兰堡、德国招贴艺术风格代表人物霍尔戈·马蒂斯、芬兰当代家俱设计大师库卡·波罗 ,游历了“欧洲大陆的十字路口”德国、“千岛之国”芬兰、“欧洲食橱”丹麦、“北方雄狮”瑞典等欧洲 4国 9城、访问了北欧最具影响力和代表性的艺术设计院校 —— 阿尔托大学、世界最古老艺术学院 —— 丹麦皇家建筑与艺术学院。收获满满。本期围绕“教育与城市”主题,学员们与大家共同分享其学习成果。


活动策划:林家阳
编辑顾问:娄永琪 喻大翔 骆坚群 李小乔
总主编:徐 浩
主 编 :莫军华 史启新 陈 岸 汪 梅
学术主持:莫军华
责任编辑:李 雯
官方摄影:项 蔚
编辑团队:郭 书 桂梦雅 金 潇 史依蒙
活动后援:张嬿雯 王亚琦
组织单位:同济大学设计艺术研究中心
支持单位: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

一、“三思”行四国
图文:莫军华 / 苏州科技大学

因为对冈特•兰堡、霍尔戈•马蒂斯及约里奥•库卡波罗三位大师的崇敬和思念,我们跟随林老师带队的“大师班”前往欧洲四国,先后对德国、丹麦、瑞典和芬兰进行了设计教育及设计产业考察。
20年前,三位大师先后来无锡给我们讲课,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的设计思想和态度影响了我们一大批青年学子。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他们为何能够设计出那么精彩的作品,又是如何建构自己的设计图式的。20年后,我们带着这些思考来到他们的家乡,或是他们生活、工作的城市,一探究竟。


阿尔托大学教学楼过道的急救设施

1. 生命的思考
兰堡从柏林回到家乡——居斯特罗是把自己重新置入“母体”,经过长期的摄影立体表现又回到原初的手绘平面,以更加诗意的语言表达对生命的思考。丹麦的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馆展示了基弗及其他战争主题作品,芬兰阿尔托大学教学楼过道的“救助站”和卫生间从侧面反映了北欧对生命的尊重,尤其是瑞典的沃尔沃汽车公司无偿转让自主研发的“三点式”安全带技术,让驾驶员的生命有了安全保障。


阿尔托大学教学楼设施完备的卫生间

2. 创新的思维
马蒂斯的海报设计总是变幻莫测,犹如逆向的“变色龙”,总是以各种创新的面目突显在我们的生活世界。创新思维是北欧的设计院校的教学之基,亦是国家振兴利器。瑞典的工业设计令我们不敢小觑,汽车、手机、军火领域都有强大的品牌。

3. 存在的思辨
我们小心翼翼地试坐了库卡波罗设计的椅子,“每一把都很舒适”成为每个学员的共识。“卡路赛利椅”被誉为世界上最舒适的椅子,它的存在是为了显现使用者的“存在”意义。显然,北欧的椅子是适合“坐”的,是坐得住的,设计师一定属于这些“坐得住的”人,才能让他们设计的椅子成为更加舒适的“作品”,才能得以存在于天、地之间。与之相反,我们国家的“明式”椅子基本上是不舒适的,无论是圈椅、官帽椅、玫瑰椅,因为伦理规约的“仪式感”让人只能以一种“正襟危坐”的生硬姿态存在。


赫尔辛基设计商店里售卖的由库卡波罗先生设计的“世界最舒适的椅子”

库卡波罗一如既往地迷恋中国的“榫卯结构”,20年来反复试验未果,他把失败的原因归结于“北欧的气候干燥”。我们真心祝愿他身体安康,把“榫卯结构”应用在芬兰的椅子上,可能又是一番景象。
三位大师的生命力是刚强的,最年轻的78岁,最年长的85岁,他们却始终在坚持设计!

二、丹麦哥本哈根的城市意象
撰文:汪梅 / 浙江理工大学

初到丹麦感受到它夏日的阳光、清新的空气、碧蓝的海水,体会到“弯腰捡块石头都可能捡到上世纪遗存”深厚的历史底蕴。静坐在首都哥本哈根微风习习的运河畔,让心灵去触摸装满美人鱼眼泪的海水、游人如织的酒吧、琳琅满目的橱窗以及骑自行车结伴而行的丹麦俊男少女,这幅城市生活画卷展现出凝结在丹麦人骨子里的文化基因和独有的生活情趣。

意像1:水天交融的运河
哥本哈根因经济发达、景色宜人成为各国游客趋之若鹜、最具魅力的旅游胜地。新港运河两岸更是挤满享受生活的人群。建筑、桥梁、游船、酒吧、餐厅、商品以及弥漫在空气中咖啡与冰淇淋的香甜,天光、水色、船影和游人构成梦幻休闲的天堂。


新港运河两岸成为游客的休闲天堂/ 摄影:林家阳

意像2:自然厚重的景观
古老的哥本哈根城市中有众多石砌的道路、桥梁、建筑与雕塑遗址,它们组成城市独特的地貌形态。城市景观规划设计最大限度地满足对环境的尊重与保护要求,体现出丹麦设计始终遵循的与自然和谐的理念。


吉菲昂喷泉公园的广场雕塑与植被设计/ 摄影:汪梅

意像3:友好创新的社区
在哥本哈根也能听到“城市广场和教堂总是在修善”的抱怨。但对城市面貌的保护工作深入人心,至今任然保留了18世纪以来的格局。同时,为了让城市居住者有更舒适和温馨的环境,解决传统建筑与当代生活方式的冲突问题,许多社区设有考虑周到的康复和娱乐休闲设施,特别注重对儿童游乐空间的设计创新。


左图:超级线性公园的儿童设施 / 摄影:林家阳
右图:林柳芳和陈岸夫妇在线型公园翩翩起舞
/ 摄影:林家阳

意像4:时尚舒适的室内
在保护传统建筑外观完好的基础上,合理利用与开发室内空间的商业价值。时尚的商业空间成为丹麦设计师突破传统、表现个性的舞台,奇思妙想的设计方案传递着设计人对空间精准的把控、对材料自由的诠释,对艺术完美的表达能力。


传统建筑中时尚的餐厅室内设计
/ 摄影:汪梅

犹如安徒生童话般迷人的哥本哈根,是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一个真正达到“零碳”的绿色王国。

三、心未止 念依旧
——北欧游记
撰文:徐慧 / 安徽建筑大学

时值仲夏立秋之交,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吾欲踏江游河,观天地之秀丽,览山川之壮阔,蒙家阳老师大师班之邀,遂同诸位老师、同仁自东向西,飞山川河流,跨波罗的海,悟德国之“沧桑与辉煌”,赏丹麦之“平而缓”,品瑞典之“绿而悠”,感芬兰之“从容与克制”……游目骋怀,至足乐也!
回溯北欧之点滴,甚为感慨,想当初林先生所言,以身作则,行端表正。动人以言者,其感不深;动人以行者,其应必速。吾等受益匪浅,以为准绳,慨然有悟,谈之一二。


与兰堡大师在其著名作品《土豆》前合影
/ 摄影:钟世春

北欧诸国,风烟俱净,天水共色;绿草如毡,林海奔涌;奇花异卉,海鸟高歌;水皆缥碧,清澈见底;游鱼细在,直视无碍;急湍甚剑,猛浪若奔;沙鸥翔集,锦鳞游泳。河流纵横交错,湖泊星罗棋布,风光独秀,景色如诗,静中有韵,美不胜哉!
品兰堡先生之作品,极具生命力和张力,给视觉世界带来力量和生机;忆兰堡先生之为人,素宽和介朴,有谦谦古君子之风。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吾得遇君,三生有幸也。马蒂斯先生之作品,具挑衅又诗意之精神,先生亦精力充沛,创造力旺盛,风流倜傥。蒙惠书并赐大著,拜服之至。


感受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风情
/ 摄影:宋漾

北欧一行,收获颇丰,所谓丰收兮,乃知识与心灵并存。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闻先生之言,不知学问之大也!吾专业得以提升,心灵得以滋养。吾以诚相待,广结善缘,受惠于诸同仁,诸位拓我之胸襟,博我之陋寡,有幸与诸位仁兄贤才相识,不枉此行。谨申廖句,用展寸诚。言不尽思,谨申微意!

四、向大师致敬
——以大师作品为灵感的艺术再创作
撰文:万 靓 / 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

本次欧洲之行有幸拜访了三位世界级的大师,而我一直希望能以他们的作品为原型进行艺术再创作,向大师致敬。
对冈特·兰堡的海报进行艺术再创作。我选取了几幅印象最为深刻的作品,例如四本书的海报,我把不同情绪的脸和书进行结合,表达人类复杂的情绪。在一本侧面打开的书融入了女性的心思,揭示了“女人如书”般的深奥难懂;而最为著名的土豆系列,采用土豆皮拟人化的手法,表现了一个从海报中“逃跑”的土豆作为整个系列的结尾,喻示兰堡先生的作品总是能够“跳出”常规。


万靓的原创作品与兰堡大师合影 / 摄影:叶青

对霍戈尔·马蒂斯的海报进行艺术再创作。我采用“屏风”的形式,简洁地将大师的画像与大师的海报设计作品相结合,喻示了大师那双“魔术师”的双手,随时可以“变幻”出让人惊异的海报作品来。


左图:万靓赠马蒂斯大师肖像作品合影
/ 摄影:叶青
右图:马蒂斯先生的海报设计作品

对约里奥·库卡波罗的椅子进行艺术再创作。我选择了大师设计的几把经典椅子造型为主要元素进行插画创作,在创作过程中发现库卡波罗先生的作品十分有韵律感,与中国水墨画中的水乡建筑有一种节奏上的共鸣,将椅子与中国水乡倒影同构的创意速写应运而生。


万靓赠送库卡波罗大师椅子系列作品合影
/ 摄影:叶青

此行尤为荣幸能拜会三位国际顶尖设计大师,也因此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扩宽了设计视野。向大师学习,向大师致敬!

五、15年前的一本书 15天的设计之旅
图文:叶晓申 / 哈尔滨工业大学

15年前,我还是一名大二学生。在家乡的书店购得一本厚厚的小书:《林家阳的设计视野——设计创新与教育》。课后或入睡前我都会饶有兴致地反复翻看,书中最吸引我的是林老师留德求学的经历和兰堡、马蒂斯等一众大师严谨的治学态度。至此,绚烂神奇的海报设计,遥远神秘的欧罗巴成为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憧憬。


《林家阳的设计视野——设计创新与教育》
三联书店出版的第一本设计书(2001年)

15年后,我已工作8年。那些深埋心中的憧憬似乎早起沉睡不醒。4月午后,我翻看网络,无意瞥见林家阳老师组织的23rd“大师班”招收学员通告,瞬间被行程吸引,这将是多么幸福的一次旅程!大师班的行程专业并且充实,几乎涵盖了德国及北欧最顶级的设计高校、博物馆和文创街区,而最最让我兴奋的,是此行会去拜访兰堡、马蒂斯等大师。我毫不犹豫地报名并幸运地成为此次大师班学员。


左图:斯德哥尔摩的一家人
右图:丹麦皇家艺术学院校园一角

大师班的15天,每天都是幸福的。居斯特罗兰堡家美丽的花园,丹麦皇家艺术学院古朴的教学楼,幸福感爆表的斯德哥尔摩,湛蓝深邃的波罗的海……都成为我最美好的记忆。如果说15年来我对设计的热爱是一场单相思,那么这15天的设计之旅就是一次勇敢的赴约,结局是美丽的。
最后,感谢林家阳老师数十年如一日地对设计教育的无私付出,感谢此次大师班的每一位同学的帮助和陪伴,感谢2018年的这个夏天。


居斯特罗兰堡家的花园

六、解决社会问题的设计使命
撰文:宋漾 / 南通大学

丹麦皇家建筑艺术学院并没有把“可持续发展”的内容作为强制性的标准要求学生,但是解决社会问题的设计使命始终贯穿在所有教学环节当中,通过每位教师的引导象播种一样自然地成为学院的核心价值。


丹麦皇家建筑艺术学院2018毕业展海报

为重症病人设计护理装置、为应对全球气候变暖设计日用品、为文化平等设计各国文字海报、为颠沛流离的难民设计活动住宅、为本国资源短缺开发新材料等等,这些解决社会问题、关注当下的设计精神在“2018丹麦皇家建筑艺术学院本科毕业展”的作品中随处可见,毕业展海报上罗列的17项联合国全球目标如同学院关于设计使命的宣言,让人心生敬意。


联合国设立的17个全球目标

设计成为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并非北欧一个学院的偶然主张。1989年,2250公里的海岸线因为埃克森•瓦尔迪兹号油轮漏油遭到污染,这一事件使得整个欧洲的设计师从90年代开始意识到环境问题的重要性。除了始于环境危机引发的环保设计,社会问题的解决还包括关注生存危机,设计必须具有社会反响和社会意义,充满使命感的设计精神在此行访问的其它大学均有所体现。

七、四国之象
图文:桂梦雅 / 安徽大学

转眼已到结束“大师班”学习之旅后的第二周,经历如幕布,不断在脑中回放。许多细节记忆犹新,在路上碎片化的记录着对于设计的所见、所闻、所感,回来之后重新整理在记录本中。


记录本中的一页

德国、丹麦、瑞典、芬兰都有着丰富的文化形象,其文化叙述形式多种多样,建筑、雕塑、壁画、涂鸦随处可见,记录着城市的兴衰存亡,具体内容少不了人文历史、宗教神话、动物植物等。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和设计师们成功的将这些文化商品化,设计成形式多样种类繁多的文创产品,其中以动物为题材的尤为吸引我,其设计思路及背后的文化积淀都值得学习和思考。

1.德国——柏林熊与基尔的海鸥
熊是柏林市的象征,足球队的吉祥物是熊、电影节的标志和奖杯也是熊、就连第12届田径世锦赛的吉祥物还是熊,在这样的文化积淀下柏林熊应运而生。抽象的造型承载着独特的设计,散落在柏林的街头巷尾,漫步柏林,几步之内就会发现一只。衍生的文创产品,形式上从摆件到钥匙扣,材质上无论金属还是钻石都成为游客纪念品甚至是收藏品。相比之下基尔的海鸥,则更具象。如果说柏林熊是以设计思路和表达方式叙述城市文化,那基尔的海鸥则是平铺直叙的讲述,一个由海洋文化孕育出的城市文化。


基尔街边海鸥造型的文创产品

2.丹麦——海边的人鱼
丹麦是人鱼的故乡,从安徒生笔下的小美人鱼到海事博物馆中的人鱼化石,人鱼和丹麦有着强烈的羁绊。而这样充满浪漫色彩的生物,其文创的叙事方式更为艺术化。令人映像深刻的人鱼时钟,瓷质的方形钟盘上描绘着抽象的人鱼图形,连着看就像一幅壁画,在诉说着一段故事。


丹麦海边的人鱼时钟

3.瑞典——达拉木马
世界上最出名的有两木马,一匹是希腊神话里的特洛伊木马,另一匹就是达拉木马。源于伐木工对孩子的思念,而用木头雕刻成的玩具,如今已成为瑞典的国家象征。情感的寄托和延伸,使木马的文化价值得在传播中最大化,其背后的文化积淀也为木马带来更多可能。


达拉木马磁贴

4.芬兰——驯鹿烛台
芬兰的驯鹿烛台,是工艺美术与实用艺术的结合,继承了芬兰设计的简约、现代。极具美感的驯鹿造型加上蜡烛摆放的功能空间,是形式感与功能性的完美融合,蜡烛仿佛是驯鹿们带来的礼物,而驯鹿则是蜡烛的支架,功能、空间与形式的关系处理极为巧妙,让人过目不忘。


驯鹿烛台

八、“视觉英雄主义”的消亡
图文:项蔚 / 台州学院

苏珊·桑塔格曾写过“视觉英雄主义”,并认为带有过于明显的功利主义,但人们总对“英雄”有着强烈的期盼,每当社会出现无序或者空虚的时候,这种情绪表现的尤为强烈,不断把某些人推崇到高处,就像欧洲到处矗立的塑像,让我们去纪念、去追逐、去模仿。


冈特·兰堡工作室

这次拜访的冈特·兰堡、霍戈尔·马蒂斯、约里奥·库卡波罗这三位大师,是我年轻时候的偶像,20年前他们开启了我的设计视野,是我心目中的“视觉英雄”。在大师的工作室,大家特别珍惜这短短的时光。冈特·兰堡80岁,霍戈尔·马蒂斯78岁,库卡波罗85岁,我知道此行意味着什么。他们是我的一个框,我不愿意这个框破裂,没有框,我会感觉到不适,就像当年《阿甘正传》那部电影,当阿甘突然有一天不跑的时候,跟随者也就精神涣散了。但很显然这个时代逐渐进入后喻社会,也就预示着“英雄主义”的消亡,社会的内在结构正在发生变化,曾经那些扛大旗的“英雄”似乎也只能俯视着人群熙熙攘攘。


霍戈尔·马蒂斯工作室

这些“英雄”一次次用自身去点亮苍茫的夜空,让我们得到了片刻的温暖,于是不断地期盼下一个“英雄”的到来。但我们内心却又知道,去看清这个世界,唯一需要的是灭掉光本身。


约里奥·库卡波罗工作室

突然很想买一把库卡波罗的椅子,留作对“视觉英雄”的一个念想,也让我可以不时感受到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