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上的艺术——靖州雕花蜜饯传人储吉花作品探析

摘要:储吉花是湖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靖州雕花蜜饯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她30岁才开始学习雕花,但是技高艺精,创作了大量的雕花蜜饯作品,她是靖州罐形雕花蜜饯的第一人;其雕花纹样主要有瑞花祥鸟、虫鱼走兽和龙纹凤姿等三类;储吉花雕花蜜饯作品艺术特征表现在“意境盎然、妙趣横生”,“构图饱满、匠心独运”和“精雕细刻、形象生动”等三个方面;从其雕花作品可以折射出苗侗人民的原始信仰和图腾崇拜,还体现了人们对于幸福生活的美好期许。
关键词:储吉花;靖州雕花蜜饯;纹样类型;艺术特征;文化内涵


湘西南靖州雕花蜜饯又名“万花茶”。[1]据史料记载,雕花蜜饯茶的食用最早可追溯到五代末年,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2](P.8)它盛产于湖南省怀化市靖州县,流传于苗族和侗族之间,是历代上供朝廷的御品,同时也是具有民族特色的传统工艺美术品,集观赏品、茶品、礼品以及食品于一身。靖州雕花蜜饯无论是材料选取、雕刻内容还是制作工序都非常讲究,其制作工具主要使用各种型号的柳叶刀,以还未成熟的青柚果作为最佳选材,除此之外还有黄瓜、冬瓜、西瓜、南瓜等。[3]苗侗姑娘们在农闲时个个巧手捏刀,在指尖上雕刻着掌中的雕花,因而被人誉为“指尖上的艺术”。雕花蜜饯的制作工序严格且繁琐,得经过选料、雕刻、清洗、煮沸、腌酿、烘晒等六道工序。[4]制作完成的蜜饯可直接食用,但主要是用于泡茶,其形状精美、色泽晶莹,可谓色、香、味、形兼备。[5]

储吉花作为靖州雕花蜜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之一,其雕花作品风格独特、技艺高超,对于靖州雕花蜜饯的传承与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一、储吉花简介

图1 储吉花

储吉花(如图1),1952年出生于靖州县飞山乡泥湾村,从小没读过书的她对于绘画特别感兴趣。1971年储吉花嫁到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艮山口乡下乡村。30岁时储吉花才真正开始学习雕刻蜜饯,她跟着婆婆和村里的媳妇们一起雕花,并且将雕刻好的蜜饯拿到集市上卖。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国家制定了一系列的富民政策,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帮助农民脱贫致富,有效地促进了靖州雕花蜜饯在这一时期的发展。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储吉花还创造了罐形雕花蜜饯(见图2),可以说她是靖州罐形雕花蜜饯的第一人。

2010年她被评选为湖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靖州雕花蜜饯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13年7月储吉花在靖州县工艺美术蜜饯作品展示评比暨雕刻技能比武大赛中荣获三等奖。2015年12月她还荣获湖南省首届手工编织职业技能创新创业大赛优秀作品奖。储吉花雕刻蜜饯已有30余年历史,如今65岁的她虽然眼睛不如从前,但她对于雕花蜜饯的浓厚兴趣促使她不断继续钻研。

图2 瑞花祥鸟 吴卫摄

二、储吉花雕花蜜饯的纹样类型

苗侗人民热爱自然、善于发现且爱刻善雕,从而形成了雕花蜜饯这一苗侗人民独一无二的民间艺术。储吉花雕花蜜饯的纹样题材广泛,主要有瑞花祥鸟、虫鱼走兽以及龙纹凤姿等。这些纹样类型不仅体现了储吉花独特的创意构思,同时也是她对大自然物象的艺术提炼与再现。

1、瑞花祥鸟

陶潜有诗吟:“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群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6]由此可见,热爱生活的人,都喜欢与自然的花木禽鸟为友。瑞花祥鸟是储吉花雕花蜜饯作品当中最为常见的纹样主题,其主要原因在于鸟类作为苗侗人民图腾崇拜的符号,具有很强的生殖能力,寓意着人丁兴旺、子嗣繁荣。而花作为自然物象,人们善于通过吟咏花来寄托美好的情感。如图2所示在她的设计作品当中主要运用的祥鸟,有落于梅枝的喜鹊、展翅飞翔的白鹤、相亲相爱的鸳鸯以及承载着思念与期盼的大雁。瑞花主要有朴实无华的梅花、浪漫艳丽的桃花、秀丽多姿的菊花和清新淡雅的兰花等。这些花鸟题材常出现在储吉花雕花蜜饯作品中,这不仅是苗侗文化的一种图像化的形式语言,同时这种原生态的雕刻形式将苗侗传统吉祥图案很好地传承下来。

2、虫鱼走兽

虫鱼走兽在储吉花的雕花蜜饯作品当中也较为常见,她通过独特的创意构思将现实生活中虫鱼走兽的物化形象进行再现,同时又融入自身的理解与感悟,使得设计作品形象生动、与众不同。储吉花的虫鱼走兽(如图3)造型独特、形态各异,被誉为“虫国佳丽”的蝴蝶,象征着幸福爱情和吉祥美好,给人以无限的向往。而鱼虾则生动逼真、活泼可爱,这类纹样以金鱼居多,金鱼谐音“金余”,寓意着吉庆、富裕、年年有余。在储吉花的作品当中也有市面上非常少见的螃蟹和青蛙等,除此之外还有寻物觅食的老鼠以及温顺可爱的小猫等(见图3所示)。这些虫鱼走兽的纹样类型,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储吉花雕花蜜饯的种类,同时也充分体现了她高超的技艺水平和非凡的造型能力,从而使得靖州雕花蜜饯这一民族艺术更加绽放异彩。

图3 虫鱼走兽 吴卫摄

3、龙纹凤姿

龙和凤作为中国图腾文化的象征,它不仅承载了中国的历史文化和精神气质,同时与传统观念和民族信仰密切相联。龙象征阳刚、权势和荣华;凤象征阴柔、典雅和吉祥。龙凤是力与美的结合,寓意着和谐美满、求吉祈福。龙纹凤姿在储吉花的雕花蜜饯作品中构成了一道独特风景,其雕刻精致美妙、活泼生动。在储吉花龙凤题材作品当中,如“龙凤托囍”,各居一半,龙为上升的姿态,栩栩如生、张口旋身;凤为翱翔的神态,展翅翘尾、回眸眺龙。整个设计作品寓意“龙凤呈祥”以及“龙凤和鸣”,不仅蕴含了丰厚的文化内涵,同时也表达了对美满婚姻的祈愿。因而,在储吉花的设计作品当中龙凤纹样得到了充分的运用,她将龙凤的艺术形态进行夸张处理,并将自己对龙纹凤姿的理解和雕刻技法相结合,创造出大量的具有独特风格的龙纹凤姿作品。

三、储吉花雕花蜜饯的艺术特征

靖州雕花蜜饯不仅凝聚着苗侗人民的风土人情、民族信仰和历史传说,同时还可以通过雕花蜜饯为媒介让人们更好地了解苗侗的历史文化。储吉花凭借自身对于纹样的理解与感悟,运用精湛的雕刻技法,使作品凡中有奇、异彩纷呈。她的设计作品无论是审美意境、整体构图,还是细致入微的雕刻纹饰都恰到好处,设计作品主题明确、疏密相间,从而自成一家。

1、意境盎然 妙趣横生

意境,从字面意思来讲,它是生于意外,蕴于象内。[7]在储吉花的雕花蜜饯作品当中,其雕刻的装饰纹样使得设计作品具有一种独特的审美意境。她的设计作品已超越了食用价值,而更加具有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储吉花雕刻的自由翱翔的白鹤,清逸潇洒犹如大自然美丽的舞者。同时再配以疏密有致的苍松,给人以“白鹤苍松立于巅,蜿蜒山脉在天边”的唯美意境。整个设计作品不仅传达了松鹤延年、长寿健康的美好祝愿,同时给人营造出情景交融、虚实共生,充满了生命和诗意的韵律感,通过实物化的纹样装饰不断地引导或者开拓人们的审美想象空间。储吉花雕刻的作品,无论是鸟儿的栖歇枝头、鱼儿的水中嬉游,还是龙凤的自在翔舞,都能给人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意境盎然、妙不可言。

2、构图饱满 匠心独运

东晋画家顾恺之在《画评》中提出“若以临见妙哉,寻其置陈布势,是达画之变也。”其中“置陈布势”之说是中国最早的图底构图理论。[8]在蜜饯的雕刻过程中,储吉花善于运用单独构图、连续构图和适形构图等“置陈”法则。单独构图主要运用于雕刻“单片”的蜜饯当中,这种构图法则使雕刻纹样单独成为一种图形,不拘于外形,更加自由与活泼;连续构图法主要运用于罐形雕花蜜饯当中,以自然风光的运用居多,将主要的景物放置于中心位置,再配以连续的辅助纹样进行装饰,以此来展现自然景色,实现“置陈布势”的美学效果;适形构图法主要运用于饼状(当地称“团团”)的雕花蜜饯当中,其雕刻的图案适合于这种特定的形体,利用均衡、对称等方法使得画面圆润饱满、婉转优美。储吉花在几十年的创作体验中形成的这些构图法则,使设计作品构图饱满、主题鲜明,画面给人带来稳定之感的同时,又具有灵动之势。

3、精雕细刻 形象生动

雕花蜜饯因其材料的局限,决定了雕刻范围相对较小,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考验了雕刻者的手法与技巧。储吉花的设计作品具有精致细腻的艺术风格、玲珑剔透的立体效果。她通过合理的安排布局,顺势借力、类物刻象,巧用青柚的纹理和形态,将作品刻画得栩栩如生,即使是很小的事物,例如:鱼尾、虾须、鸟羽、花纹等都刻画的须眉毕现、生动形象。在雕刻自然风景时,她分层雕刻或者平面精雕细刻,不仅可以领略作品整体的气势和艺术效果,而且可近距离观看精巧的雕工和细部,给人以景物丰富、深远的艺术形象。储吉花追求精雕细刻的风格,而与之密切相关的便是刀法,她刀工流畅、以刀代笔,既可以表现粗犷有力的刀凿感,又能进行缜密细腻的刻画,刀工精细、画意明确,从而加深了其雕花作品的艺术感染效果。

四、储吉花雕花蜜饯的文化内涵

靖州雕花蜜饯是苗侗人民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其艺术形式映射了当地居民的民族风情和意识形态,精美的图案是苗侗人民生活的百科全书,展现了苗侗人民高超的工艺水平和无限的想象力,同时也传达了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期盼和祝愿。

靖州雕花蜜饯反映的是苗侗人民对于图腾的崇拜和对幸福的期许。首先,图腾崇拜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对苗侗人民的思想意识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在图腾纹样当中,主要有花鸟、蝴蝶、鱼虾以及龙凤等。由于战乱的影响,苗侗族群人口减少,他们将这种人丁兴旺、后代生生不息的美好愿望寄托于图腾神灵,希望通过刻画这些装饰纹样来寻求心灵的慰藉。因而在雕花蜜饯当中刻画最多的为虫(蝴蝶)、鱼(金鱼)、鸟(凤凰),它们具有旺盛的生殖能力和顽强的生命力,体现了苗侗人民的图腾崇拜意识和对于生命形式的敬仰。其次,雕花蜜饯也体现了人们对于幸福生活的美好期许。雕花蜜饯是苗侗婚俗的必备佳品,嫁娶或者办喜事必会呈上蜜饯茶,苗侗姑娘们甚至于用亲手雕刻的蜜饯茶来招待意中人。因而苗侗姑娘雕刻蜜饯精美程度,也成为了挑选温柔贤妻的标准。在雕花蜜饯当中寓意美好爱情的图腾主要有“龙凤呈祥”、“鸳鸯戏水”和“花开并蒂”等,同时也有“福寿康宁”、“花好月圆”、“节节高升”等题材的。

如今,雕花蜜饯已成为了靖州的代名词,“家家门前蜜饯香,妇孺老少雕花忙”,[2](P.23)这已成为了每年初夏靖州最美的风景。靖州雕花蜜饯作为民族民间艺术形态得到了保护和利用,它还作为特色产品屹立于市场经济之列,至今仍有很高的经济和文化价值,它逐渐成为了族群认同的物质载体,增强了苗侗民族的凝聚力。

结语

靖州独具特色的雕花蜜饯,经过上千年历史长河的洗礼,构建了别具一格的民间艺术形式。作为靖州雕花蜜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之一的储吉花,雕刻纹样复杂、种类题材丰富,主要刻画有瑞花祥鸟、虫鱼走兽和龙纹凤姿等。她完美地诠释了雕花蜜饯的艺术特色,设计作品风格独特,意境盎然、妙趣横生,给人带来唯美画面的同时,创造了广阔的诗意空间;构图饱满、匠心独运,她以恰到好处的构图法则,使雕刻作品节奏明快、疏密相宜;精雕细刻、形象生动,由简到繁、由拙到精的雕刻技法,使作品气韵生动,透露着“返璞归真”的视觉效果。靖州雕花蜜饯不仅是文化传承的媒介,更成为了民族交流的纽带,它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民族产业的发展,同时也为经济文化的增长提供了更广阔的平台。


*基金项目:本文为2016年国家社科重大基金项目“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及其传承创新研究”(项目编号:16ZDA105)和2015年度湖南省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湘西南靖州苗族侗族蜜饯雕花艺术研究”(项目编号:15ZDB027)阶段性成果之一。

注释
[1]林更生:“苗族及其茶文化”,《农业考古》,2008.2,第281页。
[2]舒梦瑶:《湘西南苗侗地区雕花蜜饯茶文化变迁研究》,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硕士论文,2011,第8-23页。
[3]《靖州县志》,北京:生活.读书.新知识.三联书店,1994,第693页。
[4]周少卓:《湘西靖州苗族侗族蜜饯雕花艺术研究》,湖南工业大学硕士论文,2016,第21页。
[5]覃会五:“论民族传统工艺食雕——靖州雕花蜜饯”,《怀化学院学报》,2007.10,第15页。
[6]舒楚:“名人爱鸟情殷殷”,《环境》,1994.3,第27页。
[7]张国勇,葛楠:“绘画需要有‘情’有‘意’”,《大众文艺》,2016.13,第83页。
[8]王祥:《当代工笔花鸟小品构图中的平面构成因素的研究》,吉林艺术学院硕士论文,2013,第1页。

作者
吴  卫  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姚文静  湖南工业大学包装设计艺术学院

文章已发表于《装饰》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