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期全国设计“大师班”德国与北欧设计教育和文创考察之旅系列报道

23th“大师班”德国/北欧行系列报道之五
“仅仅活着是不够的,还需要有阳光、自由,和一点花的芬芳。”安徒生的期待让今天慢步在具有“童话班世界”丹麦的“大师班”成员得到了尽情地享受。丹麦不仅拥有美丽的童话,也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摇篮。丹麦式设计(Danish Design)在国际设计领域也占有较高的地位。
在丹麦,“大师班”走访了著名的丹麦艺术与设计博物馆、路易斯安娜现代艺术博物馆并与丹麦皇家建筑艺术学院并进行了学术交流。


活动策划:林家阳
编辑顾问:骆坚群 李小乔
总 主 编:徐 浩
主 编 :莫军华 史启新 陈 岸 汪 梅
学术主持:郭 书
编辑团队:桂梦雅 金 潇 史依蒙
活动后援:张嬿雯 王亚琦
技术支持:李 雯
组织单位:同济大学设计艺术研究中心
支持单位: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

一、从神牛-铜牛-开荒牛到彩绘牛:论牛的精神
撰文:林家阳 / 同济大学

1. 力拔山兮的神牛
吉菲昂女神喷泉(Gefion Fountain)是丹麦传统文化的杰作。
半身袒露的女神,右手挥舞着长鞭,发辫在疾风中扬起,面部表情十分刚毅果敢。
赶着4头神牛在奋力耕作,水从牛鼻和犁铧间喷射而出,气势磅礴,极具力量美。
安徒生的故乡,最不缺的就是故事。“神牛降龙”演绎在哥本哈根市政厅广场前,牛角刺中了龙的咽喉,厉害!

吉菲昂女神喷泉——神牛喷泉 / 摄影:林家阳

2. 守护牛市的铜牛
这个地球跑了哪条牛,都不能跑了天下第一牛—华尔街铜牛。
资本的心脏靠它守呐。这条街上,每天发生的故事都足以牵动我们地球的任何一条“神经”。
两边逼仄的摩天大楼,将天空挤成一条狭窄的蓝色纽带,你游走其中只有奢靡的窒息。
据说摸到铜牛的“蛋蛋”,就可以给人带来好运。
好吧,揣着你空前的耐心在牛屁股后排队等吧…..
你看,这牛“蛋蛋”已被摸得锃光瓦亮。

华尔街铜牛 创作者:Arturo Di Modica

3. 负重耕耘的拓荒牛
一座“孺子牛”的雕塑,也叫“拓荒牛”。“四蹄擎砥砺,一生甘拓荒”,在深圳市委门前已埋头苦干了34个年头了。
拓荒牛精神不止于中华民族,也在美国西部牛仔的血液里了!
世界最大的铜牛群雕,在德州达拉斯拓荒者广场(Pioneer Plaza)就是对冒险精神最完美的诠释。
牛仔护卫驱赶着德州长角牛(Longhorn Cattle),粗犷雄伟,艰辛而又浪漫,难怪,(NBA)达拉斯队叫小牛队!

深圳孺子牛 创作者:潘鹤

牛之路 (Cattle Drive) 创作者:Robert Summers
拓荒者广场(Pioneer Plaza) 达拉斯.得克萨斯州.美国

4. 浪漫童趣的彩绘牛
成功的公共艺术带给城市复兴和再生, 一种象征与荣耀。它为城市增值,为民众、为环境以及财政带来利益。
七月,在上海开启的国际“奔牛节 CowParade”是全球最大的公共艺术活动。至今,已有80个城市举办过,有5亿人口亲历它的艺术魅力,创造了2亿的慈善款项。彩绘牛使城市充满着情趣、浪漫与和平。
由此可见,牛是我们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它给我们是财富的增长,是开拓精神的奉献;是无所畏惧的力量、是拥抱初心的浪漫。

国际“奔牛节 Cow Parade”彩绘牛 / 图片来自网络

5. 牛是上帝的馈赠
牛是我们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它给我们是财富的增长,是开拓精神的奉献;是无所畏惧的力量、是拥抱初心的浪漫。
千年来,它始终守信,不忘使命;全神贯注地工作,为迎接丰收而奋斗,为人类服务着。
它亦解韶光之贵,不待扬鞭自奋蹄。
因此,我赞美牛,我歌颂牛!
牛,吃着青草,挤出的却是甘甜;
牛,慢步荒原,走过的却是踏实;
牛,未尝恩宠,留下的却是奉献。
它是吃苦的符号、高尚的象征、任劳任怨的代名词,
它以勤恳拓荒、任劳任怨、埋头苦干的精神为世人所喜爱,
它是勤劳勇敢的化身,它有力的尾巴,不停的鞭抽着自己,
牛,是我们人类的榜样!

二、他乡遇“故知”
撰文:骆坚群 / 浙江省博物馆

丹麦艺术与设计博物馆藏渐江山水画/摄影:李小乔

在丹麦艺术与设计博物馆的中国厅里,竟然遇到明末画家渐江的山水画,惊喜!就如他乡遇故知。
渐江,晚明安徽歙县人,明亡拒清削发为僧,山水画风承绪元人倪瓒,更趋冷峻清雅,为新安画派代表,在清初独树一帜。
近代画家黄宾虹亦安徽歙县人,极为推崇乡先辈渐江及新安画派。从《黄宾虹年谱》可知,二、三十年代有瑞典古董商人在上海、北京为皇室搜罗中国古器物及古画,也有法国、美国艺术史学者专门为研究新安画派等晚明清初的僧人画家,找黄宾虹切磋请教。今在北欧丹麦的博物馆里看到渐江画,自然会有相关的联想。
去年夏秋之际,北京故宫博物院有“清初四僧画展”(四僧:石涛、八大、渐江、石溪,其中渐江、石溪属新安派)名动圈内外,是又一次“故宫跑”;记得八十年代上海博物馆第一次的“四僧画展”就已经摩肩接踵了,可见无论是“新安”还是“四僧”,这一脉画史,是中国艺术的精髓,值得弘扬和珍惜;而相关的研究也会不断延续。

三、丹麦自行车王国的真实魅力
撰文:肖丹 / 中国计量大学

国际“自行车王国”理应是中国,但随着中国国民经济水平的提高,这已经成为历史,一个真正“自行车王国”的美誉正在北欧悄然出现,眼下我见到的丹麦让我开了眼界。

哥本哈根街头骑行者 / 摄影:肖丹

在丹麦,每10人有9人有自行车,人均每天骑车里程数为1.1公里,全国有12000公里专属自行车道。在首都哥本哈根,自行车的数量超过了居民人数,更是汽车数量的5倍。自2009年以来,丹麦花了3.73亿欧元在自行车基础设施建设上。(数据来自Cycling Embassy of Denmark)在丹麦,不论是人上班,送孩子上学,还是休闲购物,自行车都是首选的交通工具。

辣妈酷爸们翻斗车/图片来自网络

与之相比,中国过去和现在都对自行车产生了热衷。前者是无奈;后者是经济目的。近年来,环境污染与交通拥堵,我们又重新开始重视自行车这种无能源消耗的交通工具。共享经济时代下出现了共享单车,以此解决城市交通,却变成了妨碍交通的问题;想成为共享窗口,却变成伤口。

中国过去与现在共享单车景象/图片来自网络

丹麦之所以被称为自行车王国跟政府的大力扶持和人民热爱骑行环保意识分不开的。丹麦有着完善的自行车骑行战略目标和政策措施。如骑行者拥有信号灯优先权,有缩短自行车出行距离的专属“捷径”,有蓝色的骑行专用带,有随处可见设计精巧、构思新奇、美观实用的自行车架。并允许乘客免费将自行车带上地铁、火车等城市轨道交通工具。在丹麦能够感受到自行车、汽车和人的和谐共处,快捷、便利、健身、环保,这就是自行车王国的真实魅力!

左:专属自行车道/摄影:肖丹
右:哥本哈根自行车停车架/图片来自网络

四、丹麦的“丑”人鱼
撰文:莫军华 / 苏州科技大学

在抵达哥本哈根的当晚,我们踏着暮色、沿着运河寻找到了“小美人鱼”,尽管太阳早已沉入大海,我们和其他游客一样都忙于和美人鱼合影留念,像是了却了一桩心愿。翌日,当我们在旅游商店看见各种“小美人鱼”的文创产品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人鱼并不是“美”啊!面目甚至是“丑陋”的,既然她遭受过四次“断头”之痛,我们是不是可以把《断臂的维纳斯》、莱昂纳多的《蒙娜丽莎》、唐寅的《四美图》里的四大美女的头换上去?我想那不是“丑人鱼”亦不是“美人鱼”了,就成为了博伊斯的“社会雕塑”,无法固定。
我们再次回返到“小美人鱼”雕像现场,站在堤坝上安静地注视着“她”,想说服自己去发现她是“美”的。我似乎无法抛开安徒生的爱情故事,也难以绕开雕塑家艾瑞克森复杂的情感体验,芭蕾舞演员与妻子形象的“叠影”注定了这尊雕像面目的忧郁、躯体的争执,这位“海的女儿”注定是要在“遮蔽”中孤独终老。

“小美人鱼”雕塑 / 摄影:林家阳

我突然看见了她的“美”,或者说雕塑家创作的“美”被我体验到了,这种无法言说的东西在幽暗的世界里闪烁着淡淡的金色光芒。站在中国传统文人“病态美”的视角是可以陈述这个“美”的,雕塑家是要把文字描述的“美”转化为视觉艺术的“美”的形式,“形式是开启质料的工具”,犹如米开朗基罗把石头里的艺术灵魂释放出来,艾瑞克森是把“小美人鱼”苦涩的容颜用铜的质料固定下来。

五、国中国一一理想的尽头不极乐
撰文:林家阳 / 同济大学

相信你知道红灯区,但,你不一定听说过绿灯区。
红颜绿色,有红必有绿。
“Hakuna Matata”——涂得五彩斑斓的展板上,却围绕着迷彩绿的伪装网,将整个摊位包裹严实,露出砖头大小的空格,依稀可辨里面用口罩遮住半边脸的摊主。
这就是——克里斯钦自由城绿灯区(The Green Light Distict)全世界最大的大麻交易市场。
“Don’t Run. No Photo. Have Fun.”(“不要跑。 不许拍照。 玩的开心。”)
巨大的警告牌,提醒着你这里是Fristaden Christiania——“丹麦的国中国”。

1967年的丹麦克里斯钦自由城Christiania的出口/图片来自网络

禁止跑禁止拍照玩得开心(Don’t Run. No Photo. Have Fun)以推街(Pusher Street)为中心的旧工厂四周竖立着巨大的禁止跑禁止拍照的警告牌/图片来自网络

其入口有两根图腾柱,一行标语写道:“您即将离开欧盟管辖区。”
离开时则能看见“You are now entering the EU”(你现在进入了欧盟)

从”自由城“入口就洋溢着艺术和自由的气氛 / 摄影:肖丹

1971年,一群非法定居者和艺术家占领了哥本哈根城郊一座废弃的军事基地,宣布这里脱离丹麦的法律管辖,属于“自由区”。
目前有自治委员会,居民大多为嬉皮、自由艺术家、草根运动人士、摇滚乐手等自由派风格强烈的居民。
与哥本哈根大城市风景不同,自由城内较像是乡村,建筑物也都被艺术家绘画成带有强烈波西米亚风格。

城内艺术气氛浓郁,艺术表现形式多样 / 摄影:林家阳

他们自认为不属于丹麦,不属于欧盟。
初看,我脑子闪过格林威治村,和这儿同样的那里聚集着各种各样的艺术工作者、理想主义者甚至工联分子,他们大都行为乖张、和世俗格格不入。代表着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是美国的反文化;二战后,成为了美国现代思想的重要来源。
细看,这儿的人们不是在卖大麻,就是在抽大麻,忙着制作大麻。把大麻磨碎,混进烟丝里,再卷成烟卷。城中到处都飘着大麻的甜香味。
这些画面它更像丹麦版的旧金山海特-黑什伯里区(20世纪60年代曾为嬉皮士聚集吸毒的地方)
你视线中所有“艺术”创作都指向同一个的主题:大麻。
T恤、墙面涂鸦、油画作品、旗帜、电线杆,麻叶无处不在,红、黄、绿三色的频繁使用如同制幻后的发泄。

自由城的“自由女神” / 摄影:林家阳

自由城城内一角 / 摄影:吴娜

丹麦政府一直都想清除克里斯钦,但如今这片区域是丹麦最炙手可热的旅游景点,每年要接待的游客可能比海港边的小美人鱼还多。
城内的每一条路都引领游客前往绿灯区
在这儿自由生活,远离法律的桎梏。这着实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
他们宣称自由、无政府、集体主义,但他们也接受政府救济金,并修建各自的房屋、集资购买土地。
他们接纳所有人,所有无家可归的人、所有向往自由的人、所有厌倦了政府的人,但他们也接纳了黑帮与罪犯,日日都进行着世界最大规模的大麻交易。
这座小城的理念与行动充满了难以自洽的矛盾,我内心的疑问在不断滋生,但无法找到答案。

六、创意摄影

大海、老人、狗 / 摄影:项蔚 / 台州学院

光影 / 摄影:项蔚 / 台州学院

一踏上这片土地,就被这里的光影世界所深深吸引。由于丹麦地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夏天光照时间长,加上地貌平整,光线呈现出了不同的特质。当把镜头进行聚焦,发觉这是一种奇特的拍摄体验,处在被摄体与拍摄者之间的微妙互动似乎产生了改变,不再需要去刻意寻找视觉语言,你举起相机就能产生奇妙的景象,一切太完美了。

传统与当代艺术的对话 / 摄影:汪梅 / 浙江理工大学

丹麦赫尔辛基卡隆堡宫是沙翁名剧《哈姆雷特》的背景地,是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的古堡,堡内设置有保存完美的大型丝制壁毯和古老的家具,它们与城堡艺术品店的当代艺术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与对比。

凝思 / 摄影:吴娜 / 上饶师范学院

猛男 / 摄影:史依蒙 / 厦门大学

吻 / 摄影:林柳芳 / 广州琅钺文化

洪荒之力 / 摄影:项蔚 / 台州学院

专注 / 摄影:林家阳 / 同济大学

律动 / 摄影:狼导

仿象 / 摄影:莫军华 / 苏州科技大学

三剑客 / 摄影:肖丹 / 中国计量大学

想了解更多最新报道请持续关注本页面更新;点击下面的页码可浏览之前的系列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