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艺术运动的思考

19世纪中后期,欧洲各国先后完成资产阶级革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大背景下,一方面,机械化大生产成为新时代下设计发展的最大推动力,社会分工日益细化,设计从生产中独立出来,产品的设计与制作过程分道扬镳,设计逐渐成为商品市场竞争的有力手段;另一方面,由于机械化生产和劳动分工,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艺术与技术相分离的情况,而批量化工业产品带来的粗制滥造、设计低劣,促使人们开始对设计的思考,随之“装饰”成为设计的核心问题。针对上述情况,许多有识之士纷纷开始了有关机械化时代下设计道路如何发展的探索,从而在1860至1910年间形成了一个设计革命的高潮,这就是工艺美术运动。但是由于拉斯金、莫里斯等人极力排斥工业化成果,提倡复兴中世纪哥特式风格,进入历史主义的苑囿而不能自拔,最终并未能找到艺术与大工业对接的契合点,而这促使了新一轮的设计改良运动新艺术运动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在欧洲大陆的兴起。

新艺术运动发生的时间处于新旧世纪交替之际,在设计发展史上标志着由传统艺术走向现代艺术的转折,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新艺术运动的产生与欧洲资本主义经济的增长是密切关联的,通过研究发现这一阶段欧洲各国进入现代意义上的资本主义,经济繁荣、社会稳定,为新的艺术风潮的到来打下了很好的物质和思想基础。欧洲一些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完成了原始积累,开始城市的规划和拓展,房地产也开始活跃起来,这个时期的欧洲国家相对来说比较富有,富裕阶层的资产阶级需要新的建筑样式和与传统决裂的新锐产品来迎合他们的心理需要,在设计上需要一种新的、非传统的艺术表现形式,设计师们开始寻找一种适合于20世纪的新的设计语言。那个时代的机器制造和交通运输业逐渐成熟,钢铁工业迅猛发展,加之远洋邮轮的制造、电报电话的发明,信息、交通及运输的便利,使得欧洲与美国、日本的经济贸易往来密切,特别是受到日本浮世绘等东方装饰艺术手法的影响,促使欧洲设计师们探索如何用自然界的曲线语言与工业化产品相对接的设计道路,但是他们的目光还是停留在历史主义的装饰层面上。

不仅是建筑、城市规划、工业产品以及家具设计等,新艺术运动几乎涉及到所有艺术领域,是一场影响广泛的国际设计运动。尽管这场运动涉及内容以及波及范围如此广泛,但有趣的是在不同的国度却表现出不同的风格特点。例如,在比利时,新艺术运动也被称为“现代风格”或者“先锋派”;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设计师们要与过去的传统决裂,故称“维也纳分离派”;在英国苏格兰地区,又因“格拉斯哥学派”一枝独秀而被称为“格拉斯哥风格”;在德国因《青年》杂志,而被称为“青年风格”运动。而新艺术运动能够风靡整个欧洲大陆,却显示了欧洲文化上的统一性,虽然名称各异,但整个运动的目的是相通的,即借助装饰化的自然花纹与曲线,脱掉守旧、折衷的外衣,并接受一种新的美学形式以标新立异。相比工艺美术运动企图通过恢复中世纪“哥特式”风格和中世纪手工作坊,平衡艺术与技术两者之间的关系,新艺术运动无疑是走得更前一步。而在对待工业化的问题上,新艺术运动则有些似是而非,它虽比“工艺美术运动”采取了更为宽容的态度,已部分接受了工业化的审美趣味,但它所强调的繁复蜿蜒的装饰风格,却使它的作品并不适于机器生产,只能手工制作,因此造价高昂,仍然是为少数权贵服务,并没有实现为人民大众服务的目的。

新艺术运动的这种“矛盾性”,正是这个新旧交替时代的明显印记。尽管新艺术运动的改革并不彻底,但是令人欣慰的是,在这场运动中还是有少数艺术先驱开始了对现代设计形式的探索。英国新艺术运动的主要领军人物麦金托什便是其中的代表,他没有追随其他欧洲新艺术运动所主张的曲线风格,而是开创了一种以适应标准化、批量化生产为目的的几何直线风格。这种风格符合了机械生产对于产品外形简洁的要求,是投入机械化生产的必由之路,也标志着现代主义思想的萌芽。此后的德国“青年风格”、“维也纳分离派”将其进一步延续和发展,并不断融入功能主义的思想,逐渐形成了以适应批量化生产和实用功能性为要求的现代设计思潮。麦金托什、德国“青年风格”和“维也纳分离派”的探索表明,新艺术运动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开始摆脱了单纯的装饰性,而开始出现构成主义的萌芽,功能第一的现代设计原则得到发展,其发展的最终结果是,导致了现代主义风格的诞生。

新艺术运动是一次承上启下的设计运动,是一个告别传统走向现代的过渡时期,它虽然短暂,但却是璀璨的,它继承了“工艺美术运动”的衣钵,希望借助自然装饰语言脱掉守旧、折衷的传统外衣,开启一条充满新鲜气息的设计先河。尽管这场运动最终仍然只是一场为少数贵族服务的装饰艺术运动,同时也未彻底地解决艺术与技术相分离的问题,但是它对于新形式的探索和新材料的运用,却直接引导了现代主义运动的诞生。因此,可以说新艺术运动是介于历史主义与现代主义之间的过渡期式的风格,它的兴起预示了旧的、手工艺时代即将结束,而新的、现代化的时代即将来临。从这个意义上说,新艺术运动实质上现代主义的启蒙运动,它的降生意味着装饰的结束、设计的诞生,不远的将来现代主义将在全世界兴盛起来。


文章已经发表在《设计》杂志2017年07月刊

作者:吴卫 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