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新艺术代表人物维克多•霍尔塔作品探析

摘  要:维克多·霍尔塔是比利时新艺术运动的杰出代表,他早年曾在巴黎留学,受到点彩派风格的影响,回国后比利时御用建筑师巴拉特向他传授了新古典主义的建筑设计手法,参加工作后他马上投入了新艺术运动的怀抱;霍尔塔提倡师法自然,喜用葡萄藤蔓般相互缠绕和螺旋扭曲的“鞭线”,强调建筑风格的自由;在建筑上他提出整体与局部应互相联系,从室内设计的角度来看,霍尔塔完成了结构和装饰的统一,从色彩方案的搭配和选择来看,霍尔塔同样完成了建筑与材料的统一;霍尔塔是一位很注重建筑实用性和功能性的设计师,他认为功能影响了形式,同时形式也丰富了功能;维克多•霍尔塔不仅是比利时新艺术运动的建筑大师,更代表了整个欧洲新艺术建筑设计的最高峰。

关键词:新艺术运动;维克多•霍尔塔;“鞭线”;整体与局部;形式与功能;建筑设计

 


一、背景

18世纪中叶,随着工业与科技的迅猛发展,新材料新技术不断产生,大量的工业化产品上市,而与此同时,西方各国的设计水平却跟不上时代的步伐。1851年水晶宫博览会的举办,暴露了工业产品存在的弊端,进而引发了英国工艺美术运动,该运动中师承自然,放弃传统装饰,采用自然纹样和东方风格的进步思想直接影响了大批设计师和艺术家,再加上绘画领域后印象派的出现,一场探讨如何将艺术与技术相结合的设计运动——新艺术运动应运而生,席卷了整个欧洲甚至美国。这场运动开始于1880年,在1890年至1910年达到顶峰。[1]新艺术运动提倡自然装饰风格,酷爱自然曲线纹样和有机形态,同时也探求新材料和新技术在工业化产品设计中应用的可行性。各国的新艺术运动在风格上有一定的差异,名称也不同,但是在倡导自然风格,采用从植物中提取出来的曲线来表达生命的自由以及强调和谐统一的总体艺术的理念上是一致的。新艺术最早起源于法国,之后影响到比利时,新艺术运动在比利时也叫做“现代风格”或者“先锋派”。比利时的新艺术运动同样追求自然曲线的装饰性与艺术性,主张采用自然界花草枝蔓的曲线形态来演绎一种活跃的氛围,他们的设计也受到东方元素的影响,特别是日本的浮世绘墨线勾勒和色块平涂的描绘方法。[2]维克多•霍尔塔作为新艺术运动中最具代表性的设计师,他的独到在于扬弃了建筑专业学习生涯中获得的新古典主义风格,开创了将自然曲线与现代材料结合的新型建筑风范,注重建筑设计的时代性,并在建筑形态和室内装饰上实现了形式和功能的统一。

二、维克多•霍尔塔简介

图1  维克多·霍尔塔 (Victor Horta)

图1 维克多·霍尔塔 (Victor Horta)

维克多·霍尔塔(Victor Horta,1861~1947,见图1)出生于比利时根特(Ghent),年少时经过四年的根特美术学院(Académie des Beaux-Arts in Ghent)学习之后,他于1878年(17岁)来到法国巴黎蒙马特(Montmartre)进行室内设计培训,在法国受到了后印象派特别是点彩派的影响。1880年(19岁)回到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Académie Royale des Beaux-Arts)学习,师从老师阿方斯•巴拉特注1(Alphonse Balat,1818~1895)学习新古典理性主义风格的建筑设计,并和老师共同设计了位于拉肯(Laeken)的皇家温室。早年在巴黎培训时,他曾经研究过玻璃与钢在建筑设计中运用的可能性,故他在该温室设计中首次使用这两种现代材料。1884年(23岁)获得比利时的戈德查理奖(Godecharle prize)注2,1885年(24岁),霍尔塔开始自己执业,此时他开始批判和反思新古典主义风格,转而探索与时俱进的“新艺术运动风格”。1893~1895年(32~34岁),霍尔塔设计了被视为比利时第一座新艺术建筑的塔塞尔住宅(Hotel Tassel,又名布鲁塞尔都灵路12号住宅),受埃菲尔铁塔建筑风格的影响,该住宅从室内到室外都具有暴露铸铁结构的特点,与此同时,他还为好友设计了奥垂科住宅(Autrique House),这是他设计生涯中设计的第一幢私人住宅。1896~1899年(35~38岁),为布鲁塞尔设计了赫赫有名的“人民之家”(Maison du Peuple),完全采用玻璃和钢铁建造,在他眼里钢铁既是结构又是装饰品。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还设计了温格斯住宅(Winssinger House)、索尔维住宅(Solvay House)等。1898~1901年(37~40岁),霍尔塔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他为自己设计了霍尔塔工作室,他将自己的住宅和工作室在形式和结构上作出了明确的功能区分。1903~1906年(42~45岁),他设计了沃奎兹购物中心(Waucquez Shopping Mall),在保留一定自然装饰元素的同时,又融入了古典传统风格,1906~1923年(45~62岁),设计了最具人性化特色的布鲁格曼医院(Brugmann Hospital)。维克多•霍尔塔也曾任教于布鲁塞尔自由大学(Université Libre de Bruxelles)、比利时中央建筑学院(Société Centrale d’Architecture de Belgique)与布鲁塞尔皇家艺术学院(Académie Royale de Belgique),其设计思想对现代建筑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维克多•霍尔塔的一生中,受到不同主义风格的影响,他在各个时期的作品也体现出不同的特征。霍尔塔求学期间受到新古典主义风格的熏陶,参加工作后深受新艺术运动的影响,曾加入二十人小组(即后来的自由美学社),他这个时期的作品无论在室外形态还是室内装饰上都具有模拟自然纹样、裸露建筑结构的特征。中年后,经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新兴建筑思想的纷争,他的设计风格又有所改变,重新从新古典主义风格中汲取营养。他的设计不仅满足了上层社会的需要,而且满足了资产阶级新贵的需要,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一个开放型的有活力的建筑设计师。总之,对建筑细节的精心设计和对时代精神的不懈追求是伴随霍尔塔一生的职业生涯,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设计在具备良好功能的基础上给大众带来美的享受。

三、维克多•霍尔塔作品赏析

追求自由精神与时尚风格是霍尔塔设计职业生涯的特点,他通常将建筑的室内和室外看作一个整体进行设计,以强调和谐统一;采用如枝蔓缠绕般的曲线和螺旋蜿蜒的纹样是其最主要的设计语言;材料的选用、色彩的搭配与风格的替换解决了结构和装饰的协调关系;因地制宜、与时俱进的设计思维更是他在建筑上的重要成就,预示着建筑的未来。霍尔塔善于将自然植物的形态抽象成圆润而有活力的曲线,用以表达精神的自由。他认为建筑各组成部分应该互相联系,并通过对结构和装饰的精心设计使各元素组合成一个整体。他也充分肯定功能对于建筑的先行性,在设计中良好地处理了形式与功能的关系。

(一)自然与自由的相应

19世纪末20世纪初,当时社会流行的建筑形式仍然以新古典主义风格为主,在霍尔塔设计的建筑出现之前,各种建筑流于形式,风格怪诞且不注重个性和实用。霍尔塔为了设法让自己的设计在形式和风格上完全不同于周边的建筑样式,便试图寻找一种新的建筑形态。他喜欢采用自然植物中抽象出来的纹样,运用于建筑的墙面装饰、门和楼梯中。比利时新艺术运动的代表人物亨利·凡·德·威尔德(Henry van de Velde,1863~1957)曾经写道:“线条是一种力,这种力的作用与其他基本力一样。”[3]这种师承自然的纹样,追求自由活力的曲线凸显了霍尔塔风格的主题。

图2 塔塞尔住宅

在设计中,霍尔塔喜用葡萄藤蔓般相互缠绕和螺旋扭曲的线条,这种起伏有力的线条成了比利时新艺术运动的象征性纹样,被称为“比利时线条”或“鞭线”,此外他尤为注重“鞭线”在铸铁结构上的应用,以达到突出的装饰效果,这种把自然纹样运用到极致的代表作,当属被称为比利时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新艺术建筑——塔塞尔住宅。如图2是塔塞尔住宅的外观,这座建筑充满了自然色彩。这里的自然有两种含义:一种是建筑形态的自然,在塔塞尔住宅的正立面上,他对窗户、柱子、砖墙等要素在布局上均做了对称设计,建筑的结构和所用材料直接暴露在外,不加掩饰,从而显得建筑外观上朴实自然,不矫揉造作。另一种是装饰上的自然,针对窗、栏杆和支柱这些构件采用了模仿自然植物的曲线形态,如窗为弧形窗,栏杆采用藤蔓纹样,支柱采用装饰性的曲面石材,使建筑增色。这些曲线是霍尔塔通过细致观察和研究自然植物的形态再设计而成的,因此线条更生动、更自由。这里的自由也有两种含义:一种是建筑风格的自由,由于摆脱了新古典主义建筑过于庄重和严谨的特点,在建筑的结构和装饰上增加了曲线形态,显得轻盈、自然,像植物正在伸展和蔓延,呈现出生命的活力。这使得建筑在形式上产生了动势,在视觉上给人一种动态感,风格显得更具活力和自由。另一种是建筑内涵的自由,霍尔塔对自然界自由伸展的植物充满热爱,汲取自然中一切可以应用的素材加以研究,可以说是“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用充满青春活力的“鞭线”表达了当时资产阶级强调为广大人民设计,追求民主和自由的理想,追求开放向上的情怀。霍尔塔正是通过对自然纹样中直线与曲线的平衡关系进行了深入地研究和探索,进而实现自然与自由的统一与相应。

(二)整体与局部的相生

美国现代主义大师赖特(Frank Lloyd Wright,1867~1959)曾强调建筑应该在自然结构中发展起来,认为建筑的结构应该像大树一样有树干和树枝。[4]赖特曾亲身经历了工艺美术运动、新艺术运动等重要时期,他曾经在 “有机建筑”思想中提出整体与局部应互相联系,建筑色彩应与环境相适应等原则,这些重要观点是他从欧洲新艺术建筑理念中总结出来的。恩格斯指出:“在希腊哲学的多种多样的形式中,差不多可以找到以后各种观点的胚胎、萌芽。”从这个意义上说,霍尔塔的建筑思想是现代主义建筑理念产生的源泉。霍尔塔认为建筑的每一个部分都应该与其他部分互为存在,互相关联,功能协调或者互补,结合成为一个整体,而每个部分中所含有的每一个细节都应该显示出它的重要性,甚至认为创意的显现来自于细节本身。在塔塞尔住宅的外部,霍尔塔很好地处理了建筑立面之间的联系,每一块不同的建筑正立面,尽管在面积、高度宽度上不对称,但霍尔塔却对每一个立面的具体组成部分进行对称设计,从而使不同建筑形体之间融合成一个整体。在局部处理上,对于墙壁,他采用赭石和湖蓝两种互为补色的花岗岩,从而产生强烈的视觉效应;对于门和窗上方的檐口,都采用了曲线和圆角处理,在视觉上达到更加柔和的效果;在支撑弧形墙的五根石柱两端,采用浮雕来表现细节,具有凹凸效果;对于柱子,用金属和石材等不同材料交替安装,给人一种厚重感,避免了单调;对铁栏杆在设计上更为注重细节,霍尔塔将花草枝蔓般的植物纹样设计得尤为华丽,并且采用对称和连续的方法对纹样进行排列,富有节奏感。就建筑的每个立面而言,门、窗、栏杆、柱子、墙壁等元素的形态等都以整个立面中轴线为基准左右对称,而各层楼的元素在形态颜色细节上又各不相同,霍尔塔的这种求同存异、同中求变的总体艺术思想在这里表现得尽致淋漓。

图3 塔塞尔住宅内部

霍尔塔认为墙壁、雕塑、铁件、玻璃以及地毯等元素都应该视为独立的个体加以设计,并且成为建筑的一部分,霍尔塔做设计时往往将建筑与室内看成一个整体。[5]如图3是塔塞尔住宅的内部。霍尔塔用模仿植物的线条把整个室内空间装饰成一个整体。他设计的空间通畅、开放,与古典建筑风格的传统封闭空间截然不同。另外他在空间色彩处理上也十分轻快明亮,这些也蕴含了现代主义设计思想。具体而言,其设计可以分为楼梯、柱子、墙面、地面、窗户和照明系统六个部分。就楼梯和柱子来说,霍尔塔采用了铸铁制作,从楼梯到扶手、从栏杆到柱子、从窗框到灯柱,都毫无例外地采用植物缠绕般的“鞭线”形态进行修饰,对于结构连接处的细节上采用更为精致和复杂的曲线纹样。对于墙面、地面和玻璃窗等元素,也同样采用波浪起伏的线条进行点缀,因此从室内设计的角度来看,霍尔塔完成了结构和装饰的统一。

此外,他喜爱使用温暖和谐的色彩。在塔塞尔住宅的室内,同类色系装饰是他的设计特点。墙面选用同类色系不同色调的黄色涂料来覆盖,地面选用马赛克般的双色瓷砖(这种思维来源于点彩派的绘画原理)进行平铺,楼梯采用米黄色大理石,栏杆也用明亮的褐色木材,这些元素在装饰上都选用了相同或相近的同类色色调。从色彩方案的搭配和选择来看,霍尔塔同样完成了建筑与材料的统一。

霍尔塔在室内与室外的设计上均遵循新艺术风格,结构和装饰都采用“鞭线”,他的设计理念使得建筑的每个组成部分都与整体密切相关,组成部分之间互相联系,从而让整个建筑显得既紧凑又华丽,元素间互相呼应,造就了整体与部分的和谐与相生。

图4 霍尔塔工作室(现为霍尔塔博物)

(三)形式与功能的相随

美国芝加哥学派的路易斯·沙利文(Louis Sullivan,1856~1924)曾提出“形式追随功能”的口号,意指建筑的造型和装饰应以符合建筑的使用价值为前提,在满足实用功能的条件下再考虑建筑的形式和视觉效果。霍尔塔对建筑室外和室内应用大量的螺旋和曲线元素来表达艺术装饰的精湛,似乎是喧宾夺主,走向形式主义。事实上,通过对霍尔塔作品的深入研究,他是一位很注重建筑实用性和功能性的设计师,并没有一味地去追求奢侈的材料与豪华的装饰。如图4是霍尔塔工作室(现为霍尔塔博物馆)的外部,霍尔塔对工作室和住宅在空间上进行了明确的功能划分,并且直接表现在建筑的外观上。一层的工作室有着宽敞的大门洞,而旁边住宅的门窗却做得严实,因为工作室需要充足的光线,而住宅却要保护个人隐私,这恰好说明了功能决定形式的现代设计原则。在房屋的第二层,凸起的瀑布形石座、带有自然植物纹样的栏杆、拱形窗以及窗前细铁柱支撑着一个较低的双拱,这些元素通过前后有秩序的排列,富有层次感,第三层的每个立面都被划分为三等分,给人一种秩序感,房顶的天窗也采用弧形,窗户前同样用像蝴蝶纹样的铁格栅做栏杆,突显韵律感。霍尔塔通过精致的细节处理和多样化的装饰方式来反映功能的差异,这又说明了形式发展了功能,当然这里的功能不仅指承重、通风等使用功能,更多方面是指审美功能。早在两千多年前,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在其著作《建筑十书》中提出了“坚固、适用、美观”的建筑方针。[6]可见,形式的表达首先要以坚固和适用为前提,最后才是体现美观,这是建筑设计的通用法则。如图5是霍尔塔工作室室内顶部的弓形窗,弓形窗之所以采用曲面结构,不只是为了与其室内的“鞭线”风格相适应,其主要目的在于提高窗户承重能力和增加采光面积。室内的另一关键要素是楼梯,如图6是霍尔塔设计的螺旋梯,形状像一个海螺,楼梯盘旋而上,越往上,楼梯越宽阔,空间越宽敞,这种形式的处理也是为功能服务的,便于光线的引入和空气的流通。建筑的形式,决定着一座建筑室内室外的视觉形象,但其并不是可有可无的附属品[7],功能影响形式,形式丰富功能,从而实现了形式与功能的融合与相随。

图5 霍尔塔工作室内的弓形窗

图6 霍尔塔工作室内的螺旋梯

四、结语

维克多•霍尔塔不仅是比利时新艺术运动的建筑大师,更代表了整个欧洲新艺术建筑设计的最高峰。他的设计不仅仅局限于建筑外观和室内装饰,也涉及到家具、地毯、暖气片、玻璃等与总体艺术有关的物品。他师法自然,对自然曲线的狂热,他忠于材料,特别是对钢铁、玻璃和石材的良好掌控,使设计变得华美而不失规则,使装饰稳健而不走极端。他将模拟自然植物的“鞭线”运用于每一个角落,不仅使建筑从结构到装饰在风格上显得十分自然,抽象而又有活力的曲线体现了他对自由的热爱和向往。他通过对各类构件的精心设计和各个元素的细致刻画来实现建筑组成部分之间的联系,并组合成一个整体。他通过外在的形式来表达内在结构设计的重要性,又通过内在的结构形式来区分不同建筑空间的功能,再以功能为前提设计符合要求的形式,从而完成了空间与空间之间的连续,成功地实现了形式与功能之间的和谐与统一。他不断扬弃各类建筑思想,探求设计真理,寻找建筑更自由更实用的形式,通过设计新形式的建筑来表达自由、民主的时代精神,以满足大众的情感诉求。

维克多•霍尔塔对建筑界和艺术界的贡献是巨大的,特别是将新材料尤其是将玻璃和钢铁运用于建筑正立面的设计方法为现代主义建筑设计奠定了基础。他重视细节,追求精致的设计值得世人学习,他对职业的热爱,对平庸建筑的拒绝以及对潮流的批判和再创造的的精神,为后人所敬仰。


注释
注1:阿方斯·巴拉特是哈布斯堡-洛林王朝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二世的御用建筑师。
注2:戈德查理奖是一个艺术竞赛,目的是促进艺术教育事业,获奖者可以是比利时各个领域的艺术家,包括雕塑家、画家或建筑师。获奖者的奖学金的由戈德查理基金会拨款。戈德查理奖参赛的条件是参赛者年龄要小于35岁,且是比利时国籍,或在比利时居住至少五年以上的欧洲共同体成员国。

参考文献
[1] 梁梅. 新艺术运动概览[J].装饰,2007,(5):12.
[2] 刘存. 日本浮世绘对新艺术运动的影响[J].设计艺术(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学报),2008,(2):77.
[3] 谷敬鹏,孙璐. 清丽蕴于无华──从历史环境角度解读卡洛·斯卡帕[J].新建筑,2001,(2):51.
[4] 王受之.世界现代建筑史[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2:116.
[5] 林崇华,史艳琨.维克多•霍塔[M].北京:中国电力出版社,2008:9.
[6] 周蓓.建筑的功能与形式之争[J].现代装饰,2011,(2):28.
[7] 周华.建筑外观装饰功能及形式研究[J].现代装饰,2011,(9):135.

图片出处
图1:http://www.hortamuseum.be/
图2:http://blog.sina.com.cn/s/blog_bf2e1d4001019vmp.html
图3:http://sanwen.net/a/fitxtqo.html
图4:http://www.egouz.com/topics/10465.html
图5:http://fr.hujiang.com/new/p723938/
图6:http://fr.hujiang.com/new/p723938/


作者
顾彦力  吴  卫(湖南工业大学 包装设计艺术学院,湖南  株洲  412007)(湖南师范大学 美术学院,湖南 长沙 410012)

简介
1、顾彦力(1989~),男,浙江湖州人,2012年毕业于湖南工业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现为湖南工业大学包装设计艺术学院16级研究生,主修包装设计。通讯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泰山路88号湖南工业大学河西校区学生宿舍25-518,412007。TEL:13973360810。
2、吴卫(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学日本千叶大学デザイン学科。现为湖南省包装设计艺术研究基地首席专家、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工业设计分会委员、中国包装联合会包装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湖南省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现主要从事传统艺术符号和高校艺术教育理论研究。


Study on the Works of Victor Horta as a Representative of Art Nouveau in Belgium

Abstract: Victor Horta was an outstanding representative of Art Nouveau in Belgium. He studied in Paris in his early years and he was influenced by the style of Divisionism. After he returned, Alphonse Balat, an imperial architect, taught him the techniques of neoclassical architectural design. He fell to the arms of Art Nouveau after he began to work. On the one hand,he advocated  learning from nature,and enjoyed using the “whip line” ,like the grape vines,which entwine each other,on the other hand,he emphasized the freedom of architectural style. In the field of architecture, he suggested that the whole and the parts should be related  each other.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interior design, he completed the relation of the structure and decoration, and from the collocation and selection of color schemes, he also completed the relation of the architecture and materials. He was an architectural designer who paid attention to the practicability and functionality extraordinarily. He believed that functions affected forms, and forms also enriched functions. Victor Horta was not only a Belgian master of Art Nouveau building,but also represented the peak of Art Nouveau architectural design throughout Europe.

Keywords: Art Nouveau, Victor Horta , whip line, whole and the parts, form and function , architectural design

文章已经发表在《设计》杂志2017年07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